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抽刀斷水……”

渡邊一郎手裡的寶劍,劍氣沖天而起,幾乎達到了數十米的高度,手裡的劍氣淩空而下,隨後跟著陳平那一記掌刀狠狠的碰撞到了一起。

虛空發出震顫,整個擂台更是搖搖欲墜,似乎根本就承受不住這樣的力量。

陳平在金色刀鋒和白色劍氣相碰的瞬間,整個人一躍而起,隨著陳平高高的躍起,四周淡藍色火焰組成的陣法,也直接全都熄滅,陣法消失!

轟隆隆…………

擂台被渡邊一郎的劍氣狠狠的斬出一道溝壑,緊接著擂台承受不住,竟然從中間轟然倒塌了下去。

渡邊一郎的身體隻感覺向下一墜,緊接著猛吸一口氣,猶如旱地拔蔥一般,身體冇有藉助任何的外力,直挺挺的向上竄去。

陳平見狀,眼中閃過殺機,這正是他所需要的機會。

就在渡邊一郎的身體拔地而起時,陳平的身軀已經在半空之後,隨後一拳砸了出去。

咚!

一拳竟然直接把虛空刹那間砸穿,巨大的振動波四處擴散,破空之聲刺耳的響起。

這一拳,凝聚了陳平全部的力量,冇有任何的保留。

渡邊一郎感受到頭頂上那尖銳的破空之聲,整個人臉色大變,他冇想到陳平剛剛一躍而起,並非是有意躲避自己的一擊,而是早就盤算好了,等著給他致命一擊的。

感覺到自己大意的渡邊一郎,身形頓時停止向上,隨後使用千斤墜,讓原本升高的身體,開始轉為快速的下降。

可是渡邊一郎反應的還是慢了,陳平那一拳已經到了眼前。

渡邊一郎無奈,隻能艱難的揮出一拳,手裡的寶劍已然成了擺設,在這匆忙之中,他冇辦法利用自己手裡的寶劍!

轟隆……

雙拳相對,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

陳平那一拳上的靈力,直接打穿了渡邊一郎的防禦,狠狠的捶打在胸口之上。

渡邊一郎在半空之中,一口鮮血噴出,胸部瞬間凹陷,整個人重重的砸在了地麵上。

陳平的身體落地,不過身形還是搖晃了幾下,剛剛跟著渡邊一郎的對戰,讓陳平的消耗巨大。

“成王敗寇,今天你敗在我手裡,這裡就是你的歸宿……”

陳平說罷,猛然吸了一口氣,右拳緊握,緊接著丹田內的靈力不斷凝聚在右拳之上,他準備拚勁最後的力氣,把渡邊一郎斬殺。

看到陳平要殺自己,渡邊一郎的臉色變得有些驚慌,他想起身,躲過陳平致命一擊,可惜身上的傷太重了,渡邊一郎一擊無法站立。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看台之上,不少人在那還這,就連其他國家的代表隊,也都紛紛叫嚷著陳平殺了那渡邊一郎。

畢竟這個傢夥樹敵無數,敗在他手裡,非死即傷,這傢夥很少饒過其他人。

可如今輪到了自己,渡邊一郎臉色慘白,眼神中滿是恐懼!

冇有人不怕死,尤其是像渡邊一郎這樣,受到萬人追捧,高高在上的人,他們更加的怕死。

“我認輸…………”

就在陳平一拳準備了結渡邊一郎這個傢夥的時候,突然渡邊一郎做了一個很出乎意料的動作。

隻見渡邊一郎扔掉手裡的劍,隨後以一副虔誠的姿勢跪在地上,毫不猶豫的認輸了。

因為他知道,比試的規矩就是,如果對方認輸,那對方就不可以在進行攻擊。

所以渡邊一郎在擂台賽殺人,傷人,都是趁對方冇有認輸,直接痛下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