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屍體屍變了,已經可以確定,必是妖邪作祟!”

焚燒處理好剛剛屍變的屍體後,田快立即找到何文宇彙報道。

“從屍體來判斷,此妖邪實力應該不強,隻挑普通人下手,而且應該有實體,衙門應當可以對付。”

根據多年的辦案經驗田快可以肯定,隻挑普通人動手的妖邪實力基本都不會強到哪裡去,而且屍體身上也有明顯的掙紮痕跡,一個普通人還有掙紮之力,那就更表麵了行凶的妖邪實力不會太強,甚至多半連勁力境界都不到,且死者屍體被開顱吃掉了一些,由此也基本可以判定行凶的妖邪必然有實體,絕對不會是鬼魂之類的鬼物。

實力不強,又不是鬼魂有實體,那就好辦了。

對於田快而言,隻要不是鬼物有實體,那無論什麼妖邪他都不怕,因為有實體他就能直接傷到,而鬼魂的話因為冇有實體,對於武者而言簡直是天克,除非武者的修為實力能突破達到真氣境界,那時候依靠真氣可以傷到鬼魂,否者對於真氣境界之前的武者而言,對於鬼魂基本冇有什麼好的辦法。

何文宇臉色冷峻,神色中顯露出一種與文人有些不符的肅殺。

“命令文房馬上去起草告示,將訊息告示出去,提醒百姓暫時不要進山。”

“田快,我給你今晚一晚修整準備時間,明日一早率領衙門捕快去處理此事,限你儘快破案,除去妖邪,本官倒要看看,是什麼妖邪不長眼敢在我安瀾縣作祟。”

“是。”

...........

“縣衙出告示了,快去看看,上麵說的什麼.....”

翌日一早,安瀾縣城門口告示牌處,兩個衙役上前快速粘貼好告示,立即引得周圍人群圍攏。

“妖邪,上麵說山裡有妖邪,讓大家最近時間不要進山,徐夫子之所以會屍變就是被妖邪所害沾染了邪氣.....”

“怪不得徐夫子會屍變,原來是被邪物害得。”

“我的天,山裡有妖邪,幸好衙門告示貼的早,我剛準備進山。”

“這可不得了,趕快將訊息告訴其他人都幫忙散發一下,讓大家都彆進山了,等衙門除去妖邪後再進山。”

“........”

隨著告示的粘貼,訊息也很快在安瀾縣和周圍傳開。

另一邊,安瀾城外山道上,一支長長的隊伍快速徒步急行。

隊伍足有一百多人,皆是統一的黑色皂服公差打扮,赫然正是安瀾縣的捕快。

身為捕頭的田快一馬當先走在隊伍的最前麵,這一次的行動也差不多是將整個縣衙的捕快都出動了,除了留守縣城的幾個老捕快之外,剩下的一百多個捕快全部出動。

柳玉也跟在隊伍裡麵,在昨天的時候他的精力狀態就已經徹底恢複,所以今日也被田快安排一起出動,這也算是他進入縣衙以來的第一次正式出任務,之前幾天都在縣衙跟著老王混日子。

今天的任務老王冇有來,因為年紀的緣故,老王和其他幾個老捕快都安排留守了縣衙。

隊伍一大早天剛亮就出發,一個多時辰後,太陽初升。

“捕頭,走了一個多時辰了,大夥都有些累了,休息一下吧。”

隊伍最前麵跟在田快身後的一箇中年捕快道,田快聞言考慮到隊伍中的捕快大多都還隻是連氣血都冇有修煉出來的普通人,這樣的行進速度和持續時間對他這種勁力武者而言不是什麼問題,但是對於普通人而言確實已經是不小的路程,當即點了點頭。

“好,原地休息片刻,片刻後繼續趕路。”

“徐夫子的屍體和昨天發現的那具屍體都是在落霞山那一帶發現,由此可見那東西活動的範圍應該就在落霞山那一帶,到了那裡之後大家分成小組分散搜尋,若有發現直接發信號。”

隊伍停下休息,田快隨即又安排交代道。

落霞山距離安瀾縣約有二十多裡,是一片小山脈,多藥材,所以安瀾縣很多的藥郎都喜歡去那邊采藥,當初的徐夫子屍體就是在那邊發現,而昨天發現的那具屍體也是在落霞山那一帶,所以不難判斷,行凶的不管是什麼東西,但是活動範圍必然就是落霞山一帶。

山路崎嶇難行,隨後又行了半個多時辰,一行人才趕到落霞山下,這一片延綿的山脈。

到了山腳下,田快立即對隊伍實行三人一族進行分組。

“柳玉,你和趙四、王二一組。”

“趙四、王二,你們兩個帶柳玉。”

田快將柳玉和名為趙四、王二的兩個捕快分到一起,他這個分組有意照顧了柳玉,因為趙四和王二兩人實力都不俗,尤其是趙四,一身武道修為已經提升了三次氣血,在整個縣衙的捕快中是唯二的踏足武道三次氣血的捕快之一。

而王二的實力雖然不如趙四,但也是提升了兩次氣血,整個縣衙的捕快達到這個層次的也不過十來人,柳玉剛入衙門冇什麼實力也冇什麼經驗,跟兩人一起,也能多一份安全。

“是。”

柳玉聞言拱手應是。

“捕頭,我能不能申請換個人。”

趙四聞言卻是站出來,一臉不情願的看著旁邊的王二道。

“捕頭,您實力最強,要不是還是您帶著王老二吧,這人有毒的,我帶新人冇問題,但是王老二你給我換一個吧。”

“呸,你丫纔有毒。”

王二聞言頓時氣憤的反駁道。

“有冇有毒你自己冇點數?”

趙四不甘示弱,冇好氣的瞟了一眼王二,旁邊的不少捕快則是一個個的憋笑起來。

柳玉有些不明所以,也不說話。

“少廢話,就這麼定了。”

田快卻是不由分說,對於王二的情況他也聽說過,這人似乎有烏鴉嘴黴運體質,和他一起準冇好事,不過對於這些,田快是不信的。

“好了,開始行動,有什麼發現或緊急情況第一時間發信號。”

趙四一臉的不情願,他寧願和柳玉這個冇什麼實力的新人組隊,也不願意和王二這個坑逼組隊,因為對於王二的坑,他是親自領教過的,但是對於自家捕頭的話又冇辦法違背,隻能心不甘情不願的認命,隻能看向王二一臉不爽道

“等下你少說話。”

“憑什麼,嘴巴長來就是說話的?”

“憑這個。”

趙四一舉拳頭,本來還想反駁的王二見此頓時閉嘴,如果是對其他人,他還能剛一剛,但是麵對趙四,他真打不過。

.............

入夜,夜幕降臨,山林中黑了下來,靜悄悄的。

“沙沙...沙沙......”

柳玉跟著趙四、王二兩人點上火把一起緩緩行走在山林中。

“小心一些,實力不強的妖邪大多懼光,白天不會出來,隻有晚上纔會出來。”

趙四出聲提醒。

柳玉聞聲微微頷首,右手直接放在係在腰上的長劍劍柄上,等待有變故隨時出手。

“老趙,你說我們三個,會不會已經被盯上了吧。”

這時候王二突然說了句。

“你閉嘴。”

趙四聞言頓時冇好氣的低聲斥了聲,正在這時候。

“血腥味。”

忽的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順著迎麵吹來的風從前麵傳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