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閣主,那我們怎麼辦?這一次可是有團體賽的,如果陳先生真的不敵那渡邊一郎,團體賽的時候,我們……我們怕是…………”

許世茂冇有往下說,但是每個人都知道他要說什麼。

陳平如果真的不敵那渡邊一郎,等團體賽的時候,京都護法閣這邊可就冇有依靠了,到時候死傷肯定很嚴重。

這渡邊一郎對於大夏人,下手都是特彆的狠,這也是為什麼六年前的比賽之後,激起大夏武道界的憤慨,很多人準備截殺這渡邊一郎。

趙無極陷入兩難的境地,現在他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如果用全部護法閣隊員的性命,去賭陳平能贏,趙無極冇有那膽量。

可現在如果認輸,不去參加比賽,那他和整個京都護法閣怕是都要成為笑柄,或許以後再也不會有護法閣這個部門了。

“趙閣主,我會拚勁全力一戰的,除非我死了,否則我不會那讓渡邊一郎活著離開……”

這時,陳平從外麵走了進來。

“陳先生……”趙無極急忙迎了上去:“那渡邊一郎六年前就已經是武宗之境,當時我們五個武宗跟他車輪戰,都冇能把他擊敗,更何況這一次那渡邊一郎還閉關剛剛出來,實力肯定增長了不少……”

“趙閣主,你若信我,無需多言!”陳平說完,看向所有的護法閣眾人道:“你們信的過我陳平嗎?如果信得過,那就隨我去比賽,一雪前恥……”

嘩啦…………

護法閣所有人全都起身,眼神堅定道:“我們相信陳教官,我們願意隨陳教官一雪前恥……”

護法閣這隊員一個個鬥誌高漲。

看著一個個鬥誌高漲的隊員,陳平和趙無極相視一笑。

比賽除了比的是實力之外,還有就是精神和意誌,這一次突然增加的團體賽,就是由島國發起的,他們認為大夏護法閣的整體實力低,所以想趁機讓護法閣一蹶不振。

現在想臨時讓隊員們增長實力,顯然是不可能了,也隻能想辦法增加隊員們的鬥誌。

陳平帶著護法閣所有人,向著比賽場地出發了。

此時在京都郊外的比賽場,早已經坐滿了人,足足上萬人來觀看這一次的國際比賽。

很多人是因為渡邊一郎和陳平而來的,還有很多人是抱著學習的態度來的,畢竟這樣的國際交流比賽,很難得。

陳平帶人趕到之後,發現其他國家的隊伍早已經到了,依次端坐在擂台下的長椅上。

趙無極身為護法閣閣主,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陳平則是站立在趙無極的身後。

而在趙無極的左側,是一名金髮碧眼的女孩,穿著一身漂亮的裙子,而在女孩身後,則是一名虎背熊腰,身高足有兩米的壯漢,身上的肌肉鼓鼓的。

陳平知道,這是熊國的隊伍,可他不知道怎麼會讓一個小女孩來帶隊。

就在陳平大量那女孩的時候,女孩也同樣轉過頭看了看陳平。

“你好,我叫安娜……”

女孩跟著陳平用一口流利的大夏語打著招呼。

陳平看了看趙無極,不知道這樣的場合,適不適合跟著對方說話。

“陳先生,這位是安娜公主,羅斯公爵的女兒,這一次她是代替她父親來的。”

趙無極跟著陳平解釋道。

“你好,我叫陳平……”

陳平微微一笑,跟著安娜打了聲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