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什麼東西?”徐長生看著眼前的一幕,有些惶恐道。

陳平見狀,猛然伸手朝著藥神穀穀主手中的黑霧凝聚的圓球抓去。

當陳平的手觸碰到那圓球之後,瞬間就感覺到從圓球裡麵散發出龐大的力量,這藥神穀穀主是把散發的煞氣壓縮,然後到達一定的臨界點之後,就會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

到時候彆說他們幾個,怕是整個藥神穀都要跟著遭殃了。

凝心訣運轉,陳平的手掌瞬間變成吸塵器一般,開始把圓球中不斷凝聚的煞氣吸進自己的體內。

藥神穀穀主一驚,眼神帶著不可思議。

“你……你怎麼會吸星**?”藥神穀穀主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

陳平冇有說話,而是快速的吸取著藥神穀穀主身上的煞氣,那顆煞氣凝聚的圓球,也在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著。

幾名長老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震驚不已,雖然徐長生懷疑過陳平會吸星**,不過這一次卻是真真切切的親眼所見。

吸星**,可是至邪功法,現在陳平竟然會吸星**,那不證明陳平也是邪修嗎?

就在幾名長老震驚的時候,藥神穀穀主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力量在快速的流失,嚇的身體急忙後退,想要擺脫陳平。

“快控製住他……”

陳平焦急的喊了一聲。

徐長生和幾名長老都是一愣,並冇有第一時間出手,他們現在也開始懷疑陳平的身份。

“快動手,不能讓他跑了……”陳平再次加大音量喊道。

徐長生一咬牙,伸手按在藥神穀穀主的肩膀上,控製住想要逃走的藥神穀穀主。

其他幾名長老見徐長生動手了,也跟著一起出手,把藥神穀穀主控製住。

藥神穀穀主掙紮著,大聲的嘶吼著:“你們這些叛徒,我是穀主,我纔是藥神穀穀主…………”

漸漸的藥神穀穀主變得猙獰無比,身體也在萎縮下去,掙紮的力量也越來越低。

十幾分鐘之後,藥神穀穀主的身體已經縮小了近一倍,隻剩下一副骨架,雙眼圓睜,冇有了生息。

陳平這時才鬆手,幾名長老也同時把手鬆開。

噗通一聲,藥神穀穀主的身體倒了下去,緊接著從藥神穀穀主的身體上,一顆碧綠色的藥丸滾落了出來。

藥丸散發著陣陣清香,綠油油的很是漂亮。

“這是什麼?”陳平把那丹藥撿了起來。

“迴天丹,這是迴天丹……”徐長生看到那藥丸說道:“陳兄弟,你朋友吃了這迴天丹,肯定就冇有問題了。”

陳平仔細的看著,從迴天丹上,一陣陣生命的氣息不斷的散發出來,這讓陳平驚奇不已。

“這迴天丹好神奇,竟然有生命的氣息散發,就像是孕育的新生命一樣……”

陳平把一縷神識注入迴天丹內,他想知道這迴天丹到底用什麼煉製的。

隻可惜,陳平的神識進入迴天丹,隻能感覺到綠油油的一片,就像是清晨的大草原一樣,生命氣息十分的濃鬱,根本就查不出這迴天丹用什麼煉製的。

微微的閉上雙目,無上丹錄在陳平腦海閃現出來,隻可惜無上丹錄上麵也冇有這迴天丹的記載。

陳平想想也對,這無上丹錄隻是藥神穀老穀主自己用畢生心血撰寫的,怎麼可能什麼丹藥都有呢,要是那樣的話,這老穀主豈不成了丹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