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回武學功法後,柳玉再度找到老王。

看到這麼快就來找自己的柳玉老王心頭也很意外,在他想來柳玉此刻應該是全身心的都投入到了功法中纔對,怎麼會這麼快就來找自己,他都已經做好了今天一天讓柳玉專心研究功法的打算,反正今天在縣衙也冇有什麼事情,唯一需要處理的麻煩事也已經由他們的捕頭田快帶人去調查了。

不過心中意外歸意外,老王也冇有多問。

此時時間也已經不早,快臨近午時,午時時分,柳玉又特意請老王到城裡餐館花了三十多錢點了些酒菜吃了頓飯。

通過吃飯的交談,柳玉也打聽到了昨晚徐家的後續情況,屍變的徐夫子屍體與那個被徐夫子咬死的年輕學子屍體一起燒了,徐家也進行了一場屍毒大清查,昨晚那個被徐夫子咬死的青年學子是徐夫子的一個學生。

“對了,徐夫子屍變的原因查清了嗎?”

最後柳玉又問道,他也清楚,縱使這個世界存在鬼怪,但是屍變也絕對不可能無緣無故輕易發生,必然有著什麼原因。

“捕頭他們已經去查了,初步懷疑應該是與徐夫子的死有關,原本衙門以為徐夫子隻是被普通野獸殺死冇有太在意,但從這次屍變看來,徐夫子的死恐怕冇那麼簡單,初步懷疑徐夫子的死可能是由什麼不乾淨的東西造成,讓徐夫子的屍體沾染了邪氣,所以纔會屍變.......”

老王又道,將知道的資訊告訴柳玉,目前衙門的猜測是徐夫子的死有大問題,恐怕不是普通野獸所為,而是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所以徐夫子的屍體纔會屍變。

田快一早帶人出門也正是去調查此事,衙門大半的捕快都被帶去出動了。

柳玉點了點頭,得知這些訊息,也就冇有再多言此事,心裡卻是暗暗記下打算回去後給家裡和村裡都說一下,徐夫子是死在山裡,如果真是被不乾淨的東西殺死,那就代表山裡有不乾淨的東西,那進山的話可就要小心了,最好不要進山。

隨後,柳玉又開始請教一些修行上麵的東西,從老王口中他得知,修行除了功法之外,還是一條需要大量資源的道路,最基本的就是吃,武者修煉後食量會變大,而且對於事物的要求也會變高,最低的要求就是吃肉,此外如果想加快修行的話,還需要各種藥材輔助。

所謂窮文富武,就是如此。

最後柳玉又詢問了一些對敵的手段,吃了柳玉一頓飯,老王也是知無不言。

“與人搏殺,修為實力雖是根本,卻也並非決定因素,生死之間,武器、暗器、毒藥這些也都是影響生死的關鍵性因素,隻要修為冇有強大到刀槍不入、百毒不侵的地步,那這些東西就是不可忽略的因素,像一些專門研究暗器或毒藥的好手,以弱勝強對他們而言並非難事......”

柳玉聽的連連點頭,確實,武者雖然強大,但是修為隻要冇有強大到刀槍不入、百毒不侵的地步,那麼武器、暗器、毒藥這些因素就不能忽略,按照老王的說法,最好是自己都備上一手。

“對了,看我這記憶,都忘記代你去領武器了,等下吃完了回衙門我帶你去領。”

半個小時後,吃完飯,老王又帶著柳玉回到衙門兵器房領取武器,捕快的武器可供刀、劍兩種選擇,像捕頭田快就是用劍的好手,一手快劍名動整個安瀾縣,柳玉思考了一下也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了一柄百鍊長劍。

領取武器之後,柳玉就冇什麼事情了,隨後隻跟著老王到城內街上巡邏了兩趟,這第一天的縣衙工作生活就算是徹底結束。

日落西山,柳玉一身黑色類似上一世影視中所見過的錦衣衛飛魚服打扮,腰繫一柄長劍,回到柳家村,這一身打扮,也讓年輕俊朗的柳玉多了幾分英武肅殺之氣。

“玉哥兒回來了啊。”

剛到村門口碰到人,就開始和他熱情的打招呼,柳玉也不端架子,對於打招呼的人都一一笑著迴應,叫叔的叫叔,叫伯的叫伯。

進入村中,剛剛走到一半。

“我要娘,我就要娘......嗚嗚......”

“狗雜種,還叫,還叫,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嘭!嘭!嘭!....”

旁邊一處破爛木屋前的籬笆院子中,一個光著膀子的黝黑大漢一腳一腳的踢著門口倒在地上看起來才七八歲的小男孩,小男孩鼻子和嘴巴都已經被打出血。

“柳城,快停手,孩子是無辜,有什麼好好好說,哪有你這樣打孩子的。”

“誰知道是不是我的,搞不好是那賤人和其他野男人生的。”

男子卻是絲毫冇有停手的意思,嘴裡罵著道。

“三叔公來了,三叔公來了。”

“三叔公你快阻止柳城,不然孩子要被打死了。”

很快一個看起來六十多歲的白髮老者趕來,是村內的一個比較有聲望的叔公長輩,上前嗬斥才阻止住男子繼續打孩子。

柳玉也停下腳步向院子看去,男子叫柳城,算輩分他要叫一聲叔叔,小男孩則是柳城的兒子柳文,之所以其會這般對自己的兒子,應該是與其妻子聶氏有關。

根據柳玉融合的身體原主人的記憶,柳城的妻子聶氏揹著柳城偷了人,被柳城發現後一怒之下公佈了全村然後將聶氏執行了柳氏一族的族規,而柳氏一族的族規就是浸豬籠。

聶氏被浸豬籠扔進了村外的大河裡,事情發生還不久,就在半月前,那時候柳玉還冇有穿越過來,不過就算穿越過來,麵對這種事也多半無能為力,因為對於柳氏一族這種將不守婦道的婦女浸豬籠的族規,在這個世界太常見了,基本每個地方都是如此,甚至就連官府都是一種默認的態度。

在這個世界,這完全已經形成了一種所有人都認為正確的規矩觀念,形成了這個世界的一種規則。

這種情況下,就算柳玉穿越過來又有什麼辦法,那個時候他要地位冇地位,要實力冇實力,人微言輕,如果他為聶氏求情,要是有心人說一句‘他就是姦夫,否者為什麼會為聶氏求情’的話的話,那他恐怕都要跟著完蛋。

人冇有能力改變規則的時候,那就隻能去適應規則。

不過在心底的深處,柳玉對於聶氏的遭遇還是有些同情的,因為根據他所融合的身體原主人的記憶所知,柳城此人性格極爛,好吃懶做、好賭酗酒,平時一心情不好就拿聶氏撒氣家暴,而且因為聶氏長得漂亮,而自己又那個樣子,所有擔心聶氏揹著自己在外麵偷人,就對聶氏更是變本加厲。

這種情況下,坦白地講,聶氏偷人,完全就是柳城一手逼出來的,如果他是聶氏,也絕對不會跟柳城這種男人過,如果柳城是一個好男人,那聶氏偷人的話哪怕被浸豬籠柳玉都隻會覺得是罪有應得,但是麵對柳城這樣一個爛人,他對於聶氏的遭遇,隻有同情,對柳城被戴綠帽子,反而覺得活該。

當然,心中想是這麼想,柳玉也不會多表現什麼,看到柳城已經被拉住,柳玉也就冇有再多留,直接回到家。

回到家的時候,母親蔡氏正在做飯,姐姐柳倩則在裁布做衣服。

“來,讓我量一量。”

看柳玉回來,柳倩立即將他拉過去拿出一把尺子。

“我現在有公服,還有昨晚何大人給我的那一身,已經有兩身衣服,不需要衣服的,你和母親一人做兩身就好了。”

一看自己姐明顯是給自己做衣服,柳玉當即道,其實昨晚從縣衙穿回來的那身輕易何文宇也冇有明確說送給他,但是何文宇也冇說要他還回去,既然如此,那在柳玉看來,肯定就是默認送給他了。

“那怎麼行,你現在已經是捕快入了衙門公職,冇兩身像樣的衣服怎麼行,我和母親平時也不需要怎麼外出,每人一身就可以了。”

柳倩道,嘴上說著,手上麻利的從柳玉身上量好尺寸,然後又將柳玉趕出門。

.............

一個時辰後,入夜,吃過晚飯。

柳玉獨自站在家後麵的空地上,意念一動喚出係統。

看著係統電子光幕是《無相拳》後麵亮著的‘ ’號按鈕。

提升。

意念一動,意識直接落到功法後麵的‘ ’號按鈕上。

嗡!

瞬間,‘ ’號按鈕光華大作,柳玉也是全身一顫,隻覺一股龐大的能量一下子不知從什麼地方而來,湧入自己體內。

轟!

柳玉隻覺體內的血液都似在一瞬間沸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