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輪船在海上航行著,很快就到了小島之上。

眾人下船之後,輪船並冇有離開,他們隻有一天的時間,一天之內誰能拿到島中心放置的水晶球返回輪船就算是勝利。

陳平他們登島之後,發現這小島麵積並不大,景色十分的優美,如果島嶼太大,也不可能一天時間就找到那水晶球。

“陳先生,這島上的空氣真好,聞起來就十分的舒服……”

許世茂用力的嗅了嗅,有些貪婪的說道。

陳平則是眉頭微皺,輕輕的聞了聞,臉色變得有些不太自然。

“許隊長,告訴所有人,屏住呼吸,換氣前進……”

陳平對著許世茂吩咐道。

許世茂一愣,不明白陳平這是要做什麼,聞起來這麼舒服的空氣,這麼還讓屏住呼吸呢?

不過既然是陳平發話,許世茂隻能聽從,於是讓護法閣所有隊員都屏住呼吸。

還好這些人都是宗師以上的實力,屏住呼吸,直接在體內換氣,也能頂上一段時間。

“安德魯,你讓你們的人也趕緊屏住呼吸……”

陳平看向安德魯說道。

“陳,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你察覺到了什麼?”

安德魯不解的問道陳平。

“我感覺這島上的空氣不對勁,像是被人動了手腳一般……”陳平微皺著眉頭說道。

“動手腳?”安德魯一愣,隨後笑道:“陳,你太謹慎了,這麼大的島嶼,要想在整個島上的空氣動手腳,那是不可能的。”

安德魯根本就不信陳平所說的話。

誰能在整個島嶼的空氣動手腳,那怎麼可能呢,壓根就是不能實現的東西。

陳平見安德魯不信,也就冇有在多說什麼,而是密切的注意著島上四周的空氣。

渡邊一郎他們下船之後,就快步的朝著小島的中心而去。

現在陳平他們已經落後了,隻能趕緊追趕起來。

安德魯帶人緊緊的跟著陳平,也絲毫不掩飾跟著陳平聯合。

在小島茂密的叢林中,陳平越走越感覺不對勁,可他又說不出有什麼不對勁的,所以隻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

此刻的渡邊一郎,已經帶著人深入小島腹地,在小島腹地一塊平坦的空地上,幾束粉紅色的花束擺在空地上,三名身穿黑色披風,帶著麵具的人,正在唸唸有詞,不斷有粉紅色的氣息,從那花束中飄散到空中。

看到渡邊一郎來了,三名黑衣人瞬間起身,走到渡邊一郎身前:“渡邊少爺……”

“怎麼樣,這彼岸花的花粉都散播到整個小島上了嗎?”

渡邊一郎對著三名帶著麵具的黑衣人問道。

“渡邊少爺,現在已經散播到了整個小島之上,不過為了不引起他們的懷疑,我們在邊緣處,花粉散播的並不多。”

一名黑衣人回答道。

“很好,等回去之後,我重重的賞你們……”

渡邊一郎滿意的點了點頭。

“謝謝渡邊少爺。”三名黑衣人頓時高興的跪到了地上。

而渡邊帶來的那一隊武士,看著渡邊早已在小島上散播了彼岸花花粉,一個個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了。

這彼岸花花粉可是有劇毒,能夠使人致幻,甚至發生神經錯亂和錯覺。

渡邊一郎竟然偷偷在小島上麵散播這種花粉,並冇有提前告訴他們,現在他們所有人都已經吸入了這種花粉了。

渡邊一郎看著手下的武士,隨後一笑道:“我這裡有解藥,你們吸入多少都不會有事的。”

渡邊一郎說著,直接抓出一把白色粉末,朝著那些武士一丟,這白色粉末瞬間被那些武士吸進了肚子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