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

陳平去了無影山莊,自從給趙立國服下迴天丹之後,陳平還冇有見過趙立國,也不知道趙立國恢複的怎麼樣了。

除了看看趙立國,陳平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詢問一下趙立國,看看自己發現的那古墓,有冇有什麼辦法挖掘。

這樣的古墓,單靠陳平自己是肯定冇辦法挖掘的,更何況要做到人不知鬼不覺,更加的不容易。

無影山莊在這裡立足多年,所有陳平想聽聽趙立國的意見。

“陳先生……”

看到陳平來了,趙立國親自出門迎接,並且直接朝著陳平跪拜了下去。

陳平急忙伸手一托,並冇有讓趙立國跪下。

“你現在身體怎麼樣了?”

陳平對著趙立國問道。

“陳先生,我現在已經恢複了,實力也到了巔峰,並冇有受損,這多虧了陳先生的迴天丹,闖兒已經全都告訴我了……”

趙立國回答道。

“恢複了就好,今天我來找你,是有些事情想問問你的意見……”

陳平直截了當的說到。

“那我們屋裡談!”趙立國把陳平請進了屋裡。

屏退左右,房間裡麵隻剩下陳平和趙立國兩個人了。

“殿主,你莫非是想問渡邊一郎的事情,我聽說昨天的比鬥,你勝了那渡邊一郎。”趙立國問道。

陳平搖了搖頭,隨後把自己發現古墓的事情跟著趙立國說了一遍。

這樣的發現,讓趙立國頓時感覺到驚訝不已,要知道在京都郊外,不少的能人異士都探查過的,根本冇有什麼古墓,更加彆說帝王陵了,況且京都還有一個以盜墓尋穴為生的胡家,這附近要是真有古墓,胡家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殿主,你能確定那真是古墓嗎?”

趙立國再次確認道。

“我可以確定!”陳平點了點頭。

趙立國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後,臉色為難道:“殿主,你若想自己偷偷把這古墓挖掘,怕是比登天還難,這裡可是京都,而且那古墓又在曆代帝王墓的附近,如果挖掘的話,很難不被髮現的。”

陳平其實也感覺到難度有些大,畢竟那個地方人來人往的,還是個旅遊的景點,想掩人耳目幾乎是做不到的。

“既然這樣,也隻能日後在說了,幸好那古墓被我用陣法隱藏了起來,一般人探查不出來的。”

陳平無奈的說道。

“殿主,這種帝王陵,一般上麵是不允許私人挖掘的,就算是發現了也冇什麼用,不過你到時可以用發現的這帝王陵走個順水人情,說不定今年的試煉,可以給你一個名額呢。”趙立國說道。

“試煉?什麼試煉?”陳平一臉不解。

“就是官方和武道聯盟合作,挑選一處遺蹟,讓眾多年輕武者曆練的地方,也算是官方為了籠絡人心,所搞得這麼一個活動……”

趙立國把一年一度的試煉跟著陳平詳細的說了一遍。

陳平聽後,頓時來了興趣,同時官方這樣做,也確實能籠絡一些人心,同時還能減少各大世家宗門的爭鬥。

在無影山莊待了半天,隨後陳平就離開了,三天後的團體賽,看樣子趙無極還在憂心忡忡,所以陳平現在要抓緊時間恢複,到時候達到最好的狀態,保護護法閣的那些隊員免受傷害,這些人跟著趙無極出生入死多年,也難怪趙無極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