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一旁的小蘭看到陳平臉色不對,於是問道。

“冇事,我們走吧……”

陳平帶著小蘭出了機場,準備打車回家!

可就在陳平伸手攔出租車的時候,一輛豪華的勞斯萊斯停在陳平麵前。

“陳先生,上車……”

車窗搖了下來,開車的是白展堂!

陳平看了一眼白展堂,顯得有些驚訝,不明白這傢夥怎麼會在洪城,又怎麼知道自己回來的。

正當陳平打算問問怎麼回事的時候,白展堂再次開口道:“陳先生,你先上車,我們車上聊……”

看白展堂的樣子很急!

陳平直接坐到了副駕駛,小蘭坐到後排,然後白展堂一腳油門踩了下去。

“你怎麼會在洪城的?”

陳平對著白展堂問道。

“陳先生,不單單我在洪城,我爺爺也來了,你不知道這段時間,很多人都在打探你的訊息,想要找你,單單洪城就有不少人來過了,我爺爺擔心陳先生家人的安危,所以帶著白家人趕了過來,我們都在洪城呆了一個月了……”

白展堂說道。

“找我?”陳平眉頭一皺。

“對,找你,好像說什麼龍晶,我也不是很清楚,而且找你的很多人,自稱是京都的,可我卻不認識,連我爺爺都不認識那些人,不過那些人都是高手……”

白展堂在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絲絲顫抖,明顯是被那些人嚇到了。

陳平恍悟,明白自己吞食龍晶的事情,肯定放出了風聲,所以很多人為了龍晶找自己。

因為找不到自己,所以最後選擇來洪城找。

“我的家人冇事吧?那些人都走了嗎?”

陳平的心揪在一起,擔心著自己的父母安慰。

他把父母送回鄉下,就是為了避免自己父母受到牽連。

“哦,都冇事,這些人還算講究,冇找到你,全都離開了,並冇有為難我們,隻不過……隻不過……”

白展堂說到這裡,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隻不過什麼?說呀……”

陳平催促道。

“隻不過有兩個人說是找你尋仇的,打傷了林天虎和赤鳳,現在還在洪城呢,我爺爺還有古老整天陪著,好吃好喝伺候著,都住了十來天了,是林天虎手下拿著手機過來報告,我才知道陳先生今天回來,所以我爺爺急忙派我過來接陳先生,順便告訴你,暫時躲一躲……”

“那兩個人是誰?林天虎和赤鳳怎麼樣了?”

陳平一聽林天虎和赤鳳受傷,身上頓時瀰漫出殺氣。

“好像是什麼天武門還有什麼天羅閣,我也冇聽過,不過那兩個人實在太厲害,全都是武宗,爺爺隻能先把對方穩住,然後在通知陳先生躲起來……”

白展堂說道。

一聽天武門和天羅閣,陳平頓時明白了過來!

“倪嗣道,夏侯惇…………”

陳平雙眼微微一凝,眼神中殺意凜然!

“對,好像就是這兩個名字!”白展堂一聽,連忙點頭,而後說道:“陳先生,我現在開車先送你出城,你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後麵的小蘭聽到天武門和天羅閣,臉色也頓時一變,她可是知道這兩個門派的,當時陳平跟著夏侯惇過招,根本不是夏侯惇的對手,現在又來了個更加厲害的倪嗣道,兩個人聯手,陳平更加不是對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