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八七這一掌,直接拍向陳平的腦袋,明顯是想著一擊斃命!

“恬躁!”

陳平嘴角微微一揚,隨後身形一轉,一掌也跟著拍了出去。

嘭!

一聲沉悶的聲響過後,胡八七感覺到一股大力襲來,整個人瞬間倒飛了出去,整條手臂都被震得隱隱作痛。

“這…………”

胡八七震驚的看著陳平,他不明白,陳平一個大宗師巔峰的境界,怎麼可能把自己這武宗逼退?

“你到底是什麼人?”

胡八七的臉色凝重的問道。

“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陳平就是我……”

陳平微微一笑道。

“陳平,你就是陳平?”

胡八七雙眼圓睜,滿臉的驚訝。

最近的陳平,那可算是武道界的名人了,幾乎冇有人不知道他,武道聯盟和龍家齊齊為陳平發聲,這在武道界可是不多見的。

“你也認識我?”陳平看到胡八七那表情,於是問道。

“能讓武道聯盟和龍家保你,看來你也是有些真本事的,今天是個誤會,有機會還請去我們胡家做客……”

胡八七說完,隨手一招,八顆水晶球全都回到手裡,緊接著轉身就離開了。

胡八七走後,白展堂看向陳平道:“陳先生,這裡難道真是一座古墓不成?”

“我也不清楚,隻是這裡地下冒出陰氣,下麵應該是有墓穴,隻不過這陰氣並不濃鬱,所以我也不敢確定,我先查探一番再說……”

陳平說完,雙眼微微一閉,按照五行八卦的位置,閉著眼走了一遍,在陳平走過之後,地麵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痕跡,很快這些痕跡就組成了八卦的圖案。

陳平站在八卦圖的中間,手掌之中冒出金光,而後手裡的金光不斷的彈出,落到八卦圖的四周。

嗡嗡嗡…………

一陣轟鳴聲之後,整座小山包都似乎在搖晃了起來,隻不過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隨後八卦圖四周的金光也儘數消失不見,而地上的八卦圖也越來越淡,最後也看不到了。

“陳先生,怎麼樣?”

白展堂急忙跑過去問道。

陳平額頭冒出冷汗,不過臉上難掩興奮道:“這裡確是一座古墓,而且還是帝王陵,隻不過這帝王陵之中有陣法禁錮,我探查不到裡麵的情況,但裡麵肯定會有寶物。”

“帝王陵?”白展堂一臉不解:“那些帝王陵不都在旁邊被挖掘出來了嗎?怎麼這裡還會有一座帝王陵,難道這麼多年冇有人發現?”

“我不是說過了,這帝王陵被陣法禁錮,在外麵是根本就發現不了的,如果不是因為這陣法年代久遠,效力減弱,散發出一絲絲的陰氣,怕是誰都發現不了的,想必那胡八七也是感覺到這裡冒出的陰氣,纔會在這裡用七星陣探墓的。”

陳平解釋道。

“那我們怎麼辦?把這裡挖了?”白展堂帶著幾分興奮的問道。

要知道帝王陵裡麵,可到處都是寶物,說不定裡麵還會有輔佐修煉之物!

“不能挖……”陳平搖了搖頭,馬上就要比賽了,陳平冇有時間挖墓,更何況如果大張旗鼓的挖掘,其他的宗門世家肯定會知道的,那些人會眼睜睜的看著陳平挖嗎?

“陳先生,我們不挖的話,怕是那胡家可不會放過這裡的,到時候讓胡家下了先手,什麼都冇有我們的了。”

白展堂焦急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