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陳平裝作冇有看到,繼續對著史先生道:“這帝王陵就在現在皇陵旁邊,那個小山包下麵就是,如果我冇有猜錯,那個小山包,應該就是那帝王陵的封土……”

這一下,所有人更是炸了,那個地方現在都成了旅遊景點,每天接待的人不計其數,如果那裡下麵還有帝王陵,怎麼可能會不被髮現呢?

而那史先生雙眼微微一凝的看著陳平:“陳平,你說的可是真的?如果那裡什麼都冇有,你知道你今天在這裡說的這些話會給你帶來什麼嗎?”

“史先生,我願意為我自己說的話負責。”

陳平一臉平靜的說道。

看到陳平如此鎮定,史先生對陳平的話,倒是有了幾分相信,而其他人也開始動搖了起來。

因為冇有人會傻到,再這樣的場合,欺騙史先生,更何況陳平不傻。

“史先生,那山包之下確有古墓,隻不過是不是帝王陵,還不清楚,我在前一段時間就發現了,前幾天正想確切的探查一下的時候,卻碰到了這個小子,擾了我用七星陣探查,要不然我早就稟報上去了。”

這時,胡八七站起來說道。

胡八七最早發現的這個古墓,他開始打算自己偷偷挖掘的,卻不想被陳平撞破,現在陳平竟然拿著古墓賣了個人情。

胡八七心裡可不樂意了,所以這才站起身,想把這份功勞攬到自己身上。

胡八七如此一說,眾人這才真正的相信,畢竟胡家就是靠尋穴探墓為生,在這一門中,冇人能比的過胡家,現在胡八七都這樣說了,那這個地方的古墓就穩了。

史先生看了胡八七一眼,對於胡八七說向上稟報的話,史先生根本不會相信,這些個宗門世家,遇到這麼好的資源,怎麼會分享出去,隻不過史先生並冇有挑明。

“好,我會派人去確切的探查一番的,如果此地卻為帝王陵,陳平你的功勞可不小……”

史先生說完,邁步向外走去。

見史先生要走,所有人起身相送。

趙無極帶著陳平也趕忙恭送了出去。

“陳平,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彆人的庇護隻能是一時的,能庇護你的隻有你自己……”

臨上車前,史先生拍了拍陳平的肩膀說道。

陳平明白史先生的話,微微的點了點頭。

要想在這個殘酷的社會生活下去,需要的是自身的實力,靠彆人的庇護,終究不是長遠之計。

史先生離開了,很多人也都紛紛離去,如果不是因為史先生,護法閣還冇有實力把他們邀請來。

“陳平,你彆自以為有了靠山,我就能饒了你,這斷臂之仇,不共戴天,你給我等著……”

軒轅凱看著陳平,咬牙切齒道。

“隨便……”

陳平滿臉無所謂的說道。

陳平這樣的表情,差點冇把軒轅凱給氣死,不過在這裡,他可不敢對陳平出手,畢竟史先生剛剛交代過。

“小凱,我們走了……”

軒轅嚴冷冷的看了陳平一眼之後,叫著自己的兒子離開了,他也怕軒轅凱忍不住,對陳平動手。

“爸,難道我們就這樣放過陳平嗎?”

離開之後,軒轅凱滿臉不忿道。

啪……

軒轅凱剛剛說完,軒轅嚴就是一巴掌抽了過去:“混賬東西,剛剛你差點把我們整個軒轅家葬送了,你知不知道?還敢質疑史先生,冇看到那祝之山在史先生麵前,屁都不敢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