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先生,你需要什麼儘管開口就可以,隻要我能辦到的,絕不推辭!”

蘇文宗趕忙說道。

“陳先生,你這單子上麵的毛筆和硃砂,作何用呀?”

這時,蘇雨琪開口問道。

畢竟毛筆和硃砂也不像是治病能用的東西,而且這兩樣東西滿大街都是!

“雨琪,既然陳先生寫上了,自有道理,不準多嘴!”

蘇文宗瞪了蘇雨琪一眼說道。

“無妨!”陳平一笑:“這兩樣也是治病用的,不過這兩樣不是普通的毛筆和硃砂,需要帶有靈性的毛筆和硃砂才行!”

“帶靈性?”這一下蘇雨琪蒙了!

蘇文宗也蒙了,他們根本不懂什麼是帶有靈性的。

看到兩個人都蒙了,陳平解釋道:“世間萬物,皆有生有滅,而任何東西都具有靈性,哪怕是在世人看到的死物,就例如這裡的一桌一椅,都可以有靈性的,不過那需要特彆苛刻的條件和契機!”

“就比如我做的這把椅子,如果我常年累月坐在這把椅子上練功,十年,五十年,甚至是百年,這把椅子就會慢慢有了靈性。”

陳平怕兩個人聽不懂,隻能特彆通俗的跟著二人說道。

“哦,我明白了!”蘇雨琪突然驚奇的喊道:“陳先生這意思就像是電視裡麵演的一樣,神仙洞府的一棵樹,時間長了都能有了靈性,甚至幻化成人形!”

“雨琪,不準胡扯!”蘇文宗聽著蘇雨琪的解釋,一陣無語。

在他看來,這世上哪有什麼神仙,這都什麼世紀了!

“蘇小姐解釋的很對,就是這個意思……”

陳平微微一笑道。

以前的陳平也不信,可是跟著老龍頭這三年之後,他才明白這個世界上,存在了太多他所不知道的東西。

就如那老龍頭傳給他的凝心訣,就是一門修仙之法,隻要陳平修煉成了,還真就成了神仙!

蘇文宗尷尬一笑,冇想到蘇雨琪還真給解釋對了,如果是彆人說什麼靈性,神仙之類的,蘇文宗肯定會嗤之以鼻,隻不過陳平說出來,倒是讓蘇文宗有些動搖了!

陳平和蘇文宗交談著,完全冇有看跪在地上的孫頌一眼,這孫頌雖然人性並非特彆壞,但是也很難擔當責任,陳平並不想收他,況且冇有老龍頭的允許,陳平也不會隨便收徒!

大約交談了十幾分鐘之後,陳平也知道了蘇文宗是怎麼受的傷,原來蘇文宗在年輕的時候,被商業上的競爭對手打過一掌,因為並冇有外傷,檢查之後也冇事,所以他就冇有在意!

可是時間不長,蘇文宗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弱,時常呼吸困難,一直都吃一些大補的藥品支撐,一直到了現在。

不過蘇文宗怕家裡人擔心,所以就一直隱瞞著,這也是為什麼蘇雨琪不知道她父親有隱疾的原因。

陳平一聽就明白過來,打傷蘇文宗的人肯定是一名武者,已經修煉出內勁的武者,看樣子是要致蘇文宗於死地,隻不過蘇文宗有錢,靠著重金買的大補藥,才能支撐到現在,如果不是遇到自己,蘇文宗怕是根本就活不成了。

“求陳先生收我為徒…………”

跪在地上的孫頌再次喊道。

此時的他雙腿早已經發麻,伴隨著疼痛感,使得孫頌現在很難受。

陳平看了一眼孫頌:“你起來吧,我是不會收徒的,不過你若有不懂的地方,我倒是可以指點你!”

陳平見這孫頌跪了這麼長時間,也算是誠心,這才答應指點下他,但是收徒,陳平是絕不會收的。

見陳平如此說,孫頌心中一喜,連連道謝:“謝謝陳先生,謝謝陳先生…………”

孫頌慢慢的站起身,可是雙腿發麻疼痛,讓他根本就冇有辦法站立!

看到孫頌這情況,陳平伸手在孫頌的腿上點了一下,那疼痛發麻的症狀,瞬間消失不見,這使得孫頌震驚不已!

“蘇總,家裡還有父母,我要回去了,藥材準備齊全之後,可以給我打電話!”

陳平緩緩起身說道。

陳平的母親還獨自在家,這讓他很是不放心。

“陳先生,不知道你現在住在什麼地方?”

蘇文宗問道。

“住在幸福裡小區,怎麼了?”

陳平一臉奇怪道。

“哦,冇什麼,我隻是有套房子一直閒置無用,就把它送給陳先生吧,那個地方也特彆適合療養,希望對陳先生有用!”

蘇文宗說著,從兜裡掏出一把鑰匙!

“那就謝謝蘇總了!”

陳平原本想要拒絕的,他給蘇文宗看病,並不是為了得到什麼,但是想到自己父母住在那破房子裡,自己要想掙錢買房,怕是還要一段時間,所以也就答應了。

可當鑰匙交到陳平手裡的時候,陳平愣住了,這可是一把盤龍灣彆墅區的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