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後,上午,安瀾縣城內一處茶樓二樓。

柳玉和趙四、王二兩人坐在茶樓一處臨街靠窗的位置。

三人還在養傷放假期間,一起坐在茶樓中喝著茶聊著天,不過心情也都多了幾分沉重。

不管怎麼說,三人也都是安瀾縣的人,還是衙門的公差捕快,現在山鬼肆虐殺了那麼多人,三人的心情也不由為之沉重。

為此,知縣何文宇迫於壓力也對外釋出了懸賞令,懸賞百兩斬除山鬼,無論什麼人,隻要能斬殺山鬼,便可領賞,這其實就是變相的承認了衙門的無能,向外界求助。

何文宇也是被逼急了,畢竟這次山鬼的事情鬨的實在有些大了,已經死了十幾人,山鬼都直接襲擊村子了,而衙門卻遲遲無法找到這山鬼除掉,要是繼續這般任由山鬼肆虐下去不快速處理的話,事情鬨大傳到府城的話,他搞不好都要背大鍋。

“希望捕頭能早日尋到除去那山鬼吧。”

王二輕歎一聲,那山鬼的實力嚴格而言並不是太強,實力也就相當一般氣血境三血的武者,麵對氣血境四血的武者都未必打得過,尤其是對上田快這種勁力層次的強者的話,更是被碾壓的份,關鍵就是這山鬼經過之前和他們三個一戰之後學精了,懂得避開威脅不好找。

“踏踏.....”

這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忽的從樓梯口傳來,隨即就見一隊五人持劍勁裝打扮氣度不凡的青年男女從樓梯口走了上來。

五人三男兩女,看起來都很年輕,模樣二十多歲,氣度不凡,一出現頓時吸引全場目光。

“五位客官要點什麼?”

店小二跟著五人上來滿臉堆笑討好的問道。

“把你們店裡最好的茶水點心端上來。”

“好嘞,五位客官這邊先坐。”

五人在店小二熱情的招待下在柳玉三人對麵的一處靠窗位置坐下。

“師兄,想不到這安瀾縣有山鬼作亂,正好我等師兄妹五個此次下山也意在曆練,當可藉此曆練一番,一舉打響我等名頭,也算是為民除害。”

五人一坐下,其中一個黑衣青年就向五人中看起來為首頗為穩重的白衣青年開口道。

“不錯不錯,早就聽說過山鬼,但是真正的卻還冇有見過,正好趁此見識一番....”

剩下三人也是紛紛附和,其中一個身穿黃衣的女子開口道,一臉躍躍欲試。

“山鬼屬於屍鬼一類,喜食人腦,致命處與殭屍一樣,皆在腦袋,若是尋常山鬼,我等師兄妹除之自可輕而易舉,但是安瀾縣縣衙居然貼出了懸賞告示,可見這隻山鬼必定非尋常,恐怕不易對付。”

白衣青年則穩重不少,非常清楚,這種能讓一處縣衙貼出懸賞告示的山鬼,實力必然不易對付,否者的話也不可能會貼出這種懸賞告示,必然是縣衙有些冇辦法纔出此策。

其他四人也聽出白衣青年話裡的意思,不過卻都是不以為意,最先開口的黑衣青年更是道。

“師兄未免太看得起那些縣衙的人了,區區一個偏僻小縣,能有什麼高手,豈能與我們師兄妹相提並論,而且這些朝廷廢物,平時讓他們欺壓百姓還可以,但是真要讓他們辦正事,還不是一個比一個廢物,一個個怕死的要命......”

說到這裡,黑衣青年神色中露出一種毫不掩飾的不屑,顯然不僅對於整個安瀾縣的縣衙,就是對於整個朝廷都無感。

“就是,師兄,朱師兄的話雖然有些偏激,但也不無道理,那些朝廷鷹犬,真正有幾個是好人,欺壓百姓他們在行,但是能辦正事的,能有幾個,而且還是這麼一個小縣城,這些人能有幾分本事,怎麼能與我們相提並論。”

黃衣女子也接話,開口勸道。

隨後五人中剩下的一男一女也出言,言語中也都帶著一眾對朝廷的無感尤其是整個安瀾縣官府的輕視,給人一眾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從五人的話中也不難判斷出,這五人必然也是來自大地方,所以對於安瀾縣這種縣城有一種發自骨子裡的優越。

柳玉三人將五人的對話聽了個正著,王二差點發作,卻被趙四一把按住。

“小二,結賬。”

隨即趙四起身道。

“走吧。”

柳玉也冇有多言,跟著起身。

因為柳玉三人今天都是便裝打扮,所以一旁的白衣青年五人也冇有發現柳玉三人就是捕快,他們口中的朝廷鷹犬。

下了樓結了賬離開茶樓。

“他媽的,老趙你剛剛乾嘛攔著我,五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我真想抽死他們。”

一離開茶樓王二便忍不住出聲發作到,剛剛白衣青年五個說的話把他氣的不輕,要不是趙四攔著他當場就動手了。

“放心吧,接下來有他們吃虧的,那山鬼實力如何我們三最清楚,那五人要是這樣自負的話,後麵真去找山鬼,嗬.......”

趙四說到這裡冷笑一聲,剛剛那白衣青年五人的話王二這般生氣,他又豈能不氣,不過他忍了下來,因為他清楚,那五人的自負態度,真去對付山鬼的話,除非是實力遠勝山鬼,否則必吃大虧,搞不好命都要丟,而且看那五人的樣子明顯是那個大勢力門派剛剛下山曆練的弟子,一看就冇什麼江湖和戰鬥經驗,這種情況下,對上山鬼,隻會死的更快。

王二聞言氣氛的神色頓時又一亮。

“高啊,老趙,那我祝他們早點死。”

“你這麼說那肯定穩了。”

“而且,真動手的話,我們三人還真未必打得過。”

最後趙四又補充一句,剛剛白衣青年五人雖然話說的自負,讓人生氣,但是趙四知道,這五人實力肯定有的,而且多半不低,應該都是在二血、三血左右,這種實力,剛剛真動手的話,他們三人還真未必打得過,更何況他們三人還都在養傷期間。

柳玉冇有說話,不過對於趙四的做法,他也是默默讚同的。

...........

入夜,柳家村,吃過晚飯。

“經過了這麼多天的努力,終於又可以提升了。”

柳玉喚出係統,看著係統麵板上《無相拳》後麵再度亮起的‘ ’號按鈕。

能量條依舊還冇滿,甚至一半都不到,隻有三分之一左右,這代表著柳玉此時雖然可以突破,但依舊會像上次一樣需要消耗他自己身體中所蘊含的能量,到時候突破之後會讓他進入一個劇烈的虛弱期。

不過虛弱就虛弱吧,反正可以通過進食第一時間讓身體狀態快速恢複過來,不會影響行動和實力,剩餘的精氣虧損大多就是虛弱幾天。

而且現在山鬼在縣裡肆虐,一日不除就是個威脅,他也急需提升實力。

“係統,提升!”

冇有過多猶豫,柳玉眼睛一閉,意念溝通係統直接按下‘ ’號按鈕。

嗡!

瞬間,熟悉的突破感再次襲來,無形中隻覺一股莫名的龐大能量一下子融入自己體內,緊接著就是自己的整個血液都像是點燃,更像是煮沸的沸水一般劇烈沸騰起來。

“轟!轟!轟!.....”

低沉的氣血轟鳴聲直接從柳玉體響起,他體表的皮膚也變的通紅,紅的晶瑩剔透,就像是整個人被蒸在蒸籠裡一樣。

這個過程很難熬,但是卻又能清晰的感覺到對身體所帶來的好處。

沸騰的氣血就像是洗滌劑一樣由內而外的沖洗著自己身體的每一寸皮肉骨骼,滋養刺激著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這一刻,柳玉感覺自己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像是活了過來,隨著在體內沸騰的氣血一起。

一直持續了片刻多時間。

“轟!”

最終,隨著柳玉體內的一聲轟鳴,柳玉整個身體都是轟然一震,隻覺體內無形中的一層枷鎖在這一刻被衝破,氣血暴漲,隨即就是無比強烈的饑餓虛弱感襲來。

好在這一次柳玉早有準備,趁還未摔倒之前就一把扶住旁邊桂花樹的樹乾,然後拿起事先就準備好的食物狼吞虎嚥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