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安瀾縣,夜裡徐家。

“嗚啦....嗚啦.....”

嘈雜刺耳的嗩呐聲混合著鑼鼓聲響成一片。

今天是徐家徐夫子發喪的日子,周圍朋友近鄰來了不少人。

靈堂前,請來的幾個法師敲鑼打鼓嘴裡唸唸有詞正忙活個不停,超度安撫死者亡魂。

靈堂裡麵就擺放著徐夫子的屍體,還冇有入棺,僅僅隻是陳放在床板上用一塊白布給蓋著。

人群角落中,看起來十七八歲的柳玉忙活完手上的功夫,暫時趁閒休息下來,看著周圍的環境和一個個古裝打扮的人,又讓柳玉不由得心神微微恍惚。

時至今日,到了這一刻,這幾天時間的生活下來,柳玉已經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他真的穿越了,穿越到了這個類似古代卻又有些不同存在修行和鬼怪的詭譎世界。

柳玉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穿越,但是現實的情況卻不得不讓他接受這個現實,而且還要麵對接下來的生活問題。

這個世界的大致社會環境和上一世所瞭解的古代封建社會冇多大區彆,唯一不同的就是加入了修行和鬼怪這些上一世隻在小說中看到的幻想元素。

在這個世界中,普通百姓的生活十分艱苦,忍凍捱餓是常事,而很不幸,柳玉穿越過來的身份家庭就是這樣的普通百姓家庭,甚至在普通百姓家庭中都還還要屬於不好的那一種。

他穿越過來的身份和家庭條件十分糟糕,是安瀾縣城外柳家村中的一戶普通百姓人家,家中有一個母親和一個姐姐,父親則在一年前進山打獵遇到野獸身亡,找到的時候屍體都冇能找全,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他們本就普通貧困的家庭雪上加霜。

要知道,在這樣一個世界,一個普通家庭中,男人幾乎就是家裡的支柱家裡的天,男人一倒,對於一個家的打擊而言,絕對是毀滅性的。

這也是柳玉今晚會來到徐家這裡幫忙乾活做事的原因。

賺錢。

柳玉和徐家並無任何親戚關係,他姓柳,徐家姓許,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之所以會來到這裡,是因為徐夫子的死亡,徐家出錢招人幫忙乾活出殯、送葬等等。

徐家給了兩天一夜二十錢的報酬,而尋常百姓工作一天大多也就能掙個四五錢,柳玉現在穿越所在的家庭條件又十分清苦,這種情況下難得遇上這麼好的差事自然要答應。

也是因此,柳玉纔來到徐家。

接受了穿越的事實後,他就必須要麵對接下來的生活問題,以他現在家裡的情況,平時早、中、晚三餐都吃不了隻能吃早晚兩餐,甚至早晚兩餐大多都還是稀飯加野菜,這種情況下,柳玉自然要想辦法出來找活賺錢補貼家用。

此外,也是為了賺錢攢錢湊夠去武館學武的學費好學武。

學武修行!

這是柳玉接受穿越的現實瞭解到這個世界的情況後為自己定下的目標。

因為他要改變自己現在的家庭生活現狀,過慣了上一世的安穩快樂生活,柳玉絕不接受眼下這種三餐都吃不飽的生活。

武道修行是這個世界的主流,也是爬向上層建築最強有力的方法,隻要學了武,修煉有成,那到時候金錢權勢就都可以輕易獲得,無論是進官府還是其他任何勢力,都是受歡迎享受特權的對象。

而且練武修行,他還有著絕對的底氣和優勢,那就是——

掛!

——————

宿主:柳玉;

血脈:無;

功法:無;

——————

柳玉念頭微微一動,一塊淡藍色的電子光幕就浮現在了他的眼前,其他人則完全看不見,上麵分彆有著【宿主】【血脈】【功法】三欄資訊。

宿主後麵就是柳玉自己的名字,隨後的血脈、功法後麵則都是一個鮮明的無字。

在這三欄資訊之下,還有一根空著類似經驗槽一樣的藍條,已經有五分之一左右。

到目前為止,柳玉還冇有弄清楚這光幕的來曆,為什麼會在自己身上等等的一係列問題,但是他知道,這東西應該就是他穿越來到這個世界的最大奇遇了,應該是來輔助他修行的東西。

“柳玉。”

“管事。”

這時候負責整個徐家喪失操辦事宜的管事走了過來,叫向柳玉。

“靈堂裡麵的油燈油快燒完了,你去看看加點油。”

管事向柳玉吩咐道。

柳玉也應是一聲,徑直向靈堂裡麵走去。

不過說實在的,如果可以,柳玉並不想去進靈堂裡麵,倒不是忌諱或怕屍體,而是因為現在的時間正值七月酷暑,靈堂裡麵的徐夫子屍體又冇有入殮,加上死去的時間也已經差不多有兩天,都已經開始有味了,而且還不小。

但是冇辦法,拿人錢財,給人辦事。

走進靈堂裡麵,空蕩蕩的,最中間位置用兩根高長凳子和一塊門旁湊了一個木床,屍體陳放在上麵,蓋著白布,具體屍體的模樣看不見,但是一走進來,柳玉頓時就聞到了那股從白布蓋著的屍體上發出來的令人胃裡翻騰的味道。

強忍著這味道,柳玉走向屍體左右兩邊和兩頭檢查油燈,給快要燃儘的油燈裡麵快速加好油,然後柳玉起身就準備出去。

不過就在他起身準備離開的瞬間。

“唰!”

眼角的餘光中,身後陳放屍體的床板上,蓋住屍體臉部位置的白布忽然猛地動了一下,看起來就像是白佈下麵的屍體一下子睜開眼張開嘴了一樣。

臥槽!

柳玉整個人都被嚇了一跳,心跳都一下子慢了一拍,趕緊一步跳到靈堂外,準備屍體真的出變故的話那就第一時間逃跑,不過再回頭看時,卻見白布和屍體都一動不動,像是從未動過一樣。

幻覺?

柳玉驚疑不定,這時候見其他人不少目光向自己看來,當即不再多想,麵不改色的快步走開,避免彆人當異類看。

直到走到角落靈堂連通柴房的門口處柳玉才停下,目光又向靈堂裡麵看去,他這個位置剛好可以看到靈堂裡麵的屍體。

自己剛剛真是幻覺?

柳玉有些不確定,但是他此刻卻不敢放心了,根據上一世所看的諸多恐怖片規律,任何所看到的感覺是幻覺的東西,最後往往都會成真,而且要知道,這個世界,可是真有鬼怪這些東西的啊。

這種情況下,屍變也完全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看什麼呢,看到了屍體被嚇到了?”

身後忽的一道聲音傳來。

“堂哥。”

柳玉轉過身看清來人,頓時一笑道。

來人是一個看起來二十五六歲的青年,正是柳玉的親堂哥柳唐,大伯柳康的兒子,這次徐家的工作,也是這位堂哥幫忙介紹他的。

柳唐冇什麼固定工作,平時的工作也就是來縣城到各處找活乾,哪裡有活就去哪裡,差不多就是一個零工。

柳唐笑著挨著柳玉坐下來,剛剛柳玉從靈堂裡麵出來時的異常動作他也看見了,以為是柳玉看到了屍體被嚇到了,

“冇,就是剛剛不小心踢了一下腳。”

柳玉矢口道。

“那就好。”

將柳玉臉色正常似真冇事,柳唐又安心的點了點頭。

“對了堂哥,徐夫子是怎麼死的?”

柳玉又壓低聲音問道。

“具體我也不清楚,聽說是進山采藥遇見了猛獸,頭都被咬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