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平死死的咬著牙關,這種煉丹手法,跟著那些邪修無異,搞不好這個藥神穀穀主就是邪修。

陳平雙眼緩緩看向那藥神穀穀主,這個傢夥果然打的一手好算盤。

藥神穀在外救死扶傷,名聲很好,可誰也不會想到,這樣好名聲的藥神穀,穀主卻是一個用嬰兒心臟煉製丹藥的邪修,這個傢夥正是利用這一點,在藥神穀一呆就是三十年,這其中不知道他殺了多少嬰兒呢!

不自覺的,陳平身上流露出了殺氣,整個餐廳內,氣氛一下子凝結了起來。

“陳兄弟,你怎麼了?這增壽丹可是好東西……”

徐長生見陳平身上殺氣升騰,而且還死死的看著藥神穀穀主,於是小聲問道。

“好東西?”陳平冷哼一聲,緊接著隨手把增壽丹給捏爆了,瞬間房間裡麵充斥著濃濃的血腥氣。

“小子,你太無理了,這增壽丹你若不吃,可以給我們,就這樣浪費掉,太可惜了……”

三長老一怒,站起身對著陳平指責著。

“陳兄弟,你這是做什麼?”徐長生眉頭一皺。

“做什麼?這種用嬰兒心臟煉製的丹藥,我可不敢下口,就算是能增壽百年,那又如何?我怕遭了天譴……”

陳平臉色陰沉道。

聽到陳平的話,所有人都是一愣,而那藥神穀穀主則雙眼微微一凝,身上是氣息也開始升騰而起。

“你胡說八道什麼?這增壽丹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吃,怎麼可能是嬰兒心臟煉製的,我們穀主怎麼可能用邪修的手段煉製丹藥……”

二長老一拍桌子起身,對著陳平吼道。

其他長老也紛紛起身,對著陳平指責著。

此時的徐長生也臉色微變:“陳兄弟,我們穀主在藥神穀三十年,經過他手所救的人不計其數,你可不能汙衊我們穀主……”

“我汙衊他?”陳平冷冷一笑,緊接著雙手捏動法決,一道金光突然出現,朝著那藥神穀穀主照射而去:“今天我就讓你們好好看看,你們的穀主到底是不是邪修……”

“大膽,敢對我們穀主動手……”

幾名長老見狀,猛然間朝著陳平出手。

幾名長老可都是武宗,實力強悍,陳平一個人麵對幾大長老的進攻,根本不可能扛得住。

“治百萬人仙可待,善治病者勿欺給。樂莫樂乎長安市,使人壽若西王母。”

就在幾名長老對陳平進攻的時候,陳平突然念出幾句話,可就是這幾句話,瞬間讓幾名長老停手,呆立在當場。

而那徐長生則是神情激動的看著陳平:“陳兄弟,你說,這幾句話誰告訴你的?”

“這是無上丹錄最前麵的幾句話,不也是你們藥神穀的宗旨嗎?”

陳平緩緩的說道。

聽到無上丹錄四個字,徐長生更加的激動起來,雙手抓住陳平的衣領:“你怎麼知道無上丹錄?那可是老穀主畢生心血撰寫的,你見過老穀主?他在哪?”

陳平正想跟著徐長生解釋,卻感覺到一股勁風襲來,藥神穀穀主對著陳平動手了。

恐怖的勁氣轉瞬即至,直接把陳平打了個措手不及。

可就在那道勁氣到了陳平麵前的時候,一旁的徐長生猛然一揮,一道屏障出現,把那道勁氣給擋了下來。

“徐長老,你想造反不成?”

藥神穀穀主眉頭一皺,怒視著徐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