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涼風習習,柳玉手持火把照明,腰繫長劍,獨自走在返回柳家村的山道上。

“汙汙....汙汙....”

風聲呼嘯,將道路兩邊的草木枝葉搖曳的汙汙作響。

頭頂的天空一片黑暗,不見星月。

“唰!”

風聲的隱蔽中,柳玉後麵道路旁邊的草叢中,一道黑影刷的一閃而過,緊跟在柳玉身後。

黑影很警惕,跟隨柳玉的同時一雙幽綠的眸子還多次觀察了周圍環境,似在確認冇有埋伏隻有柳玉一個人。

終於,半刻後,徹底確定隻有柳玉一個人後,黑影的一雙幽綠眸子中看著柳玉的背影露出殘忍嗜血之色。

“不對!”

道路上,柳玉腳步一頓,心中忽生警兆,後背更是一瞬間如芒在背一般,感覺就像是有一雙冰冷嗜血的眼睛正從背後死死的盯著自己。

後方,草叢中的黑衣見到柳玉突然停下的身影也是悍然發動攻擊,幽綠的眸子中凶光一閃,身影一下子如炮彈般從草叢中衝出直撲柳玉後背。

唰!

夜色下,寒光乍現,一下子出現在柳玉後背,那是一雙如利刃般的利爪。

危險!

柳玉也是瞬間全身寒毛炸立,在利爪還未攻擊到後背的瞬間,身影猛地往旁邊一挪,躲開黑影的攻擊。

轟!

黑影撲了個空,從柳玉原本身影所站的位置飛撲出去數米踩在地上,自己險些摔倒。

“吼!”

這一撲空頓時讓黑影驚怒,原本以為必殺的一擊居然被柳玉躲過,轉頭就對著躲開的柳玉張嘴一聲咆哮,露出猙獰可怖,滿嘴獠牙的麵容,赫然不正是這段時間到處殺人的那隻山鬼又是誰?

“山....山鬼.....”

噗通!

看清山鬼模樣,柳玉臉上神色瞬間化作驚恐之色,說話都一下子不利索,身影連連倒退,結果剛後退冇幾步又踩到一顆石子一屁股摔在地上。

“不,不要過來,不要殺我......”

柳玉整個臉都徹底化作慘白之色,驚恐的看著山鬼求饒道。

原本還憤怒的山鬼看到柳玉這個樣子,幽綠的眸子中頓時露出一種人性化的戲謔之色,它雖是山鬼,但已經開始誕生了靈智,此刻看著柳玉這般明顯被自己嚇破膽的模樣,頓時心中生出幾分戲謔之色。

貓抓老鼠,有時候貓並不一定馬上就會將老鼠殺死吃掉,看著老鼠驚恐逃竄又逃不了嚇破膽的樣子,也是一種樂趣。

“嗬.....嗬嗬......”

山鬼不再猛烈的攻擊柳玉,而是緩緩向著摔倒在地一臉驚恐嚇破膽的柳玉一步一步走進,幽綠猙獰的眸子中露出一種貓戲老鼠的戲謔之色,口中發出‘嗬嗬’像是輕笑一樣的聲音。

“不要...不要過來,不要吃我.....”

柳玉臉上的神色嚇得更驚恐了,整個人都被嚇得雙腿蹬地不斷後退。

山鬼眼中的戲謔更甚,不過就在他剛剛走進柳玉的瞬間。

“噗嗤!”

夜色下,一道劍光猛地一閃,一柄利劍一下子插入山鬼的胸口將其整個身體都洞穿。

山鬼的身影也一下子停住,眼神僵住,低頭看了看插進胸口的劍,又看了看還是滿臉驚恐卻已經將劍插入自己胸口的柳玉,神色先是不可置信,隨即緩緩化作驚怒,不過還不等它爆發。

“噗——”

持劍的柳玉又劍鋒一轉猛地一拉,山鬼的整個身體頓時直接從起其胸口位置攔胸而斷,直接被柳玉一分為二。

這時候柳玉臉上驚恐的神色也終於消失,恢複平靜和一種戲謔,看向還冇有斷氣幽綠的眸子睜的大大死盯著自己的山鬼。

“聰明的獵人,往往都會以獵物的方式出現,讓獵物錯以為自己是獵人。”

“你以為你纔是獵人,但你錯了,我纔是。”

如今他柳玉武道修為踏足氣血境二血,真正力量更是比肩尋常氣血境四血的武者,三百斤的力量,再加上第二層的快劍訣,柳玉的實力早已全麵超越這山鬼,就算是在整個縣衙中,除開捕頭田快之外,他柳玉都已經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縣衙捕快第二高手。

這樣的實力,他現在碾壓這隻實力不過氣血境三血的山鬼自然綽綽有餘,所以說他柳玉纔是獵人,毫不為過,之所以一開始偽裝的像是菜雞一樣,自然是想做到出其不意一擊必殺避免這山鬼逃跑,畢竟這山鬼的逃跑速度他之前可是親自見過的。

噗!噗!噗!噗!

話落,柳玉又連揮四劍,將山鬼的四肢斷掉,徹底斷絕掉山鬼的一切反撲可能。

隨後柳玉又最後一劍將山鬼的腦袋貫穿,至此,這山鬼徹底死去,不過到死的時候,這山鬼的眼睛都是真的大大的,死死的看著柳玉。

它死不瞑目啊!

柳玉自然不會去理會山鬼是不是死不瞑目,此刻他思考的是怎麼把這事彙報給縣衙和後續的事情,畢竟山鬼為禍這麼多天害了這麼多人,現在被他斬殺,自然少不了功勞一件,而且最主要的是,這山鬼可還有一百兩的大額懸賞金額,這可是一大筆錢。

將屍體留在這裡自己去縣衙彙報。

柳玉有些不放心,萬一將山鬼屍體留在這裡回來因為什麼原因不見了呢。

將屍體帶去縣衙。

但屍體都已經被他分成了多快啊,而且黑色的血留了滿地,噁心的一批柳玉也不願意。

正糾結思考時,遠處忽的一隊人馬快速向這邊趕來。

“捕頭。”

看清人馬,柳玉楞了一下,因為來人不正是田快和縣衙的一眾捕快又是誰,隨即又一喜。

看到柳玉,田快和一眾捕快也頓時心情一鬆,剛剛猜到山鬼可能是在對他們這些捕快展開報複,挑選住在城外的人下手,一行人就急沖沖的往柳家村方向趕來,擔心柳玉就是今晚山鬼的目標,好在此刻柳玉人冇事。

剛想難道是山鬼的目標還不是柳玉不成,一行人就又瞳孔一縮,注意到柳玉身後已經被分屍數塊四肢都被斬斷死不瞑目的山鬼屍體。

眾人:“!!!”

................

深夜,縣衙,何文宇難以入睡,山鬼肆虐,已經弄得他寢食難安。

“大人,好訊息,好訊息啊!”

忽的一道驚喜迫不及待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是蘇文,人未至,聲音已至。

“山鬼伏誅了!”

何文宇頓時渾身一個激靈,一下子站起來走向門口看著跑來的蘇文確認道。

“你說什麼,資訊準確?”

“千真萬確,山鬼的屍體都已經運來了。”

蘇文跑上來欣喜的彙報道,這段時間因為山鬼的事情搞得整個縣衙焦頭爛額,何文宇每天麵如寒霜,他這個手下親信也搞得壓力山大,此刻山鬼一除,也是不有心頭大喜,隻覺一種撥開雲霧見青天之感。

何文宇也頓時大喜,趕緊又問。

“是何人功勞,可是田捕頭。”

在他想來,整個縣衙捕快中,能除掉山鬼的,應該也就隻有田快這個勁力武者了,不過結果卻讓他打出意料。

“回大人,根據田捕頭彙報,是柳玉單獨一人斬殺了這山鬼,而非田捕頭。”

“柳玉,他一人?!”

這一下,何文宇不由再次驚訝了,甚至感覺有些不可思議,柳玉入職縣衙纔多久,也隻是普通人,上次能除去剛剛屍變的徐夫子也就罷了,畢竟徐夫子剛剛屍變,實力與普通人無太大差彆,隻要能克服恐懼的話普通人還是可以對付的,但是這次的山鬼實力他可是已經知道,有著尋常武道氣血境三血的實力,柳玉怎麼對付得了?

何文宇半晌冇想通,隨後還是決定暫時先去不想這個,先去看看山鬼屍體。

“帶我過去。”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