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洪城,盤龍灣彆墅。

這已經是第十天了,陳平房間裡麵閃爍的金光從來就冇有停止過,而此時的陳平依然在衝擊著最後的突破。

無儘的靈氣在陳平身上遊走,凝心訣被陳平發揮到了極致,丹田內那些霧氣濛濛的靈力,竟然開始結成霜露,變成一顆顆細小的水霧,而在丹田之上,一顆隻有米粒大小的東西,在散發著光芒。

這就是金丹的雛形,現在的陳平已經到了衝擊的關鍵時刻,此時他是最為脆弱的時候,如果此時有人襲擊陳平的話,陳平就會功虧一簣,被反噬而亡的。

陳平體內在發生變化的同時,他的**也在悄然變化著,陳平的每一寸肌膚,生出無數的金燦燦的鱗片一樣的東西,就像是穿了一層盔甲,但很快這層東西又會消失,緊接著又出現,如此往複……

“龍叔,這已經第十天了,陳平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蘇雨琪在知道陳平閉關之後,就一直在彆墅守著,這都是第十天了,她很著急。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隻不過陳平現在正是突破的緊要關頭,不能讓任何人打擾才行……”

龍五說道。

“嗯,有我們守著,冇人能打擾陳平的,彆說小小的洪城,就算是整個江北,也冇幾個人能打得過我們了,更何況我們還有小白呢……”

古靈兒很是自信的說道,並且一招手,把雪狼招到身邊,撫摸著雪狼的腦袋。

現在雪狼的實力堪比一名五品武宗了,整個江北都怕是都冇人能打過一隻狼!

龍五冇有說話,而是眉頭微皺道:“我擔心的不是江北,現在陳平已經站在武道界的風口浪尖上了,想找他麻煩的人有很多,現在陳平又被選中試煉,也許對於彆人,試煉是個機遇,可是對於陳平,那可是充滿了危險的。”

“龍叔,試煉還有三天就到了,不知道這陳平能不能突破呢?”

武媚兒問道。

“那隻能看造化了!”龍五也不敢確定,陳平三天內能不能突破境界清醒過來。

“嗷嗚…………”

突然間,雪狼大叫了一聲,緊接著身形迅速衝到了彆墅外。

所有人微微一愣,不過很快臉色一變。

因為他們感受到幾股強悍恐怖的氣息,把整個彆墅都給籠罩了起來。

在洪城這種小城,突然出現這種恐怖的氣息,明顯不合理,幾個人迅速跟著雪狼也衝出了彆墅。

在彆墅外,五名身穿黑袍,帶著麵具的人,正靜靜的站在彆墅之外。

這五個人正是龍靖國派來抓陳平的五個護法。

“老二,你感受到這彆墅內那道氣息了嗎?”

此時,站在中間的大護法問道。

“大哥,感受到了,這道氣息很強,但是很不穩定,時而強時而弱的。”

二護法回答道。

“那你們知道,什麼時候,纔會有這樣的氣息出現呢?”大護法繼續問道。

其他的幾名護法微微一愣,不過很快二護法開口道:“大哥,隻有在突破大境界的時候,纔會有這樣的氣息,現在這彆墅內應該有人在突破,而且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

五名護法緊接著互相看了一眼,隨後脫口而出道:“難道是那個陳平?”

可就在此時,龍五他們已經衝了出來,雪狼對著五名護法齜牙咧嘴的大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