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平,我……我們是龍家的人,你知道龍家的,現在你要是把我們都殺光了,龍家肯定饒不了你……”

三護法看著陳平那眼神,是真的怕了。

“龍家!”陳平冷笑:“我不但要殺了你們,我還要滅了整個龍家……”

說完,陳平一劍斬出,浩瀚的劍氣直接把三護法給斬成了肉泥,連一塊完整的血肉都看不到了。

大護法回頭看著這一幕,雖然內心悲憤,但也早已嚇破了膽子,被四護法攙扶著,拚命的開始逃跑。

陳平身形一閃即逝,瞬間就到了大護法他們麵前,攔住了兩個人的去路。

“陳平,我們不是來殺你的,家主隻是讓我們把你帶去龍家,並不是要殺你,你不要誤會……”

大護法看著眼前渾身浴血的陳平,趕忙解釋道。

“我知道你們不是來殺我的……”陳平麵色冷漠:“但是我卻要殺了你們,看到那一片屍體了嗎?他們都曾是我的兄弟…………”

“陳平,你…………”

大護法還想說什麼,卻見陳平手裡的斬龍劍劍光一閃。

站在大護法身邊的四護法的腦袋,瞬間飛到了半空之中,鮮血噴湧而出,噴了大護法滿身都是。

五品武宗,一劍瞬斬!

大護法不敢相信,陳平到底達到了什麼樣的實力,難道剛剛陳平突破的並不是武宗之境,而是武侯?

那個能移山填海,能夠翻雲覆雨的武侯之境?

可陳平的年齡實在太過年輕了。

“現在輪到你了!”

陳平手裡的斬龍劍一直大護法。

“陳平,你欺人太甚……”

大護法雙臂以斷,此刻見活命已經冇有了希望,頓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緊接著大護法的身體開始猶如皮球一般鼓脹了起來。

大護法這是要自爆了!

反正也是一死,他要用自爆,把陳平一起殺掉。

大護法的身軀越來越大,雙眼圓睜的像銅鈴一般,臉色也是漲紅。

“陳平,快退回來…………”

龍五奮力的大吼著,臉上滿是驚慌!

一名武宗的自爆,那威力堪比一枚炸彈了。

但是陳平竟然不慌不忙,收起手裡的斬龍劍,緩緩的給自己點燃了一支菸!

原本不喜歡吸菸的陳平,此時卻希望用吸菸來緩解自己的壓力。

滿地的屍體,都是為他而死,縱使他殺了這五個護法,可是這些人也活不過來了!

看到陳平竟然不跑,還如此悠閒,大護法的身體再次猛烈的膨脹。

陳平叼著煙,身上開始散發出金光,身上那些鱗片又開始快速的生長了出來,緊緊的把陳平包裹其中。

“陳平,你去死吧…………”

大護法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整個盤龍灣,甚至整個洪城,都感受到了這一聲爆炸的威力。

天空中升騰起一朵蘑菇雲,很遠的地方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有不少人紛紛仰頭看向天空,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陳平…………”

龍五大吼了一聲,開始奮力的跑了過去。

“陳先生…………”

林天虎和赤鳳也第一時間急匆匆的跑去。

可當煙塵散儘,幾人跑到跟前的時候,卻發現陳平正一塵不染的站在原地,嘴裡的煙還在冒著火光。

身上的金光散去,陳平掉落了嘴裡的煙,緩緩的看向龍五:“龍叔,我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