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家,龍靖國看著最後陳平勝利的訊息,臉上看不出是悲是喜!

“星旭,如果讓你跟著這陳平單打獨鬥,你有把握勝他嗎?”

龍靖國對著龍星旭問道。

龍星旭猶豫了下,而後搖頭道:“我也不清楚……”

如果是以前,龍星旭會毫不猶豫的點頭,他壓根就冇有把陳平放到眼裡。

可如今,龍星旭也不敢確信了,畢竟陳平可是連渡邊一郎都給打敗的人。

龍靖國看了看龍星旭,隨後說道:“如果你真和那陳平單打獨鬥,你必定不是他的對手,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龍星旭馬上疑惑的看向龍靖國。

“因為那陳平身體裡麵流的是龍家正統的血脈,而你隻是旁支……”

龍靖國的一句話,讓龍星旭的頭瞬間低了下去。

身為龍家的旁支,這是龍星旭一直抬不起頭的地方,所以他拚命修煉,靠著自己的天賦,年紀輕輕就踏入武宗之列,他想靠著自己的努力,進到龍家的核心,可是想進入龍家核心,又談何容易!

“家主,你已經確定,這陳平就是大小姐當年遺失的孩子嗎?”

龍星旭問道。

“除了我們龍家血脈,誰又能在如此短的時間,踏入到武宗之列,而且這個陳平的底細,我又派人仔細的查過了,他是三年前在牢裡跟著一名老者修煉的,而我懷疑這個老者就是……”

“就是龍管家?”龍星旭雙眼微微圓睜道。

“不錯,龍管家跟著龍五三年前逃離龍家,至今下落不明,看樣子他們應該是找到若彤的孩子了,而這個孩子就是這個陳平!”

龍靖國點了點頭。

“家主,那我們怎麼辦?要不要現在派人去把那陳平抓來?”

既然已經確定了陳平的身份,那就直接抓過來。

“現在抓人,豈不是讓我們龍家要跟著官方作對嗎?要知道這陳平剛剛打敗渡邊一郎,可正是風頭正盛的時候,況且三天後還有一個團體賽,如果現在抓來陳平,你覺得上頭會不會找我們龍家算賬呢?”

龍靖國臉色陰冷的說道。

龍星旭麵露尷尬,小心道:“家主,那我們該怎麼辦?”

龍靖國並冇有回答龍星旭,而是問道:“讓你去武道聯盟問的事情,打聽明白冇有,今年的武道試煉會選擇什麼地方?”

“家主,現在武道聯盟也冇有得到確切的地方呢,上頭還冇有跟武道聯盟接洽這個事情,不過祝盟主已經說過了,上頭公佈地點之後,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不過我感覺也快了,我們應該讓大少爺提前趕回來了。”

龍星旭急忙回答道。

“瀟兒今年不回來了,所以這一次的試煉,我準備讓你去,你自己要把握住這一次的機會……”

龍靖國突然語重心長的拍了拍龍星旭的肩膀道。

龍星旭一愣,緊接著渾身微微一震,臉上的興奮一語難表。

“謝謝家主,我一定不辜負家主的栽培……”

龍星旭急忙得跪倒在龍靖國的麵前。

要知道這每年一次的試煉,可是對於他們這些年輕人提升最大的,尤其是那些未知的寶物,每次試煉選擇的地方,都是一些遺蹟,洞穴,古墓之類的,裡麵藏著什麼寶物,誰都不知道。

以前每次試煉,都是龍靖國的兒子龍瀟去,這一次龍星旭有了機會,他決心要一定好好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