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古靈兒轉過身去,蘇雨琪突然從陳平懷裡掙脫,然後一把把古靈兒拉了過來,然後推進陳平的懷裡。

“靈兒,我們兩個一起,感受下陳平溫暖的懷抱……”

蘇雨琪抓著古靈兒的胳膊,兩個人全都擁進陳平懷裡。

古靈兒開始還有些掙紮,可當陳平的手臂輕輕的環繞著她的時候,古靈兒不在動了,而是乖乖的把頭靠在陳平的肩膀,享受著陳平胸膛傳出的溫度。

陳平此刻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不過他此時竟然有種人生贏家的感覺。

左擁右抱不就是這樣嗎?

嘎吱…………

突然,陳平的房門被推開,古靈兒和蘇雨琪急忙從陳平的懷裡掙脫。

陳平也有些尷尬的整理了下衣服,當看到進來的是安娜的時候,陳平有些奇怪的問道:“安娜公主,這麼晚了,你有事嗎?”

安娜看著房間裡的蘇雨琪和古靈兒,而後對著陳平狡黠一笑道:“陳平,冇想到你也是個風流公子,左擁右抱起來了,這兩個都是你女朋友嗎?”

安娜的話,讓陳平一時間為難了起來,剛剛纔抱過古靈兒,如果此刻直說蘇雨琪是自己女朋友,那古靈兒算什麼?

“不錯,我們兩個都是他女朋友……”

蘇雨琪看出了陳平的為難,於是拉起古靈兒的手,對著安娜說道。

安娜一笑:“陳平,你真是豔福不淺,竟然能同時擁有兩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安娜的這句話,怎麼聽怎麼帶著一股子醋味,蘇雨琪和古靈兒都是女人,怎麼可能聽不出來,於是兩個人同時看向陳平。

“安娜公主,你這麼晚了,來我房間有事嗎?如果冇事的話,我要休息了。”

陳平內心狂跳不止,他真怕這個安娜在這裡胡亂說些什麼,畢竟這些外國妞可都是很開放的。

“你緊張什麼?我過來不過是想跟你告個彆,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回熊國了,如果有機會你去熊國的話,一定要聯絡我,我帶你好好參觀下我們國家的風光。”安娜說完,看向蘇雨琪和古靈兒:“兩位小姐也真是好運氣,能夠擁有陳平這樣優秀的男朋友。”

安娜說完,轉身離開了。

不過蘇雨琪和古靈兒兩個人全都緊緊的盯著陳平。

“一個多月不見,你連外國妞都勾搭上啦?”

蘇雨琪上前,直接拎起陳平的耳朵。

“冇有,冤枉,我冤枉呀,我隻是剛剛認識那安娜而已,是她一直找我,我從來冇主動找她說過話。”

陳平急忙解釋道。

“我猜不信,剛剛那洋妞看你的眼神都不對,你們兩個肯定有事,如實招來。”蘇雨琪根本不信,而後跟著古靈兒道:“靈兒,快過來跟我一起教訓他呀,現在我們可是一樣的人了。”

古靈兒一聽,也急忙上前,拎起陳平的另外一隻耳朵。

陳平就這樣,被兩個女人拎著耳朵審問著。

很快,陳平的房間裡麵傳出嬉戲打鬨的聲音,在這一刻的陳平,彷彿纔是最放鬆的時刻。

“今晚你們兩個在這裡睡吧?”

陳平看著臉上紅彤彤的蘇雨琪和古靈兒說道。

“你想得美,連婚禮都冇舉辦,就想讓我們陪你睡呀?”

蘇雨琪白了陳平一眼,拉著古靈兒就向外走去。

看著古靈兒和蘇雨琪離開,陳平歎了口氣坐到了床上。

“等我救出母親,我就和你們舉辦婚禮……”

陳平喃喃自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