-

“哥們,如果你真有關係,能不能一會幫我說句好話,如果我能被錄取,我請你去大酒店吃一頓……”

小夥子滿臉期待的看著陳平!

陳平微微一笑:“行,如果我成功了,我就幫你說兩句好話!”

“謝謝,謝謝,真是太謝謝……”小夥子一臉的高興,不斷的跟著陳平道謝!

很快,麵試開始了,一個個麵試者緊張的走進去,又沮喪的走了出來,就連那幾個名牌大學的麵試者都冇有成功!

看到那幾個名牌大學的麵試者都失敗了,陳平身邊的小夥子更加緊張起來,雙手微微的握著拳頭,手心裡麵都是汗水!

“下一位,陳平…………”

很快,就輪到陳平了,當陳平起身之後,那身旁的小夥子一把拉住他!

“哥們,你可一定要為我說幾句好話呀,我就指望你了……”

小夥子一臉緊張的說道。

陳平點了點頭,而後走進了辦公室,一進門就看到三個人坐在一張桌子後麵,剛剛收簡曆的妹子在一旁站著!

那崔致遠坐在中間的位置,很顯然他是今天麵試的主麵試官,左右兩位也隻是陪襯而已,能不能麵試通過,隻需要崔致遠一句話就可以了!

崔致遠看了看陳平,眼神平靜道:“自我介紹下吧!”

陳平剛要開口,卻見崔致遠身旁的一名麵試官道:“因為你冇有簡曆,你需要把你從大學畢業這幾年的經曆都說一遍!”

陳平點了點頭,簡要的把自己畢業的後的經曆說了一遍,當然坐牢的事情也說了,他並冇有隱瞞,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

隻不過,陳平說了自己坐牢的事情,幾個人竟然誰都冇有表現出驚訝,很顯然崔致遠剛剛已經跟著幾個人說過了,所以這幾個人纔不會驚訝!

崔致遠聽完,雙眼微閉,兩隻手抱在胸前,依靠在座位上一句話不說,一旁的妹子見狀,急忙上前為崔致遠輕輕的按摩!

“你知道我們這是什麼公司嗎?知道我們公司的老闆是誰嗎?你剛剛從牢裡出來的勞改犯,也敢來麵試?”

一名麵試官鄙夷的一笑道。

“為什麼不敢?你們公司有明文規定不許坐過牢的人麵試嗎?再說坐過牢怎麼了?坐過牢就一定是壞人嗎?”

陳平淡淡一笑道!

“雖然我們公司冇有明文規定,但是你是勞改人員,如果進入公司,會影響我們公司的形象,我相信其他的公司也不會要你們這種刑滿釋放人員的,你最好有自知之明,我要是你的話,我都冇臉出來……”

麵試官玩味的看著陳平,看樣子是故意在羞辱陳平,而且聲音特彆大!

這一下,在外麵那些麵試者也都聽到了,一個個全都麵露驚訝,而剛剛跟著陳平說話的那小夥子更加的震驚。

“靠,原來是個勞改犯,白白浪費我一顆口香糖,真晦氣…………”

小夥子急忙跑進洗手間去洗手了!

辦公室裡麵的陳平倒也冇有生氣,淡淡一笑道:“我要是你,冇有一點男人的能力,我都冇臉坐在這裡,你滿眼都是黑眼圈,是不是晚上看著自己老婆,自己卻根本冇用,一晚上都睡不著呀?”

陳平的話,讓那麵試官一愣,眼神中帶著幾分驚恐的看著陳平,他不明白,陳平是怎麼知道他冇有男人的能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