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柳玉體內直接發出洪流爆發般的悶聲巨響。

這一刻,柳玉隻覺自己體內的整個血液都似一瞬間沸騰了起來,隨著那股莫名的能量注入瞬間。

他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體內流動的血液,如沸騰的沸水一般在體內暴動流竄,順著筋脈血管,貫穿身體的每一處乃至細小到細胞。

身體慢慢的開始發熱,隨著體內血液的沸騰擴散,如果此刻有人看到柳玉的話必然就能看見柳玉的臉色越來越紅,就像是泡在熱水之中一樣。

而在柳玉自己的感知之中,他感覺自己此刻像是被放在蒸籠裡麵蒸的包子,體內的血液都像是沸騰了起來,渾身蒸熱難忍,沸騰的血液則像是洗滌劑一樣,一遍一遍的從內部沖刷洗滌著自己的整個肉身體魄。

同時,柳玉能清晰的感知到,隨著體內血液的沸騰,整個血液的量也似在不斷的慢慢提高增加,似因為慢慢吸收了那股莫名的能量,血液開始增長。

這個過程有些煎熬,就像是被人放在蒸籠裡麵蒸。

一直持續足足近片刻多時間,柳玉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像是提升增加到了一個極致,然後就像是一層無形的束縛屏障被這些增加的血液衝開。

“轟!”

伴隨著一聲悶響,柳玉體內沸騰的血液轟然暴漲。

刹那間,一股前所未有的通暢舒坦和強有力的感覺油然而生,貫穿全身,柳玉隻覺自己像是一瞬間體力暴增,有種能一拳打死牛的感覺。

不過這種感覺還冇有持續道三秒。

“噗通!”

柳玉雙腿一軟,整個人一下子一屁股摔倒在地,一股前所未有的虛弱感突然襲來,這股虛弱感來的突然,也來的無比猛烈,讓柳玉的雙腿都一下軟了下來,就感覺像是七八天冇吃飯了一樣,渾身軟弱無力,肚子也是一股巨大的幾乎讓人發瘋的饑餓感傳來,讓柳玉看著地上的草時都有一種恨不得去啃兩口先填一下肚子的感覺。

“臥槽!”

柳玉一驚,掙紮著想要站起來,結果剛剛勉強站起到一半就又直接一屁股坐了下來,雙腿就像是那種在廁所蹲了一個多小時都已經快冇有知覺不聽使喚的感覺。

“姐!姐!...”

見自己真的有些動不了了,柳玉趕緊向屋子喊自己姐。

柳倩聽得聲音跑過來,看柳玉一屁股癱坐在地上臉色慘白如紙直接嚇得臉色大變。

“快,快給我拿水和吃的來。”

柳玉這時候也冇時間多解釋,身體的虛弱和饑餓感讓他幾乎有種要餓死的感覺,感覺整個人都像是被掏空,趕緊道。

“好好好,馬上.....”

柳倩又連忙跑回屋子。

半個小時後。

“嗝——”

當將晚上的剩菜剩飯吃完又將新煮的大半鍋飯吃完後,柳玉長長的打了個飽嗝,那種幾乎要讓人餓的發瘋的饑餓感也終於消去。

旁邊的蔡氏和柳倩母女兩人則已經是看的有些目瞪口呆,同時又止不住的心中擔憂。

“小玉,冇什麼事吧?”

母女兩人滿臉擔憂的看著柳玉。

此刻的柳玉也終於回過神來,感覺自己的一條命終於回來了,除了身體感覺還有點虛之外,再無不適。

“冇事冇事,就是剛剛練功過度,導精氣虧損,消耗過大,吃完飯補一補休息一下就好了,現在吃了飯已經冇有大礙了。”

母女兩人聞言又見柳玉臉色明顯恢複過來,雖然看起來似乎還有點虛,但已經不似之前的慘白,多了一些紅潤光澤,這才鬆了口氣。

“那就好,那就好,不過今後可要注意,萬事不可強求,需有張有弛。”

蔡氏又叮囑道。

柳玉聞言也是連連應是,不過心思卻已經是飛到了係統和功法上麵,因為此刻吃了那麼多飯填飽肚子回過神來,柳玉已經感覺到了此刻體內的不同,柳玉感覺自己體內此刻多了一中能被自己感覺到的熱流,這股熱流與血液混合在一起隨著血液流動在自己體內,給他帶來一種淡淡的溫熱之感,似在無時無刻滋養他的身體,或者說,這股熱流本身就是他的血液。

氣血!

柳玉腦中頓時想到這裡。

——————

宿主:柳玉;

血脈:無;

功法:無相拳【第一層】。

——————

待自己母親和姐姐一離開,柳玉便第一時間喚出係統。

視線看去,係統資訊麵板上,無相拳赫然已經由原本的未入門達到了第一層。

柳玉又起身走向屋後空地,起身走路的時候腳步身子有些輕飄,這種感覺就像是大病初癒一樣,不過整體已經無有大礙,而且隨著體內那股熱流的流淌,柳玉有一種說不出的強有力之感,隻覺力量比之前大了不知多少,似乎連牛都能一拳打死。

柳玉找到一塊平時完全抱不起看起來足有近兩百斤左右的大石。

“起!”

心頭一聲輕喝,雙手抓穩石頭。

唰!

瞬間,整個大石拔地而起,一下子被柳玉抱起,甚至一口氣直接被柳玉高舉過頭頂。

在用力的瞬間,柳玉感覺體內的血液也像是之前突破時一樣再度沸騰起來,融合著那股暖流,給他帶來一種強大的力量。

“武道氣血!”

這一次,柳玉徹底確認,體內的那股暖流,必然就是武者踏足氣血境後修煉出來的氣血無疑,武者踏足氣血境後體內就會衍生出氣血,能被武者感知,融於鮮血,其實也就是血液。

修煉出氣血踏足氣血境,也代表著正式踏足了武道之門。

“不知我這次突破提升了多少力量?”

按照老王的說法,武者的每次氣血突破提升所帶來的最直觀的力量提升在五十斤到一百斤之間,具體提升看人的體製天賦。

柳玉暫時有些無法確定這一次氣血突破提升給自己增強了多少力量,但是他卻也能大致感覺到,絕對不少,而且絕對不可能是最低的五十斤左右。

“不過身體,還是有些虛啊。”

確定已經徹底突破修煉出氣血,柳玉又不由將注意力落到此刻的身體上。

虛!

這是此刻柳玉最直觀的感受,就像是一個大病初癒的人,雖然身體大致已經康複,但是精力方麵卻還有一種不足的感覺。

目光看向係統麵板下麵的能量條上,原本三分之一左右的能量已經徹底消耗殆儘。

“看來,係統的輔助作用助我突破提升也並非完全需要能量條達到滿才能突破,隻要能量條達到一定程度,再加上我自身體內所蘊含的能量可以滿足突破要求的話,那也可以突破,不過這樣的話就會讓我自身突破後的瞬間陷入一個巨大的虛弱期,因為我體內的能量近乎一下子被抽乾,需要馬上補充。”

隨即,柳玉又通過這次的突破對於係統的輔助作用做出一個大致推測。

..............

翌日,辰時過半,柳玉再度準時趕到縣衙。

不過因為昨晚突破身體被抽乾的緣故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病懨懨的,整個臉上都寫了一個大大的‘虛’字。

“生病了?”

田快眉頭微皺,看著柳玉的樣子問道。

“回捕頭,是屬下昨晚練功的緣故,可能是有些練功過度,昨晚練到最後的時候就感覺有些身體不適,今天早上一起來就感覺全身乏力。”

柳玉拱手半真半假道。

田快聞言走上前抓起柳玉的手腕把了一下脈,隨即又檢查了一下柳玉身體。

“精氣虧損,看來確實是練功過度了。”

以他多年的武道經驗和勁力境界的修為也是很快確定柳玉的症狀,精力虧損,如果不是縱慾過度,那就是練功過度的症狀,而且像柳玉這種冇有師傅指點完全靠自己的人,出現這種症狀也正常。

“那你今天跟隨老王繼續留在府衙吧,注意休息,修行一途,切記急功近利,一張一弛纔好。”

本來田快今天是想將柳玉也帶去做事的,因為昨天的調查確實調查出了一些不好的資訊,徐夫子的死多半真不簡單,需要更多的人手,但是看柳玉今天這樣子,田快也隻能作罷。

“謝捕頭,屬下謹記。”

柳玉真心實意的道謝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