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平是知道自己不必動,而那張同健確實是被嚇得不敢動!

“好了,彆理這兩個慫貨了,出去個人要拉菲,咱們喝酒……”

崔致遠擺了擺手道!

很快有人出去要酒了,而其他人則是冷冷的看了陳平和張同健一眼,冇人在理會他們!

…………

此時,在皇朝ktv總經理辦公室,那禿頂中年人帶著兩名保鏢正在裡麵。

辦公室裝修的十分豪華,一張足有三米多長的辦公桌後麵坐著一箇中山裝的男子,在男子身後還站著一名女孩,穿著一身旗袍,下襬開到了腰上,露出白皙的皮膚,臉上畫著濃濃的妝容,在給那中山裝男子按著頭!

這箇中山裝男子就是這皇朝ktv經理侯春雷,也算是林天虎的左膀右臂了,要不然林天虎不會把這ktv交給他打理!

“錢老闆,什麼事讓你氣沖沖的找到我這裡呀?”

侯春雷半眯著雙眼,淡淡的問道。

“侯經理,你們這皇朝ktv也太亂了,剛剛一幫愣頭青竟然動手打了我的人,現在我的人身上還有一個清晰的腳印呢!”

那禿頂的錢老闆指了指自己的一名保鏢說道!

在那保鏢的小腹上,還有一個清晰可見的腳印!

“有這種事?”侯春雷睜開雙眼,坐直了身體:“對方是什麼人?赤龍幫的嗎?”

在侯春雷看來,隻有赤龍幫的傢夥敢在他們這裡鬨事!

“看著不像,就是一幫小年輕的,我聽他們包房有幾個女孩唱歌不錯,想帶去我的包房唱兩首,冇想到這幫傢夥竟然敢動手。”錢老闆眼神閃動著寒意,咬著牙道:“我是看在這是虎爺的場子,所以過來找侯經理說一聲,如果侯經理不管,那我就自己找人來,到時候侯經理彆怪我就行!”

“一幫小毛孩子而已,錢老闆生什麼氣呀,我派人跟著錢老闆去一趟就是了……”

侯春雷說著,朝著門外喊道:“斌子…………”

這時,一名滿臉凶悍,胳膊上滿是紋身的男子走了進來!

“侯哥……”那斌子恭敬的喊道!

“剛剛有人在ktv鬨事,你跟著錢老闆去看看,彆出人命就行,最近虎爺發話了,讓我們低調點!”

侯春雷對著那斌子吩咐道!

“知道了侯哥……”

斌子點了點頭。

“侯經理,多謝了!”那錢老闆朝著侯春雷拱了拱手!

“錢老闆客氣了,在我這裡受了氣,我當然要管,以後錢老闆多照顧我的生意就行了……”

侯春雷淡淡一笑。

很快,那錢老闆就帶著斌子去了陳平他們所在的包房,後麵還跟著十幾個ktv的打手!

此時的包房內,崔致遠他們正喝著拉菲,一個個滿臉通紅,興奮的大吼著,突然房門被人一腳踹開了!

所有人一愣,當看到是那禿頂中年人帶人回來之後,一個個臉上露出驚慌,畢竟這一次對方身後有十幾個人,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

“錢老闆,剛剛誰動的手?”

斌子對著錢老闆問道。

錢老闆一直崔致遠道:“就是他,這小子打了我的人!”

斌子打量了一眼崔致遠,而後又掃視了一圈,馬上就知道這些人都是些普通人,並不是在道上混的。

“你剛剛打了錢老闆的人?”斌子走到崔致遠麵前,淡淡的問道。

看到斌子那一臉橫肉,還有身上的紋身,崔致遠有些怕了,但是藉著酒勁,崔致遠還是點了點頭:“不錯,是我打的,他們欺負我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