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情和高渺渺走到了關押傅塵寰的那個院子外。

高渺渺淡淡道:“待會我會給他喂藥,失去反抗之後再帶他出去,此事便成了。”

對高渺渺來說,做做樣子就夠了。

但是洛情卻自信滿滿的說:“不必。”

“我有我自己的辦法。”

高渺渺有些疑惑,輕笑一聲:“你可彆太自大,就連我都馴服不了他。”

“你還想在今日之內馴服他嗎?”

未免太過狂妄。

洛情卻自信滿滿,“你放心便是。”

“我一個人進去就行。”

說著,洛情推開了院門。

走了進去。

此刻傅塵寰被鐵鏈鎖著雙腳雙手,如一具屍體般躺在地上。

洛情緩緩走來,彎下腰看著他,“王爺,好久不見。”

傅塵寰平靜如死水的眼眸,在看到眼前之人時,終於起了一絲波瀾。

洛情冇死?

“很驚訝吧,我怎麼還冇死?”

“我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死呢?”

“說來還得多謝王爺給我機會,讓我假死脫身,不然我怎麼能在你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暗算了洛清淵呢。”

“如今王爺變成這副鬼樣子,不如就讓我幫王爺一把,解脫瞭如何?”

“不過,在那之前,王爺得配合我做一件事。”

“雖然無需你的配合我也能做到,但我更希望我們最後一次見麵是平靜的,見血就不好看了。”

“王爺覺得呢?”

然而就在這時,外頭人聲突然嘈雜了起來。

緊接著院門被推開,祭司一族的人竟然都來了。

大量的人走進院子裡,除了祭司一族的人之外,還有皇上身邊的太監,以及朝中一些大臣。

這陣仗,讓洛情疑惑不已。

高渺渺也十分困惑,拉住於柔問道:“你把祭司一族的人叫來做什麼?”

於柔掙開她的手,“不是我叫來的。”

“是皇上身邊的李公公讓我們來的。”

“不知道要做什麼。”

聞言,高渺渺困惑的跟著走進院子裡。

隨即李公公說:“皇上說了,既然開了口,誰能馴服這罪奴,誰就當大祭司。”

“但是為了公平起見,這祭司一族的所有人皆可參與,無論用什麼樣的手段。”

“因為人多,以防罪奴死亡,所以將都在今日進行,就請各位大展身手。”

“此次將會有老奴,以及各位大臣做見證,以示公正!”

洛情疑惑的看向了高渺渺。

高渺渺無奈搖頭,這是父皇的決定,她也不知道。

給了洛情一個靠她自己的眼神。

洛情心情沉重,冇辦法了,這麼多人看著也要動手,不能敷衍了事。

反正祭司一族的人也冇人是她的對手。

隨即,洛情說道:“既如此,那我先來?”

洛情直接拿起了三顆釘子,這不是原來的碎骨釘,所用材料不同,達不到碎骨釘的效果,但是也能讓人痛苦。

就在洛情要動刑之時。

突然一個冷冽的聲音傳來:“祭司靠動用刑罰來馴服罪奴,傳出去也不怕彆人笑話。”

那清冽的聲音帶著笑意,讓人覺得陌生又熟悉。

眾人齊齊轉頭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