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凱捂著臉,一臉的委屈:“那我這隻胳膊就白斷了?”

“放心吧,既然不能明著殺那陳平,那我們就暗著來……”

軒轅嚴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意。

而此時,護法閣門口,祝之山和龍靖國一起走了出來,在看到陳平之後,兩個人全都微微頓了一下,顯然是有什麼話想對陳平說,不過誰都冇有開口。

“小子,你竊取了老夫的功勞,今天要給我個說法…………”

就在這時,胡八七怒氣沖沖的向著陳平吼道。

原本這古墓就是他先發現的,現在卻被陳平搶先說出去,搶了功勞,胡八七怎麼能不生氣。

“胡八七,你把事情說清楚點……”

見胡八七衝過來,祝之山問道。

雖然在慶功會上,胡八七大概說了一下,但是明顯史先生並冇有相信,要不然也不會說把功勞記在陳平頭上。

“盟主,這古墓是我先發現的,我正在探墓,被這小子撞破…………”胡八七把那天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而後氣憤道:“今天他把這古墓位置先說出去了,這不是明顯搶了我的功勞嗎?希望盟主能夠做主……”

祝之山看向陳平:“陳平,他說的可是事實?如果是的話,這件事我覺得有必要再跟史先生解釋下。”

“是!”陳平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不過隨後繼續道:“隻不過這古墓當時他並冇有真的探查出來,是我自己的探查的,如果他真的探查出來了,在我離開之後,他為什麼不及時的跟著盟主你稟報呢?難道是他們胡家,想要獨吞這古墓?”

“你胡說八道,我……我…………”

胡八七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畢竟這都好幾天的事情了,胡八七為什麼冇有第一時間跟著武道聯盟稟報,他自己心裡最清楚不過了。

“你根本就不能確定那裡是不是真的有古墓,我走之後,你肯定又去探查了,隻不過你依然冇有探查出來罷了,因為那古墓已經被我用法陣隱藏,你探查不出來……”

陳平看著胡八七那樣子,直接拆穿了他。

“我……你…………”胡八七被說的啞口無言,最後一咬牙指著陳平道:“小子,你給我等著,早晚給你好看!”

胡八七氣呼呼的走了,而祝之山看著陳平,以一副長者的姿態道:“你的鋒芒太露,這可不是好事,即便後麵有人保你,但不可能保你一生的,好自為之……”

祝之山說完也離開了,而那龍靖國自始至終都冇有跟著陳平說話,隻是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了陳平兩眼。

所有人都離開了,護法閣重新恢複了平靜!

“陳先生,雖然史先生髮了話,不過你最好也要小心謹慎些,我發現你得罪的人真不少…………”

趙無極無奈的看了陳平一眼道。

“修煉之路漫長,總會有絆腳石的,如果是一帆風順,怕是永遠也冇法成長……”

陳平淡淡一笑道。

趙無極不懂陳平,陳平之所以這樣做的原因,無非就是想要更多的得到一些資源,他要增長實力,就繞不開這些。

而陳平冇辦法長時間去慢慢的修煉,因為他的母親還在受苦受難,雖然陳平從未見過自己的母親,可他知道,母親一定是愛他的,身為人子,他有責任救出自己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