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的時間眨眼就到!

在一處港口,這裡聚集了很多人,都是看著參賽的隊伍登船的。

因為有隊伍棄賽,最後團體賽隻剩下大夏,熊國,島國三支隊伍爭奪。

此時護法閣的所有隊員全都穿戴整齊,手持兵器,一個個鬥誌昂揚,有陳平帶領他們,每個人都充滿了信心。

看著這些朝氣蓬勃,滿臉笑意的隊員,趙無極的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他太瞭解島國這幫傢夥了,這些傢夥心狠手辣,根本就不講規則,而且冇有絲毫的人性可言。

他們之所以突然提出這樣一個團體賽,肚子裡麵肯定憋著壞水了。

“趙閣主,你放心吧,我會儘力一個不落的都帶回來的。”

看著趙無極那樣子,陳平寬慰道。

“現在隻能寄希望在陳先生身上了。”趙無極現在隻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陳平身上。

“閣主,有陳先生在,我們這一次肯定凱旋而歸的。”

許世茂信心滿滿的說道。

陳平的實力,他們都是親眼見識過的,並且那渡邊一郎也是手下敗將,所有這一次的團體賽,他們也肯定大勝而歸。

趙無極冇有說什麼,他並冇有太大的信心,不過為了不打擊隊員的士氣,趙無極隻能選擇沉默。

“陳,我們一起去……”

這時,安德魯帶人走了過來,他打算帶人跟著陳平一起去。

“安娜公主?”

趙無極不明白安德魯帶人過來,跟陳平一起去是什麼意思,畢竟這團體賽,他們可是對手。

“趙閣主,我跟著安德魯叮囑過了,這一次我們不和你們掙,隻要我們聯手把島國那幫傢夥滅在小島上,不要讓他們回來就行。”

安娜對著趙無極說道。

“這……”趙無極一愣:“安娜公主,這不和規矩吧?”

“有什麼不合規矩的,等到了島上,誰還管你規矩不規矩,你以為那幫島國傢夥,會跟你守規矩嗎?”

安娜大聲質問道。

趙無極無奈一笑,他也知道,島國這幫傢夥,肯定不會守規矩,說不定還設了什麼陷阱,等著他們去踩呢。

現在安德魯跟著一起聯合對付那渡邊一郎,這樣一來,趙無極心中倒是放心了不少。

一聲輪船鳴笛,三個隊伍依次登船,開始朝著不遠處的小島出發了。

小島上有著許多未知的危險,不過每個隊伍隊員身上都有定位器,還有呼救器,如果堅持不下去,可以呼救退出,會有人接應的。

輪船之上,陳平帶著隊伍,跟著安德魯的隊伍交談著,隻有渡邊一郎帶著自己的隊伍坐在一旁!

“隊長,看那大夏國和熊國的隊伍,貌似要搞聯合呀,如果這樣的話,我們麵對兩支隊伍,豈不是很吃虧?”

一名拿著武士刀,穿著武士服的傢夥,走到渡邊一郎身邊,小聲的問道。

渡邊一郎看了一眼正在攀談的陳平和安德魯,眼中冇有絲毫的緊張,反倒是閃過一抹狡黠:“他們想聯合,那就讓他們聯合,到時候他們一個人也逃不出這小島的。”

“莫非隊長早有對策了?”

那名武士小心問道。

渡邊一郎微微一愣,而後臉色一冷道:“八嘎,這是你該問的嗎?”

見渡邊一郎發火,那名武士嚇得臉色一變,連忙鞠躬道歉:“對不起,我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