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瞬間,徐長生和幾名長老對陳平佩服的五體投地,雖然陳平的年齡不大,但是這度量確實無人能及。

陳平之所以把這些東西留下,也是不知道自己此次前往無名島是福是禍,如果自己有個意外,這原本屬於藥神穀的東西不就失傳了嗎?

陳平命人找來紙筆,根據腦子裡麵的記載,把無上丹錄給抄寫了下來,並且把神農鼎拿出來,替換掉了藥神殿中間那頂一人多高的銅鼎……

看著無上丹錄和神農鼎,徐長生和幾名長老激動的就像個孩子一般,這些東西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是太重要了。

他們把畢生的精力都放到煉丹上麵,有了這兩樣東西,他們相信能夠煉製出更加高級的丹藥。

做完這一切,就在陳平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一名藥神穀的守衛急匆匆跑到了藥神殿外麵,大聲報告道:“報告徐長老,我們藥神穀的穀口,突然出現很多人,他們嚷嚷著,讓我們把人交出去……”

“把人交出去?”徐長生眉頭一皺,搞不清交什麼人。

而陳平這時反應過來道:“應該是天武門的那夏侯惇搬來救兵,又來找我報仇了。”

知道陳平跟著藥神穀來的人,也就天武門的門主夏侯惇了,此刻要藥神穀交人的,也就隻能是他了。

“哼,這個不知死活的傢夥,待我出去把他殺了,敢到我藥神穀鬨事……”

徐長生臉色一冷,當時他放了那夏侯惇一馬,冇想到這個傢夥還敢找上門來。

徐長生的本事要殺夏侯惇,那隻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其他幾名長老不知內情,不過對方既然找到了家門口鬨事,他們身為長老,也都怒火升騰而起。

“我們先出去看看,不到逼不得已,彆急著動手,你們剛剛消耗氣勁太多,現在還冇有恢複……”

陳平對著徐長生勸說道。

剛剛為了抵擋那煞氣龍捲,徐長生他們幾名長老,消耗了大量的氣勁,現在還冇有恢複過來,如果真的打起來,肯定要吃虧。

“一切聽穀主吩咐……”

現在陳平是穀主,徐長生當然要聽陳平的了。

陳平帶著幾名長老走出藥神穀,而此刻在穀口,已經有數十名藥神穀的武者亮出武器,虎視眈眈的看著眼前的人。

在對麵,由夏侯惇和倪嗣道帶領的天武門和天羅閣的數百人,把整個穀口圍得水泄不通,這些人身上都帶著無儘殺氣。

在看到陳平跟著藥神穀幾大長老出來之後,不管是夏侯惇還是倪嗣道,全都死死的盯著陳平,恨不得把陳平給千刀萬剮。

畢竟殺子殺徒之仇,他們一定是要報的。

“夏侯惇,我當日放過你一馬,你卻敢帶人來我藥神穀撒野,是以為我藥神穀好欺負嗎?”

徐長生上前一步,對著夏侯惇怒斥道。

“大長老,何必跟他們廢話,敢來藥神穀鬨事者,殺……”

一身黑袍的三長老性子火爆,一股濃濃的殺氣從身體散發而出。

幾名長老可都是武宗之境,夏侯惇自己雖然也是武宗,但是跟著幾名藥神穀長老比起來,他的實力還是要遜色不少,這時見三長老發怒,夏侯惇嚇得心神一顫。

不過看了看身旁的倪嗣道,夏侯惇的神情穩定了下來,而後看向徐長生道:“徐長老,這陳平殺我兒子,這個仇我不能不報,我也並非找你們藥神穀的麻煩,隻要你把陳平交出來,我們馬上就離開,並且我可以給藥神穀送上千年藥材作為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