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風清爽,但是其中所夾雜的血腥味卻是讓三人都臉色一變。

“快,過去看看。”

趙四一馬當先,三人連忙順著血腥味傳來的方向趕去。

夜色下血腥味越來越濃,不到百米,一具躺在樹兜下的屍體出現在三人視線中。

屍體是一箇中年男子,死狀駭人,嘴巴眼睛都睜大,麵容扭曲驚恐,一臉的鮮血,最駭人的是,他的整個頭蓋骨都被挖開,裡麵的腦子都被挖空。

致命傷基本與之前屍變的徐夫子及昨天發現的那具屍體一模一樣,都是頭蓋骨被挖開,裡麵的腦子挖空,也不知是吃了還是怎麼的。

旁邊還有一個竹製的揹簍和小鋤頭,看起來是個采藥的藥郎。

柳玉臉色微變,看著屍體,這個死狀駭人,不過已經見過了屍變的徐夫子和昨晚那具屍體,所以此刻他的心情倒還平靜,對於這種屍體也有了一個不錯的心理承受能力。

趙四走上前蹲下伸手在屍體脖子和身上探了探。

“血液冇有完全凝固,屍體還有餘溫,死去冇有多久。”

說完又道。

“發信號,通知捕頭他們。”

“好。”

柳玉應聲拿出攜帶的信號彈,拿出點燃對準頭上的天空。

嘭!

信號彈沖天而起在高空如煙花般炸開。

“現在怎麼做,等捕頭他們過來嗎?”

發完信號柳玉又看向趙四問道,他是第一次出來辦案,毫無辦案經驗,尤其是還是這種妖邪的事情,雖然他的修為實力已經踏足了武道氣血境,甚至一次的氣血突破提升堪比普通武者兩次的氣血突破提升,但是在經驗上欠缺,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說話時,柳玉也將腰上的劍抽了出來,準備應對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

趙四有些意外的看了柳玉一樣,在他看來,柳玉隻是一個普通人,還是第一次出來辦案,遇到這種事應該比較緊張纔是,但是此刻柳玉表現出來的冷靜,卻有些超出他的預料。

心中不由對柳玉高看一樣,隨即道。

“屍體剛死不久,不管是何妖邪所為,應該不會走遠,我們先周圍查一查,看看能不能找到蹤跡。”

“如果真冇走遠的話,會不會我們三個真的已經被髮現盯上了。”

這時候王二又接話開口道。

他這話剛落。

“小心!”

趙四突然臉色一變,向柳玉喊道。

危!!!

柳玉也是瞬間全身寒毛一炸,隻覺背後一股前所未有如死亡般的冰冷危機感襲來。

“閃開。”

耳邊又傳來趙四的聲音,柳玉想也不想身體一蹲就往旁邊一滾,趙四則是抽出身上長刀對著柳玉原本的位置就是一刀斬出。

幾乎在柳玉身影就地一滾躲開的瞬間,一道黑影猛地撲來,與趙四斬出的刀光碰撞在一起。

“鐺!”

兩者碰撞,發出一聲金戈交擊般的巨響,隨後彼此都是被震的後退出去,趙四嘭的一聲後背撞在背後數米出的一顆大樹上,黑影也是被震退十多米才停下。

這時候柳玉從地上爬起來,也終於看起了黑影的具體模樣。

那赫然是一隻足有近人高似猿一樣的怪物,渾身亂糟糟的黃毛,尖嘴猴腮。

但是這猿像是已經死了不知多久,身上的毛都是坑坑窪窪,很多地方大片脫落,顯露出腐爛的皮肉,臉也是呈腐爛狀,一口長長的尖牙,雙眼成幽綠色,發出悠悠的綠光。

“這什麼鬼東西!”

王二驚呼一聲,感覺有些頭皮發麻。

“小心,這東西實力很強,力量不下於我。”

趙四則趕緊出聲提醒,通過剛剛的一擊碰撞他已經初步試探出了這東西的實力,力量絲毫不下於他。

唰!

趙四話剛落,那似猿一樣的怪物已經再次發起攻擊,它的速度極快,動的瞬間三人視線都差點冇有追上。

“尼瑪幣!”

然後柳玉就罵娘了,因為這怪物的攻擊目標赫然又是他,也不知是感應出三人中就他修為實力最弱還是什麼的。

柳玉想閃躲,但是已經冇有機會,因為這東西的速度太快了。

避無可避,柳玉彆無選擇,直接揮劍就斬。

“鐺......轟!”

怪物的力量遠超柳玉,一擊碰撞,柳玉手中的長劍都直接被震飛出去,握劍的雙手虎口直接震裂,身體更是當場如炮彈般向後橫飛出去數米砸在地上。

“孽畜!”

看到柳玉被擊飛,趙四怒喝一聲,一個箭步橫刀撲向怪物。

怪物本想乘勢追擊再次撲向柳玉,身形也一下子被趙四擋住。

“老趙我來助你!”

王二大喝一聲也加入戰場,看準機會一刀劈中怪物的後背。

噗的一聲,大量黑色鮮血從似猿怪物後背流出。

另一邊的柳玉這時候也從地上爬起,口中吐出一口瘀血,隻覺體內氣血翻騰,臟腑都差點移位。

柳玉雖然如今已經踏足武道氣血境,提升了一起氣血,甚至這一次氣血帶來的提升足抵得上一般武者的兩次氣血提升,但是這似猿怪物的力量已經完全達到一般提升三次氣血的武者程度,於趙四不相上下,力量完全超出柳玉一大截,根本不是他所能硬抗。

“吼!”

戰場中似猿怪物被王二找準機會一刀砍中,當場仰天發出一聲怒吼,似吃痛一般,隨叫雙臂一左一右猛地拍向趙四和王二。

“噗!”

這一擊明顯是怪物的含怒一擊,趙四都直接被打的口中吐出一口鮮血,身體被震退數米才停住腳步,王二則更慘,整個人被拍飛出去十多米砸在一顆大樹的樹乾上才停下。

怪物隨即又撲向趙四,似感覺出三人中趙四的威脅最大,幽綠的眸子中爆發出駭人的凶光。

這時候柳玉也同時出手,提劍衝向撲向趙四的怪物,強忍住傷勢,因為他清楚,這個時候他和趙氏、王二兩人就是一根繩子的螞蚱,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絕不能退縮,也不能讓哪一個人先被這怪物擊殺攻破,尤其是趙四,這是三人中最強的一個,主要火力也必須他來抗住。

不說打敗這怪物,隻要三人合力將這怪物拖住等到其他人趕來就行。

唰!

劍光一閃,直取怪物腦袋。

麵對柳玉這一劍,怪物身影也不得不停下,幽綠的眸子凶戾的看向柳玉,轉身就要對付柳玉。

不過柳玉有了一開始的教訓自然不會再和這怪物硬碰,看這怪物目標向自己看來,當即劍鋒一轉,連人帶劍想旁邊一劃從怪物左邊劃過。

“閉眼!”

這時候趙四的聲音再次想起,柳玉不知趙四要做什麼,但是聞言卻也是滾到一旁將眼睛趕緊閉上。

站起來的趙四則是左手伸進衣袖對著似猿怪物猛地一撒。

“嘩——”

大片白色含有刺激氣味的粉末一下子灑出,直接將似猿怪物撒了個正著。

石灰!

憑藉鼻子吸到的少量白色粉末,柳玉一下子判斷出趙四撒出的東西,也一下子明白剛剛趙四為什麼要叫他們閉眼了,這東西進入眼睛可是能直接讓人瞎眼的。

“吼!”

似猿怪物冇有閉眼,被大量的石灰進入眼睛,當場失明發出一聲怒吼。

趙四則明顯是使用石灰的老手,趁似猿怪物失明怒吼的瞬間又聽聲辨位一刀斬中怪物身體。

“嗷——”

轟!

怪物吃痛發出一聲嘶嚎,隨即身影猛地向遠處竄去,一棵樹都差點被它撞翻。

“追上去,它要逃!”

趙四眯著睜開眼睛一條縫看到怪物的動作,趕緊又道,說著提刀追了上去。

柳玉和王二也強忍著傷勢緊緊追去。

但是那似猿怪物的速度快極,就算被石灰入了眼,但這一逃起來也如靈敏的猿猴般,三人根本無法追上,隻能眼睜睜看著越追越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