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宿主:柳玉;

血脈:無;

功法:無相拳【第二層】;

——————

片刻後,將事先準備的食物吃完補充好肚子和身體,柳玉再次喚出係統。

冇有什麼意外,無相拳由原本的第一層提升到了第二層,能量條上麵的能量也再次消耗一空。

而這一次的突破,也代表著柳玉的修為踏足了氣血境的二血層次,但是論突破所帶來的實際提升,絕對要遠超尋常二血。

隨後柳玉又走向前麵不遠處幾塊用來測試力量的大石,打算測試一下這一次突破所帶來的詳細提升數據。

這些石頭是他專門準備用來測試自己力量的石頭,重量分彆為一百斤和兩百斤。

身體還有些虛,走起路來都有種輕飄飄的感覺,像是大病初癒,這是之前突破時身體的能量被抽取過多導致精氣虧損的緣故,這方麵無法馬上恢複,需要後麵慢慢修養,不過對於柳玉的整體實力這些不會有什麼實質性影響。

就是有點虛。

柳玉走到石頭旁,先是嘗試下的雙手試了一下一塊兩百斤左右的石頭,結果輕易就抬起高舉過頭頂,這也是他突破之前的力量程度。

隨後柳玉將一塊一百斤的石頭疊加在兩百斤的石頭上,也就是三百斤的重量,這一次,柳玉的整個臉都漲紅了才把兩塊石頭一起舉起過頭頂,也差不多達到了他的力量極限。

三百斤!

“又提升了一百斤的力量。”

柳玉長呼一口氣,臉上止不住的露出一種喜色。

兩次的突破,所帶來的最直觀的力量提升都是一百斤,如果和一般普通的武者做比較的話,那他現在兩次的氣血提升已經比得上普通武者的四次氣血提升,也就是說他現在氣血境二血的修為力量足比得上一般普通武者氣血境四血的修為力量。

這個差距不可謂不驚人,也難怪都說有時候人和人的區彆比人和豬的區彆都大。

尤其是在修行上,普通人的天賦和天才的天賦差距足以讓普通人絕望。

“單純的論修為力量,現在整個衙門的捕快裡,除開捕頭田快這個勁力武者之外,我已經是最強。”

安瀾縣縣衙的捕快群體中,修為實力除了田快這個勁力武者之外,修為最高的也就是兩個氣血境三血的捕快,一個就是柳玉已經熟悉的趙四,還有一個叫孫浩,但是這兩人的天賦都屬於普通,就算是氣血境三血的修為,力量也不過兩百五十斤左右,和他們比,柳玉現在三百斤的力量完全相當於一般氣血境四血的武者。

也就是說,現在的整個縣衙捕快中,除了捕頭田快之外,柳玉基本已經是力量最強的人,就算再遇上那隻山鬼的話,柳玉在力量上都能正麵壓製。

當然,力量強歸強,但是真要生死搏殺的話,柳玉也未必穩勝,畢竟生死搏殺,影響因素太多了,修為力量雖然是主要因素,但也未必是決定性因素,而且柳玉現在最大的缺點就是實戰經驗缺乏。

...........

“唰!”

夜色下,柳玉手中長劍一揮,劍光閃動。

無相拳突破,修為更進一步踏足到武道氣血境二血之後,柳玉又開始練劍,這段時間以來,自開始修煉後,除了無相拳的修煉之外,柳玉每天早晚也都會堅持花兩個時辰的時間來練劍。

冇有劍法,柳玉就從劍法的最基本點開始修煉。

刺、挑、斬。

這是劍法的三個基本點,柳玉也就苦練這三點,同時又加入了‘快’字訣,即在苦練基礎的同時追求速度。

因為柳玉相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無論是劍法也好,任何攻擊也罷,速度都絕對是核心要素,必須要速度快打得到人,否者就算是你扛著大炮,但是攻擊的速度卻是慢吞吞的打不到人,那又有何用,反之,如果你的速度足夠快,快到甚至讓彆人都無法反應的話,那你的劍法就絕對牛逼了。

唰!唰!唰!

夜色下,劍光閃爍,伴隨著道道利刃劃破空氣的聲音,雖然隻是最基本的劍法修煉,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日夜苦練,柳玉也已經是肉眼可見的出現了成效,普通人肉眼下幾乎已經完全看不清柳玉出劍的軌跡。

就連柳玉自己都已經能夠清晰地感知到了自己在劍法上的進步,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對劍的掌握了,相比一開始用劍時的生疏,他現在握劍出劍時,完全有一種如臂揮使的感覺,對劍的熟練就感覺像是揮動自己的手臂一樣。

而且隱隱間,隨著對劍法的修煉越來越久,柳玉漸漸還生出了一種莫名的感覺,感覺像是冥冥中對劍法有種要領悟到什麼的感覺。

這種感覺在每次全身心的練劍時就會不由自主的出現。

半個時辰後。

那種對劍法要有什麼領悟的感覺突然間達到一種無法言語的強烈程度,柳玉也似悟至心靈般,忽的劍鋒一轉對著身前不遠處的樹乾一刺。

“噗!”

劍尖瞬間冇入樹乾從樹乾背麵刺出,圓盤大小的樹乾竟是直接被柳玉這一劍刺穿。

【叮,宿主自行領悟劍法,請宿主命名...】

腦海中一道清冷不帶絲毫感情電子機械般的聲音突然響起。

柳玉還正沉浸在剛剛那一劍中,剛剛刺出那一劍的瞬間,他隻感覺腦海中像是一道電光劃過,對於劍法的感悟似乎一瞬間抓住明白了什麼,就順著那種感覺一劍刺出。

“命名。”

柳玉從感悟中回過神來,隨即喚出劍法。

——————

宿主:柳玉;

血脈:無;

功法:無相拳【第二層】、無名劍法【第一層,未命名】;

——————

視線中,係統麵板上,功法一欄中,赫然多了一門《無名劍法》,後麵的括號中還溫馨的標註了未命名三個字。

“我這劍法,由劍法的基礎修煉而來,核心在一個快字,那就叫快劍訣吧。”

【叮,劍法命名成功,快劍訣生成。】

頓時,係統麵板上的《無名劍法》又變成《快劍訣》。

快劍訣的核心就在一個‘快’字,劍快,殺敵也纔會快。

對於這個名字和整個劍法柳玉也十分滿意,甚至是有些欣喜,雖然《快劍訣》肯定算不上多麼精妙強大的劍法,但至少也是得到了係統承認的劍法不是,也代表著他終於有了一份拿得出手的對敵手段,不再是空有力量而冇有相對於的手段。

隨後的兩天,柳玉徹底閉關家中苦練《快劍訣》,硬是靠著自己的刻苦和天賦在兩天時間硬生生再度將《快劍訣》拔高了一個層次修煉到了第二層。

第三天,柳玉被召回了縣衙上班,同他一樣的還有趙四和王二,本來三人的七天小長假還有一天的,但是事情緊急,三人不得不被提前召回縣衙上班。

山鬼肆虐,又死人了。

不過這次死的不是普通百姓,而是武者。

縣衙停屍房,何文宇臉色陰沉如水,看著身前整整齊齊擺放著的五具屍體。

這五具屍體的身前都不是普通人,而是武道修為氣血境二血或三血的武者,並且在兩天前才接了山鬼的懸賞令,結果才兩天,就躺這兒了。

田快帶著一眾捕快站在何文宇後麵,被提前召回衙門的柳玉、趙四、王二三人也在人群中,不過看著何文宇身前的五具屍體,三人卻和其他人的沉重心情不同,反而有點小爽,暗道一聲——

謔,這麼快就涼了!

卻是這五具屍體,不正是兩天前他們三人在茶樓遇見的那五個青年男女又是誰。

此刻五人都躺在這裡,當真是整整齊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