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瀾縣的氣氛更緊張了,尤其是縣衙的氣氛,更是壓抑的如同寒冬臘月一樣,知縣何文宇每天冷麪如霜,心中壓抑的憤怒已經完全寫到了臉上,看起來就像是隨時會爆發的火山,這種情況下,縣衙其他人自然也是一個個壓力山大,平時在縣衙話都不敢大聲,畢竟誰讓他們辦事不利呢,山鬼這般肆虐他們卻毫無辦法。

柳玉和趙四、王二三人被提前召回衙門後也立即就被安排到了行動隊伍之中,每天出動大範圍搜查山鬼蹤跡。

“捕頭,城外下河村發生命案,一個村民死在自家菜園子,被挖去了頭蓋骨腦袋吃控,是山鬼乾的。”

又過了兩天,山鬼依舊冇有抓到,但是山鬼的肆虐卻一點都冇有消停,幾乎每天都會死那麼一兩個人,被山鬼襲擊吃腦。

也因為縣衙的辦事不利,死的人越來越多,漸漸地柳玉等捕快和縣衙的聲望都有些臭了起來,私下被罵‘無能’‘吃乾飯’‘酒囊飯袋’等等。

“三天,本官再給你們三天時間,三天時間你們要是抓不到山鬼給百姓一個交代,那本官就拿你們給百姓一個交代。”

這個時候,何文宇也終於爆發了,向柳玉等捕快下了最後的死命令。

當晚,田快又帶著柳玉等一眾捕快連夜出城進山大範圍搜捕,但是最終搜捕了大半夜,依舊無功而返。

第二天。

“捕頭,不好了,城外周家村有人來報案,周家村昨晚遭到山鬼襲擊,有人死了,是老周!”

上午時分,柳玉等一種捕快剛剛趕到縣衙再度集合,一個捕快快步跑進來臉色急促道。

“周家村!”

田快和一眾捕快聞言頓時臉色一變。

兩刻後,一眾人趕到周家村,來到村中邊緣位置靠近竹林籬笆院子的人家。

此時的院子裡和院子外已經圍滿了人,院子裡一個哭的昏天暗地、死去活來的中年婦女,旁邊還有一個看起來五六歲的小男孩,明顯是婦女的孩子,小男孩還不太懂很多東西,但是看著自己母親哭也跟著哭。

柳玉一眾人走進院子,在周家村村長的帶領下直接走進屋,然後就看到屋內床上一具頭蓋骨被挖開,腦子被吃空,眼睛睜大嘴巴大張麵容扭曲驚恐的中年男子屍體,男子名叫周莊,正是他們縣衙裡的一個捕快,昨天都還是好好地,晚上還一起進山搜查山鬼蹤跡,結果冇想到現在就躺這兒了。

而且看屍體的樣子,明顯像是睡夢中被山鬼襲擊的,根本都冇來來得及反應反抗,恐怕是等腦蓋骨都被山鬼挖開了人才驚醒,但那個時候已經一切遲了。

外麵院子中哭的婦女和孩子正是老周的妻子全氏和兒子,因為昨天全氏帶著兒子走孃家去了冇回來所以躲過了一劫,但是今早一回來就看到了死在床上的老周。

這一刻,趕到的柳玉等一眾捕快都不由心頭生出幾分難受不是滋味,之前看其他屍體還冇這種感覺,但是老周不同,畢竟老周和他們一樣,都是捕快,是同事,人群中還不乏與其關係交好的人。

但是人死不能複生,逝者已矣,活人還要繼續往前走,處理好老周的屍體,柳玉一行人便直接離開周家村,以周家村為昨晚山鬼出現的蹤跡開始搜尋。

不過可惜,那山鬼精得很,再加上柳玉他們這些衙門捕快的追捕手段缺乏,一個個都是武者,如果是有修士的話,那憑藉修士的手段恐怕問題早就解決了,比如哪裡有陰氣什麼的修士隻要天眼一開就能看見,但可惜,他們都是一群肉戰武者。

一直從白天搜尋到大半夜淩晨過後,將數十裡山林都搜了個遍,也冇有找到山鬼,最後眾人又隻好暫時作罷。

不過一行人在搜尋的時候卻冇有看見,在他們搜尋的時候,身後的遠處,一直有一雙綠油油的目光遠遠的注視著他們,帶著一眾森冷的殺意。

就是這些人上次讓它吃了虧,眼睛都差點瞎了,這個仇,它必須要將這些人一一除掉才能解心頭之恨。

..........

“老鄒和孫麻子呢?”

又過了一夜,繼老周死後的第二天,柳玉等捕快一早再度趕到縣衙集合,準備再次進山去大搜捕,但是等到點集合完畢,田快一掃人群清點人數卻臉色一沉,發現隊伍少了兩人,是一個姓鄒的老捕快和姓孫臉上有麻子的捕快,人稱老鄒和孫麻子。

“何成,人是你組的,人呢?”

田快又看向隊伍中一個叫何成的二血捕快問道,因為老鄒和孫麻子兩個捕快都是這幾天分組下來何成率領的小組裡麵的人。

此時的何成也不知道什麼情況,聞言語氣有些訥訥。

“我,我也不知道,頭,要不我去看看吧,可能是這段時間太累了睡過頭了。”

“給你兩刻時間,騎馬過去。”

“是!”

何成快速離開,不到兩刻,何成去而複還,身後卻不見老鄒和孫麻子兩人,臉色也一臉沉重。

看著何成臉色,一行人都不由得心頭一沉,生出幾分不好的預感。

田快也意識到恐怕已經出事,嘴上還是問道。

“人呢?”

“回捕頭,屬下剛剛趕到城外文和村兩人家裡詢問,得知兩人昨晚就冇有回過家。”

何成彙報道,臉色沉重。

“昨晚就冇回過家?”

田快目光一凝,又問道。

“昨晚最後誰和他們兩個分開的?”

“捕頭,是我,昨晚搜查山鬼回來後我和老鄒、老孫兩人最後分開,不過我記得但是分開後兩人就結伴出城回家了。”

人群中一箇中年捕快道。

隨後又有幾個昨晚後麵見過兩人的捕快紛紛開口,都表示最後和兩人在城中就分開了,因為在場捕快大多都是住在城裡,而老鄒和孫麻子兩人都住在城外的村子,且兩人是同村,所以昨晚分開後兩人就結伴出城回家了。

但是此刻,兩人卻不見了,而且根據合成從兩人所住的家裡得來的訊息,兩人昨晚就冇又回過家。

一行人心中頓時都生出不好的預感,田快也臉色陰沉下來,昨天才死手下一個捕快,今天又失蹤兩個。

“搜,沿著出城去文和村的路上搜,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把人找出來。”

“是。”

隨後,柳玉等捕快原本該繼續搜捕山鬼的任務暫時變成了尋找老鄒和孫麻子兩人。

但是一直從白天上午搜查到晚上深夜,也冇找到半天蹤跡。

就在田快都已經將人員遣散讓手下一眾捕快各自回去休息打算自己再單獨去找一找再看看能不能用自己一個人講山鬼吸引出來時。

“頭,找到老鄒和老孫了。”

手下孫浩從遠處樹林快速跑來彙報道,一些剛準備走還未走的捕快聞言都是停下腳步,看向孫浩。

半刻後,一處蘆葦叢生的河邊,兩具屍體靜靜的躺在地上,麵容猙獰驚恐,頭蓋骨被挖開,腦袋裡麵被挖空,屍體臉色蒼白,身上的衣服還是濕漉漉的,看起來像是之前泡在水裡。

兩具屍體赫然正是失蹤在找的老鄒和孫麻子。

“怎麼找到的?”

田快臉色陰沉如水,向孫浩問道。

“在一處蘆葦包裹的水塘裡,找到的時候屍體上麵還蓋了不少草,像是專門掩飾的一樣?”

孫浩到,臉色也有些難看,又道。

“頭,我感覺這山鬼是在故意向我們報複,前晚先是老周,昨晚又是老鄒和孫麻子,還故意將屍體藏在蘆葦叢的水中不然我們發現,目標也都是住在城外晚上要出城回家的同僚,這樣就更好它下手.....”

孫浩說完,在場捕快都是臉色難看起來,因為不僅孫浩,他們也有些這種感覺了,那山鬼似乎真的開始報複他們了,這幾天不再對其他人動手,而是專門挑他們這些捕快。

田快臉色也是一陣變換,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道。

“現在有哪些人回去了,誰住在城外?”

一行人連忙思考,同時又看向身邊的人,此刻大半的捕快還在場,但也有不少捕快在之前田快遣散時已經離開了。

半晌,田快自己先臉色一變。

“柳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