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你這看起來有些虛啊。”

衙門捕快又隻剩下老王和柳玉兩人,看著柳玉一臉虛的模樣,老王開口打趣道。

經過昨天一天的相處,兩人也差不多都混熟了,柳玉聞言也不在意,請教道。

“王哥可有法子?”

“好說,虎鞭泡酒,精力無窮。”

當然,這隻是玩笑話,真正的法子是老王給的一個補身藥方。

“按照這個法子去藥鋪抓點藥每天早晚服用,兩三天應該就能好了。”

“多謝王哥。”

柳玉道謝接過方子。

“另外,修行一途,努力是好事,但也如捕頭剛剛說的,切記急功近利,一張一弛才行,此外,練功修行,難免會對身體產生一些損傷,如果有財力的話,我建議你平時修煉結束後再泡一泡一些活血化瘀,滋身補氣的藥浴。”

看著柳玉真誠的麵容,老王看的出來柳玉的感謝是發自真心,而非表麵功法,當即又開口告誡建議道。

柳玉也知道老王是好意,感謝的應下,如果可以的話,他也想弄些藥浴泡一泡,再弄些大補的東西藥材吃一次,但是關鍵是冇錢啊,他現在身上已經隻剩下三百錢多一點,這點錢隻用來平時吃用的話或許還能用一段時間,但是真要用來買藥材的話,那完全就不夠看。

不過自己現在的精氣虧損卻要補一補儘快恢複過來,不然整天一副病懨懨虛虛的樣子,那可不太好,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

縣衙的生活很平靜,因為安瀾縣的整體治安十分不錯,所以冇有外出的情況下,一天的時間基本就是在冇有什麼事情的情況下過去了,柳玉感覺自己就像是混日子一樣,不過這種混日子的生活,他還是很願意的,隻要縣衙不剋扣他的俸祿,他願意一直就這麼每天上班打卡然後坐等下班混日子下去。

柳玉又跟著老王在縣衙混過了一天,下班之後第一時間去到城裡藥鋪,按照老王的反之抓了一副藥,一天兩餐的,直接花去了五十錢。

買完藥,柳玉身上的三百多錢下降成了兩百多。

“不行,還是得找個法子賺錢。”

柳玉意識到,自己還是需要去想辦法賺錢,捕快的俸祿雖然不錯,一個月五百錢,對於一般普通人而言無疑是高收入,足以讓家庭生活步入小康水平,但是對於他這種還要練武的人而言,那就完全不夠看了啊。

自己這還隻是隨便買了一副補精氣的藥就去了五十錢,如果自己後麵還想弄藥浴之類的助於修行的資源的話,那錢財還不得成無底洞。

但是要怎麼做才能賺大錢來錢快?

柳玉仔細思考了一些,但是一時也冇有想到什麼好法子,有想到的也都在官府的刑法裡麵。

日落時分,柳玉穿著工服回到家,此時家中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都已經把飯菜弄好。

一家人吃過晚飯,柳玉又將藥熬一半服下。

不得不說,老王這方子還真不錯,服用下去僅僅隻是片刻時間,柳玉就明顯感覺自己的精力狀態好轉,雖然還冇有完全恢複,但也好了一大截,而且他發現,就連繫統麵板上的能量條都得到了一個明顯的提升,將能量條提升到了十分之一左右。

隨後,柳玉又開始到家後麵的空地修煉,不過這次修煉出了無相拳之外,還有劍。

武者搏殺,除非是修為強大到了刀槍不入的地步,否者武器就是避不開的威脅,同樣用得好也是武者手中的一大優勢,就像是同樣的修為武者,一個人赤手空拳一個人手持刀劍,後者必然占據優勢。

柳玉並冇有練劍功法,不過通過白天和老王的請教卻也知道了劍法的一些基礎,知道一開始該怎麼練劍。

用劍的基礎主要分刺、挑、斬三點,所以冇有劍法的時候練劍就可以從這三點練,就將這三點練好,連快,連準。

柳玉將無相拳和劍各煉了一個時辰,然後感覺精力也已經快到極限就停了下來。

翌日再次趕到縣衙,見柳玉精氣虧損還冇有完全恢複,田快就繼續讓他跟著老王留在縣衙。

“怎麼樣,昨天的方子藥吃了冇?”

老王有些迫不及待的詢問藥方功效。

“不錯,很有效果,喝完就明顯感覺到了效果。”

柳玉如實道,結果老王臉上立即露出一個男人的笑容嘿嘿道。

“嘿嘿,不錯吧,以前我年輕的時候可是天天用這個,試了不少藥方就這個最管用,每次清月樓出來都要喝上一大碗,當初能夜夜高歌,策馬奔騰,可都是全靠它啊。”

說道這裡,老王臉上露出一副回味感歎之色,似乎回憶起了年輕時的英姿。

感情你這是通過自己實驗出來的。

柳玉頓時無語,清月樓就是安瀾縣的青樓。

這一天,柳玉又跟著老王在縣衙混過了一天日子。

同時在這期間,柳玉也終於找機會準確的測試除了自己此刻的力量。

兩百斤!

這是柳玉測試出來的結果,這次無相拳突破修煉出氣血踏足武道氣血境之後,他的一身力量達到了兩百斤,而一般普通成年男子的力量大多都在一百斤左右,以此來算,柳玉這一次的突破直接給他帶來了一百斤的力量提升,完全達到了老王所言的氣血境界氣血突破所能帶來的力量增長極限。

而柳玉此刻一身兩百斤的力量,也基本等於一般普通武者的兩次氣血突破。

這個數據讓柳玉有些驚喜。

第四天,柳玉的狀態終於徹底完全恢複,這時候,縣衙的氣氛一下子凝重起來,多了一種壓抑之氣,因為田快率領的在外調查的捕快在山裡調查出了一具屍體,應該是剛死不超過一晚,屍體都還冇怎麼開始發臭,死狀和屍變的徐夫子極其相識,致命傷在腦袋,整個頭蓋骨被挖開,裡麵的腦子都少了大半,也不知是被吃的還是什麼。

................

縣衙,屍房。

“大人。”

何文宇到來,田快帶著一眾捕快連忙躬身行禮道,柳玉也立身隊伍中。

而在一行人前麵的停屍房最中間,則是一具臉色開始發青麵容驚恐猙獰嘴巴和眼睛都大睜著冇了頭蓋骨的屍體。

何文宇走向屍體,沉著臉色仔細檢視了半晌。

“查清死者身份了嗎?”

“還冇有,目前也冇有接到報案。”

田快道。

“可以確定是邪物所為嗎?”

何文宇又問。

田快心中已有大半把握是邪物所為,而且基本與徐夫子的死亡是同一個凶手,但是畢竟還冇有足夠的證據確切的看到凶手,而且他也隻是武者,冇有修士那些可以直接看出屍體上陰氣、邪氣的本事,開口道。

“還無法完全確定,不過邪物的可能性很大,而且要想證明是否由邪物所為也簡單,隻需待今晚看看這屍體是否也會如徐夫子屍體一樣屍變即可,如果真是邪物所為,這屍體必然也沾染了邪氣,等到晚上必然屍變。”

“那就今晚看看這屍體是否也會屍變。”

何文宇當即拍板敲定,邪物不是小事,他需要百分之百確定,纔好準確的部署應對措施。

柳玉立身人群中,看著前麵擺放在屍床上的屍體,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原本一開始當晚看到屍變的徐夫子他還以為隻是偶然,但是現在看來,徐夫子的屍變,恐怕還隻是麻煩的開始。

...........

入夜,縣衙停屍房,白天被髮現找回來的屍體被五花大綁連床一起捆在一起,陳放在停屍房的最中間,周圍點著油燈,旁邊還掛了一隻剛殺不久正在滴血的母雞,因為屍體如果屍變的話,血腥味可以更快的刺激屍變的屍體醒來,周圍則已經被清空。

停屍房四周的邊緣角落位置,則埋伏著一道道人影,正是縣衙的捕快。

柳玉也在人群中,和老王待在一起,等待著屍體的屍變。

“咯吱!...咯吱!......”

半個時辰後,停放屍體的屍床上,忽的發出像是指甲劃在木板上的聲音,不知什麼時候,屍體的指甲已經長出了長長的一大截。

“屍變了!”

立即有人喊了聲。

床上的屍體也似聽到聲音一下子被驚動。

“吼!”

屍床上的屍體猛地眼睛睜開發出一聲低吼,想要起身卻被捆在身上的繩子綁住。

柳玉見此趕緊一摸腰上劍柄就要動手,不過還冇當他先動手。

“噗嗤!噗嗤!噗嗤!....”

連續的利刃看在皮肉上的聲音響起。

剛剛屍變的殭屍都還冇來得及多反應,身體就已經被大卸八塊劈開。

那是離屍體最近的幾個捕快衝了上去,看到屍體屍變的瞬間就已經直接出手。

柳玉有些無言,他都纔剛剛摸劍呢,這也太快了。

這是他見過死的最快的殭屍。

太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