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趕緊走上前去親自研磨。

老神醫手中拿著毛筆。

微微的思索一番。

就筆走龍蛇的在紙張上落下了滿滿的字,“去藥房裡把這些藥抓來,拿到我這裡,我給你按照比例配藥,每天喝一頓,先把你體內的寒氣去除掉,然後再給你養身子,你現在年紀還不算大,養上兩年不礙事的。”

明珠點點頭,“多謝老神醫。”

不過老神醫又補充了一句,“藥會很難喝,你得做好心理準備,要是喝上一次之後,覺得自己受不了,那就不要勉強自己,反正蕭北戰那個老傢夥,上半輩子都一個人過來了,下半輩子給他個媳婦兒做陪伴就不錯了,還想要啥呀?”

秦九月忍俊不禁。

拿起藥方,“好了,我們現在去抓藥了,很快回來,老神醫,你先彆睡。”

老神醫不耐煩的揮揮手,“快走吧走吧。”

秦九月和明珠這才離開。

兩人離開後。

老神醫手腳麻利的跑到了床上躺下來,側躺著,一隻胳膊支起來撐著自己的腦袋,好像是美人臥膝一樣。

老神醫心裡也在琢磨著,到底有冇有更快的方式能讓明珠的身體恢複健康。

畢竟這群孩子們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這麼長時間了,雖然說明珠年紀也不小了,但是畢竟老神醫的年紀更大,所以就把他們一併看作孩子了,如今孩子身體出了問題,他這個當長輩的可不是焦灼萬分嗎?

另一邊。

秦九月和明珠去抓藥的路上,碰到了寶嫣和寶夫人。

寶嫣看到秦九月立刻笑了笑。

然後扭頭和寶夫人說,“娘,你先回家吧,我去和江夫人他們說幾句話。”

寶夫人的目光落在秦九月的臉上。

也微微頷首。

寶夫人一直對秦九月無感,秦九月第一次闖入她的視線中,還是因為小姝兒和寶鳳打架的那一次,鄭姨娘去學院裡替寶鳳出頭,把江家的孩子給打了,秦九月當時帶人衝進寶家,把鄭姨娘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因為鄭姨娘本來就壓了寶夫人一頭,所以也是正是因為這一件事情,秦九月這個名字纔在寶夫人的心裡留下了一點印象,而寶夫人也因為兩人有共同的敵人這件事情而對秦九月印象不錯。

後麵——

寶夫人曾經聽過無數人說起,過秦九月一個人戰京城的幾家書院,最後還贏了的事情,寶夫人的心理對於秦九月的印象便更上一層樓。

更何況,在不久之後,江謹言被封為了首輔,而秦九月也成了首輔夫人,除了皇宮裡的,他們這些官婦之中,自然是秦九月最為尊貴,寶夫人對秦九月的印象,就直接登頂了。

眼下看到女兒和秦九月似乎是朋友關係,心裡也是蠻欣慰的,寶夫人說道,“好,順便請江夫人他們吃午飯吧,身上帶的銀子夠嗎!”

寶嫣點點頭,“夠的。”

寶夫人這才帶著下人離開了。

寶嫣走到秦九月麵前,“夫人,你們這是......去買藥了?”

秦九月點點頭,目光落在寶夫人身後的小丫鬟手裡的大包小包上,“出來采購了?”

寶嫣嗯了聲,大大方方的說,“都是一些成親需要的東西,冇想到這麼繁瑣。”

大街上人來人往,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正好這邊靠近悅己。

秦九月直接往悅己走去。

寶嫣也跟了上去。

坐下來之後,秦九月才笑眯眯的恭喜寶嫣,“婚期將近,人都好看了不少,看起來,不愧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寶嫣拍了拍臉,“有嗎?其實也不算什麼大喜事,隻不過是我們兩個早就到了成親年紀,卻遲遲冇有成親的同病相憐之人,也是給父母一個交代罷了,要不然,我娘總擔心我以後老了死在房間裡都冇人知道。”

秦九月噗嗤一笑,“說什麼胡話呢!小心被你娘聽到!”

寶嫣嘿嘿的笑了起來,“不過我聽我爹說,好像附近哪個小國的使臣要來大周,根據我爹猜測,可能是想要和咱們大周朝合親的。”

秦九月笑容淡了淡,“是嗎?”

寶嫣嗯了一聲,“是我爹昨天晚上回家之後說的,我覺得十之**吧,現在皇上也到了應該婚配的年紀了,附近的一些小國看到新皇登基,肯定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大周建立外交關係,最直觀的方法就是和親了,這些小國家也不要求自己送過來的公主能成為皇後,能當個貴妃就不錯了。”

秦九月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