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那如利刃一般的勁氣打在了陳平的身上。

鐺鐺鐺……

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響,勁氣打在陳平的身上,竟然迸發出一團團的火光,最後消失不見。

如此恐怖的勁氣,竟然冇能破開陳平的防禦,對陳平造成任何的傷害。

“這怎麼可能?”

渡邊一郎的心中震撼無比。

同樣震撼的還有台下的安娜,原本她認為陳平上台就是送死,可是眼前的一幕,讓安娜不得不重新審視起陳平來了。

安德魯更是長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不敢相信,陳平這個小個子,竟然能夠抗下渡邊一郎的攻擊,而且還毫髮無傷,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陳教官,好樣的!”

“陳教官牛逼,乾他們……”

“揍他,陳教官狠狠的揍他!”

護法閣的那些隊員見狀,一個個都興奮的大喊了起來。

“你這是什麼功法,竟然能夠抵擋住我的一擊,而毫髮無傷?”

渡邊一郎臉色陰冷的對著陳平問道。

“對付你,還用得到功法嗎?你這攻擊就像是撓癢癢一樣,我勸你還是把劍拿起來吧!”

陳平嘴角微微一樣,一臉不屑的說到。

剛剛還是那渡邊一郎滿臉高傲和不屑,現在卻被對方瞧不起了。

這樣的打擊,是的渡邊一郎咆哮了起來。

“我不信!”

渡邊一郎咆哮著,再次一掌狠狠的朝著陳平拍去,這一次勁氣更加的凶猛剛烈,猶如一陣龍捲風,瞬間席捲整個擂台。

恐怖的勁氣使得擂台之上的空氣,彷彿瞬間都被抽走一般,陳平的身體也在這恐怖的勁氣中,慢慢的脫離擂台之上,雙腳懸空。

陳平的身體脫離擂台越來越高,恐怖的勁氣龍捲則是直接把陳平給包裹,那些如利刃般的勁氣,開始不斷地進攻著陳平的身體。

一陣陣金屬碰撞聲響徹於耳,所有的目光都緊緊的盯著陳平,隻不過此時陳平的身影已經開始變的模糊不清。

就在這時,突然那勁氣龍捲之中,可是閃爍著紅色的光芒,緊接著光芒閃耀,就像是一輪太陽突然發出的光芒一般。

“斬!”

陳平手裡拿著斬龍劍,奮力在身前狠狠的斬了下去。

哢嚓!

一聲清脆的聲響,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那洶湧的勁氣龍捲,直接被陳平砍成了兩截,緊接著勁氣龍捲小時,陳平的身體也緩緩的落到了地上。

陳平手裡的斬龍劍燃燒著熊熊的火焰,劍身上流淌的紅色血液,不斷讓火焰燃燒的更加猛烈。

“人劍合一?”

渡邊一郎見狀,瞪大了雙眼,滿臉的不可置信。

“現在,我有資格讓你拔劍了嗎?”

陳平說著,身形一晃手持斬龍劍已經到了渡邊一郎的身前,手裡的斬龍劍一劍斬下,斬龍劍上炙熱的火焰,讓渡邊一郎感覺到自己的肌膚都在滋滋的響了起來。

麵對著陳平這一劍,渡邊一郎早已冇有一開始的高傲和輕蔑,直接伸手抓到自己的劍柄,猛然用力一抽。

哢嚓一聲!

渡邊一郎的劍猶如一道流星一般,瞬間脫鞘而出,薄如蟬翼的劍身,散發著森森的寒意。

鐺!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兩把劍身狠狠的觸碰到了一起。

在劍身觸碰的一刹那,陳平和渡邊一郎同時向後退去,拉開了距離。

這一次的觸碰,讓他們瞭解了對方的實力,兩個人的手腕都在隱隱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