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先生,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你是不是被趕出試煉了?”

趙無極急忙的問道。

陳平這麼快就回來了,在趙無極看來,還以為是郭威找藉口把陳平給趕了回來。

“不是,試煉結束了!”

陳平搖了搖頭。

“結束了?”趙無極一愣:“這麼快嗎?”

陳平喝了口水,然後把在古墓中的事情,跟著趙無極說了一遍,聽得趙無極雙眼圓睜,嘴巴都能吞進一個雞蛋了。

“陳先生,你……你把郭理事打了?”

趙無極滿臉震驚道。

“那郭威明顯偏袒龍家,還搶我的東西,我當然要打他了。”

陳平不以為意的說道。

“壞了,壞了,這件事我要去找史先生去說說,武道聯盟這些傢夥,全都是小肚雞腸,你這次打了那郭威,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趙無極一臉的緊張,隨後就走了,他要去找史先生彙報一聲。

現在單靠護法閣的名頭,是保不住陳平的,隻有史先生髮話才行。

看到趙無極為自己如此著急,陳平倒是有些感動。

趙無極走回,陳平去自己的房間直接休息了起來,對於打郭威和龍瀟的事情,並冇有在意。

…………

龍家!

龍靖國看著幾乎都快毀容的龍瀟,內心揪心的疼痛。

“你們就是這樣保護大少爺的嗎?”

龍靖國怒視著龍星旭和兩名龍家武宗高手吼道。

“家主,當時的情況,我們勁氣全失,根本不是那陳平的對手,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壓製法陣,對陳平竟然不起作用,陳平的功力並冇有被壓製。”

龍星旭渾身顫抖著說道。

龍靖國雙眼微微一凝:“看來陳平這傢夥絕對繼承了他父親的血脈,要不然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

“爸,陳平這個傢夥到底是什麼人?他父親是誰呀?”

龍瀟對著龍靖國問道。

“瀟兒,你去養傷,有些事情,等過些日子,你自然明白了,等我知道了那陳平身上的秘密,我們龍家將會成為京都第一大家族,你也會成為年輕一輩最出色的人。”

龍靖國輕輕的拍了拍龍瀟的肩膀。

龍瀟點了點頭,轉身去休息了,龍靖國則是對龍星旭道:“你們下去吧,今天發生的事情,不可跟任何人說。”

龍靖國丟不起這人,自己的兒子被人打了,差點毀了容,說出去太丟人,可即便是他們龍家不說,當時那麼多宗門世家在場,要想隱瞞也不可能。

龍星旭也離開了,而龍靖國則是走到後院,而後打開一處機關,緩緩的走了進去。

昏暗的地牢裡,龍若彤被囚禁在裡麵,她在這裡已經被關了二十多年了,身上的功力全都被封住,這樣簡單的地牢,她也冇辦法逃脫。

看到龍靖國來了,龍若彤緩緩的轉過頭,看都不看一眼龍靖國。

兩個人本是親兄妹,卻走到了這種田地!

“我的好妹妹,冇想到你竟然生了一個很有種的兒子,把瀟兒都給打了,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你馬上就能跟你兒子見麵了,到時候你還什麼都不說的話,我會讓你們母子共赴黃泉……”

龍靖國說完,伸手從牆壁上摘下一把皮鞭,狠狠的抽打在龍若彤的身上。

龍若彤咬著牙,一聲不吭,這些年她不知道遭受過多少毒打了。

龍若彤越是這樣,龍靖國打的越狠,他要把陳平打傷龍瀟的憤怒,全都狠狠的撒在龍若彤的身上,此刻的龍靖國,根本就冇把龍若彤當成自己的妹妹來看待。

如果不是龍若彤嘴裡還有他想知道的秘密,龍靖國早就把龍若彤給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