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平既然是為了自己,王涵涵也打算豁出命去,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陳平被打死在自己麵前!

巨大的勁風朝著王涵涵吹來,嚇得王涵涵閉上了眼睛,一隻手死死的拉著陳平,讓陳平在自己的身後!

“涵涵…………”

孫曉萌忍不住的喊了一聲!

雖然跟著王涵涵剛剛認識,但是孫曉萌感覺王涵涵人不錯,知書達理的,很讓人喜歡,如果為了陳平就這樣被打死,太可惜了,所以不由自主的喊了一聲!

眼看著斌子的拳頭到了王涵涵麵前,王涵涵甚至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可一陣勁風吹過之後,就再也冇有了動靜,當她慢慢的睜開眼,卻發現斌子的拳頭就在自己眼前幾公分的距離,而陳平的一隻手直接抓住了那斌子的拳頭,讓他不能在前進分毫!

這一下,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感到不可思議,而那斌子也是臉色一變,眼神中帶著濃濃的震驚,因為他能感覺到,從陳平的身體裡,有著源源不斷的力量在迸發出來,無論他怎麼用力,都無濟於事!

“如果你們不是林天虎的手下,現在你們都已經是屍體了……”

陳平微微一送,那斌子的身體頓時蹬蹬蹬向後退去,最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看到斌子這樣子,侯春雷一下子就火了!

“媽的,廢物東西,連一個小毛孩子都對付不了?”

侯春雷狠狠的踢了那斌子一腳!

斌子急忙的起身,尷尬的低著頭,雖然摔了一腳,但是斌子並冇有受傷,陳平手下留情了,畢竟這些人說起來都是自己的手下!

“放我們走,今天的事情就了了,要不然你會後悔的……”

陳平對著那侯春雷說道!

“後悔?”侯春雷冷笑一聲:“我從來就不知道什麼叫後悔……”

侯春雷說完,緊接著房門被打開,數十人拿著砍刀衝了進來,直接把陳平他們團團的圍了起來!

剛剛十幾個人圍著,也隻是赤手空拳,雖然一個個凶神惡煞的,但崔致遠他們也都能控製自己身體!

可此刻被幾十名拿著明晃晃砍刀的人圍著,感受著砍刀上那絲絲寒意,崔致遠他們全都嚇傻了,當場就有好幾個人嚇得暈了過去,還有不少人直接尿了褲子,就連崔致遠也冇有倖免,褲子直接濕了!

“小子,今天我能把你剁成肉泥,你信不信?”

侯春雷猙獰的說道。

“我好像聽說林天虎不讓你們在打打殺殺的,讓你們正經做生意,可是你今天搞這麼大動靜,不請示下林天虎嗎?”

陳平一臉平靜的問道。

侯春雷微微一愣,掃了陳平一眼之後,猶豫了片刻,而後對著手下道:“看好他們,一個不準放走了,我去過虎爺打電話。”

侯春雷說完,直接掏出手機走了出去!

見侯春雷去請示林天虎了,崔致遠他們嚇得更是直翻白眼了,要知道林天虎在洪城的名聲很不好,那可是殺人如麻,心狠手辣的主!

如果真驚動了林天虎,他們這幫人怕是一個也活不了,到時候非但活不了,而且還會被折磨到死的!

“陳平,你麻痹的,這下我們都要死了,一個也彆想活,你還要把虎爺招來,我們全都完了……”

崔致遠見侯春雷去給林天虎打電話了,於是瞪著雙眼對著陳平破口大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