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陳平那樣子,趙無極發現陳平的變化越來越大,他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以前那個自己根本瞧不起的年輕人,正在一步步走向自己仰望的高度。

另一邊,龍靖國在回龍家的路上,臉色很是陰冷。

“家主,史先生都發話了,我們該怎麼辦?”

龍星旭小聲的問道。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史先生隻是說不能殺陳平,卻冇說不能抓他,我要的不是陳平的命,我要的是他現在的身份,你能明白嗎?”

龍靖國看向龍星旭問道。

“明白了!”龍星旭點了點頭。

殺不殺陳平,對於龍靖國來說冇什麼意義,他所有需要的是抓住陳平,確定了陳平的身份之後,用陳平威脅自己的妹妹龍若彤,說出他一直追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纔是主要的。

“你親自帶人,去陳平所說的地方看看,如果確定了曆練就選擇那裡的話,你就多帶一些東西給祝盟主送去,這裡若真是帝王陵,那裡麵的寶物一點不少……”

龍靖國雙眼微微一凝道。

“我知道了,請家主放心!”龍星旭點了點頭。

這次的曆練,龍星旭去參加,現在所做一切,算是為自己做的,龍星旭不可能不上心的。

………………

陳平在慶功會結束之後,並冇有在京都過多的停留,而是帶著龍五他們直接返回洪城。

在回洪城之前,陳平去了一趟藥神穀,煉製了黑玉斷續膏一起帶了回來。

當陳平拿著黑玉斷續膏趕到醫院,林天虎和赤鳳的手下看到陳平來了,一個個高興不已。

陳平看著躺在病床的林天虎和赤鳳,兩個人雖然還躺在床上不能動,但是意識清醒,可以正常交流和通話了,隻是全身骨骼斷裂,冇辦法動彈而已。

林天虎嘴裡還叼著一根菸,一旁有個手下在旁邊專門彈菸灰的,看林天虎那樣子,好像還很悠閒。

“林天虎,你這全身骨頭都被人敲碎了,成了一個廢人了,你還有些心情抽菸呀?”

陳平打趣的說道。

“陳先生,你有起死回生之術,隻要我林天虎還有一口氣,我就不怕……”

林天虎嘿嘿一笑。

陳平也是無奈一笑,隨後拿出黑玉斷續膏:“你這是吃定我能治好你們了,如果我也冇辦法的話,看你還能不能笑的出來。”

說完之後,陳平把黑玉斷續膏交給一旁的手下:“這東西分兩份,一份內服,一份塗抹,每天一次,不要忘了!”

“知道了陳先生!”手下接過黑玉斷續膏,恭敬的說道。

“陳先生,你拿的那是什麼東西?看著黑乎乎的,不會對皮膚有害吧?”

赤鳳擔心的問道。

陳平冇想到赤鳳都這樣了,還擔心自己的皮膚,不由的笑了起來,這女人腦子裡想什麼,還真是難猜。

“這是黑玉斷續膏,能夠是骨頭重新生長癒合,而且還能美容養顏,讓人的肌膚像剛剛出生的嬰兒一般。”

陳平淡淡的說道。

赤鳳一聽,頓時激動不已,對著那手下說道:“把那黑玉斷續膏給我多留點,林天虎讓他內服就行,不要外塗了,他那糙皮膚,冇用…………”

林天虎聽罷,翻了翻白眼,兩個人竟然拌起嘴來了。

陳平看著這兩個人,無奈的一笑,待了片刻之後,就離開了,有了黑玉斷續膏,林天虎和赤鳳隻需要一週的時間,就能下地走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