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先生,你這話的意思,陳平可以隨便對彆人出手,而我們就不能殺他了嗎?”

這時,斷掉一臂的軒轅凱站起來,有些憤憤不平的問道。

軒轅凱的話,瞬間讓眾人全都看向他,一個個眼中滿是震驚。

“這年輕人是誰?敢質疑史先生的話!”

“這時軒轅家的小子吧,看來軒轅家要完蛋了。”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呀!”

眾人小聲議論著。

而軒轅嚴則是嚇得冷汗瞬間流了出來。

“混賬東西,趕緊給我坐下!”軒轅嚴一巴掌抽在軒轅凱的臉上,而後急忙朝著史先生道:“史先生,真是對不起,犬子不懂事,還希望你不要生氣。”

“軒轅家主,冇事,讓你兒子把話說完,我看你兒子小小年紀,就已經是武宗,天資不錯呀!”

史先生並冇有生氣,而是一臉微笑的說道。

軒轅嚴正要說什麼,軒轅凱卻搶先說道:“史先生,這陳平斷了我一臂,這個仇我不能不報,你現在如此袒護他,如何讓我們武道界誠服?”

“畜生!”軒轅嚴一聽軒轅凱這話,氣的渾身顫抖,一掌就朝著軒轅凱拍去。

“住手!”史先生臉色微微一冷,而後手掌輕輕一揮,軒轅嚴的身體直接向後一仰,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

要知道這軒轅嚴可是一名七品的武宗,這樣的實力開山裂石,踏空而行都不在話下,可是卻被這史先生如驅趕蒼蠅一般,輕輕一揮手,就直接讓軒轅嚴坐了回去。

陳平看著這一幕,內心震撼無比,看來修煉之路永無止境,要想有話語權,被人尊敬,還是要自身有實力才行。

此時的陳平,從來冇有如此的渴望過實力。

“在我麵前隨便動手,當我不存在嗎?”

史先生的話,讓軒轅嚴冷汗瞬間流了出來,而整個大廳中氣氛也變得瞬間緊張無比。

“史先生,不敢,不敢……”軒轅嚴擦了擦冷汗道。

“小夥子,你彆怕,還有什麼覺得不滿意的地方,繼續說……”

史先生看向軒轅凱,微笑著說道。

“我……我冇有其他不滿意的!”

軒轅凱搖了搖頭,剛剛他也是一時腦一熱,站起來質問史先生的,現在冷靜下來的軒轅凱,心裡也早就怕的要死。

“既然冇有其他的,那我就跟你解釋一下,我從來不會包庇任何人,我所希望的是武道界能夠按照規矩,良性的競爭和發展,而不是為了一點資源,互相爭鬥殘殺。”

“如果你們有矛盾,那就按照武道界的規矩來,武道聯盟是乾什麼用的?”史先生說著,轉頭看向祝之山:“祝盟主,你說說你們武道聯盟成立的宗旨是什麼?”

祝之山急忙的起身道:“史先生,我們武道聯盟宗旨就是維護武道秩序,懲治邪修妖道。”

“那好,剛剛這小夥子提出的事情,你們武道聯盟能處理嗎?”

史先生問道。

“可以,我一定會處理妥當,雙方有矛盾可以按照武道界的規矩,擺擂比鬥,生死有命,決不許在擂台之外尋私仇!”

祝之山趕忙點頭道。

“嗯,所有的事情按照規矩辦事,也就冇有那麼多矛盾了,彆以為你們這些人心裡的小心思我不清楚,有些時候,我隻是懶得管你們而已。”

史先生雙眼掃過在場的眾人,這些宗門世家的大人物,竟然全都低下頭,冇有一個人敢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