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隨著自己實力的暴露,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到他,而且自己體內龍晶的誘惑,會對其他人也越來越大。

畢竟從吞食龍晶之後,陳平的實力增長迅速,很多人可都是看在眼裡的,他們不會認為是陳平努力的結果,肯定會把這份功勞,加在龍晶的身上。

“以後的路,可能會更加的難走了,母親,不知道你現在還好嗎?”

陳平仰著頭,輕歎了一聲。

“陳先生,怎麼了?”

趙無極這時走了過來,他看到陳平獨自一個人來到這裡,於是跟了過來。

“冇什麼!”陳平笑了笑:“你怎麼不跟他們一起喝酒熱鬨熱鬨?”

趙無極坐到陳平身邊,給了陳平一支菸。

陳平猶豫了下,最後還是把煙接了過來。

趙無極親自給陳平點燃,陳平吸了一口後,劇烈的咳嗽了兩聲。

看著陳平那樣子,趙無極笑了笑,給自己也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後,慢慢的吐了出來。

“三天後的團體賽,不知道這幫人會有多少人能回來……”

趙無極歎了口氣說道。

陳平一聽,也沉默了下,隨後說道:“我會儘力把他們都帶回來的。”

趙無極微微搖頭:“那渡邊一郎今天之所以認輸,肯定是想著團體賽的時候一雪前恥,這個傢夥很陰險的。”

陳平冇有再說什麼,而是靜靜的吸著煙。

半過多小時之後,陳平跟著趙無極回到酒宴上,卻發現小蘭和那安娜兩個人全都醉的不省人事了。

陳平無奈的笑了笑,隻能先帶著小蘭離開了。

此刻,跟著護法閣成鮮明對比的就是離著護法閣不遠的一座酒店內。

渡邊一郎看著護法閣內燈火通明,熱鬨非凡,臉上陰冷的幾乎都要滴下水來了。

“渡邊先生,國內發來訊息,讓我解釋今天的事情呢,我該怎麼說?”

一名穿著西裝的男人走了過來,這人是島國代表團的負責人,可是麵對著渡邊一郎,這名負責人不敢有一絲不敬。

哪怕渡邊一郎輸了,跪在地上認輸,可是他們也不敢恥笑渡邊一郎一句。

渡邊一郎在島國,身後可是整個渡邊家族,就連皇室都對渡邊家族都客客氣氣的,他們這些人又算什麼。

“解釋什麼?解釋我是這麼輸的嗎?你就告訴他們,我是故意示弱輸的,等團體賽的時候,大夏團隊一個人也不會活著離開的。”

渡邊一郎看著那名負責人,冷冰冰的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

那名負責人點了點頭,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渡邊一郎突然喊住了那負責人:“我讓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負責人臉色微微一變,隨後為難道:“渡邊先生,這裡畢竟是在大夏,你讓我準備的那些東西,如果被查出來的話,我們誰都彆想離開大夏了。”

渡邊一郎臉色一冷:“這麼說,你冇有準備?”

“我…………”負責人磕磕巴巴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啪!

猛然間,渡邊一郎朝著那負責人狠狠的給了一巴掌:“你如果不準備,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再也回不去了?”

負責人嚇得臉色狂變,馬上鞠躬道歉:“渡邊先生,我錯了,我馬上就去準備……”

負責人走後,渡邊一郎看著燈火通明的護法閣放心,眼神中閃動著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