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長老,你們這穀主,也是一直生活在穀內嗎?”

陳平略有所思的對著徐長生問道。

“當然了,這三十年來,穀主一直在穀內生活,不過有時也會出穀一趟……”

徐長生回到道。

“三十年?”陳平一愣:“難道你們穀主不是從小在這山穀中長大的?”

徐長生搖了搖頭:“我們穀主是在三十年前來到藥神穀的,當時我們的老穀主正好失蹤,群龍無首,穀主到來之後,憑藉自己的煉丹術還有道法,讓眾人折服,尤其是穀主煉製出了增壽丹,每吃一顆增壽丹,能夠延年三到五年呢,隻不過這增壽丹的原材料太過稀少,穀主偶爾的會給我們吃上一顆,所以我們這才推薦他當了穀主……”

聽到徐長生這樣一解釋,陳平瞬間恍悟,原來這穀主是半路出家,難怪剛剛陳平在那藥神穀穀主身上感受到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氣息。

不過此刻陳平對於藥神穀穀主身上那濃濃的血腥氣,依然想不通,難不成這藥神穀穀主去殺人了?

而且那麼濃重的血腥氣,絕不可能是殺的一個人,陳平想不通,與世無爭的藥神穀穀主,為什麼要去殺人呢?

陳平想不通,索性也不去想了,不過剛剛他掏出神農鼎之後,藥神穀穀主的反應,顯然是知道自己手裡的是神農鼎,還有那眼神中的炙熱,明顯帶著**。

陳平總覺得,這藥神穀穀主有些不對勁,而且中午的那頓飯,很有可能是鴻門宴。

正所謂財不露白,自己亮出了神農鼎,知道神農鼎價值的人,很難不露出**的。

不過小蘭還在藥神殿躺著,陳平自己不能一走了之,所以打算在看看情況。

中午時分……

藥神穀一個巨大餐廳內,幾大長老和藥神穀穀主都在,隻有陳平一個外人。

在每個人麵前,有一個小瓷盤,在上麵放著一顆鮮紅的丹藥。

“陳兄弟,這就是我和你說的增壽丹,我們穀主對你可真是不錯,竟然請你吃增壽丹,平時我們幾個都很難吃到……”

徐長生挨著陳平而坐,小聲的對著陳平說道。

而其他幾名長老看著眼前的增壽丹,眼中放光,都想迫不及待的一口吞下去。

畢竟對於生命的渴望,是每個人都有的,誰不想活的久一點呢?

哪怕他們現在已經到了武宗之境,哪怕他們能夠煉製擔憂,醫病救人,可誰都阻擋不了時間的步伐,他們依然會老去,會老死…………

現在一顆增壽丹,就能增加三到五年的壽命,這要是拿到外麵的世界去,怕是那些頂級富豪傾家蕩產也會購買的。

“好了,大家吃吧……”

藥神穀穀主發話了,幾名長老迫不及待的把增壽丹吃了下去,徐長生也一口丟進嘴裡嚥了下去。

而陳平拿起麵前的增壽丹,卻並冇有吃,一縷靈力注入到增壽丹內,緊接著濃濃的血腥氣瞬間冒了出來。

陳平的臉色一變,眉頭皺了起來,因為此刻陳平的腦海裡瞬間出現了這增壽丹煉製的材料。

這增壽丹並不是用珍貴草藥煉製的,而是人心,用活人還在跳動的心臟煉製的,而且這些人還必須是六個月以下的嬰兒。

用嬰兒的心臟煉製丹藥,給自己增加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