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夫子人也挺好的,麵對有困難冇錢的百姓也經常幫人免費看病,冇想到就這麼冇了,真是......”

最後,柳唐又忍不住搖頭歎息一聲。

對這位死去的徐夫子柳玉不熟悉,不過從自己堂哥和外麵那些人私下的交談中可以判斷,這位徐夫子應該是個很不錯的人,不僅是個好的夫子,也是個仁心醫者。

“聽說徐夫子膝下無子,隻有一個女兒,如今徐夫子過世,整個徐家豈不是隻剩下徐夫人和徐小姐孤女寡母,那今後......”

柳玉則道,他的關注度則在徐家剩下的母女和今後的生活身上,心中為剩下的徐家母女生出幾分同情,這個世界,對於普通人家而言,男人基本就是一個家庭的頂梁柱,如果一個家庭裡麵男人冇了,那基本就是與天塌了無異,尤其是徐家這種比較殷實的家庭,現在家裡男人冇了,隻剩下一對母女,還有一份殷實的家財,可想而知,不知道要引得多少財狼的窺視。

而且據柳玉所知,徐夫子的女兒還挺漂亮的,縣裡都是出了名的。

“算了,不說了,這或許就是命吧。”

柳唐搖搖頭,冇有再和柳玉多言,起身走向靈堂外走去。

柳玉繼續留在靈堂這裡,幫忙看守和處理一些需要的雜事。

不過因為剛剛的事情,柳玉心中對於靈堂裡麵的徐夫子屍體也多了一份警惕,他不確定剛剛所看到的的是不是錯覺,如果可以,他也希望隻是錯覺,畢竟屍變鬼怪這些東西,像上一世那樣在影視中看看看個刺激就行了,但要是真的親自麵對,尤其是自己現在還隻是一個普通人的情況,那可不是鬨著玩的,一個搞不好就人都冇了。

但是不管錯覺與否,多保持一份警惕小心總不會錯。

..........

時間緩緩流失,慢慢的,夜開始深了。

來徐家的人也開始少了起來,除了柳玉這些拿錢幫忙的人之外,就隻剩下徐氏母女和少數一些人。

徐氏母女跪在靈堂前燒著紙錢,哭的眼睛紅腫,旁邊還有幾個婦女勸的。

這段時間,柳玉的主要注意力也都一直注意著靈堂裡麵白布蓋著的徐夫子屍體,生怕出現一絲變故,不過這一段時間下來,屍體依舊一動不動,這不由讓柳玉都開始懷疑自己之前是不是真的出現幻覺了。

“老師啊,你就這麼走了,讓師母和師妹怎麼辦啊......”

這時候,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學子打扮的青年突然從靈堂外衝進來嘴巴嚎啕大哭著衝向靈堂裡麵的徐夫子屍體,挨著屍體旁蹲下大哭起來,頭挨著屍體的肩膀處。

柳玉的目光也跟著男子再次向白布蓋著的屍體看去,不過就在這時。

“哆!”

白佈下麵,屍體頭部的臉似又突然動了下來,整個臉部位置的白布都猛地被撐起了一下。

柳玉瞳孔一縮,緊接著頭皮一麻。

“呼——”

靈堂裡麵,忽的一下子吹起一股大風,這股風很怪,是從靈堂裡麵颳起,一下子將屍體周圍點著的油燈都給吹滅,香紙、香灰也一下子吹了滿地,還有蓋在屍體身上的白布,更是直接被吹起飄落在地上,整個屍體直接顯露出來。

白布被吹飛屍體顯露出來的瞬間,一直注意著白佈下所蓋的屍體的柳玉更是一下子臉色钜變,隻覺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一下子從背後升起,由尾椎骨衝上後腦再到天靈蓋,整個頭皮都有一種要炸開的感覺,因為在他的視線中,白布被吹飛的瞬間,床板上的徐夫子屍體一下子睜開了眼睛,露出死魚眼一樣隻有眼白的眼睛。

緊接著柳玉看到徐夫子屍體睜開的眼睛開始轉動,一下子看到了還蹲著身子靠在屍體旁的青年學子。

“小心!”

柳玉臉色狂變,本能的出聲提醒。

青年學子也感覺到了不對,但是已經來不及,一抬眼就對上了徐夫子睜開並對著他的眼睛,當場嚇懵在原地。

噗嗤!

嫣紅的鮮血一下子從青年學子脖子和後背冒出,徐夫子的屍體一下子翻身抱住男子,嘴巴咬中男子脖子,嘴裡還咕咚咕咚的喝著,雙手長長如利刃般的指甲從後背深深的插入男子的後背。

“怎麼了,怎麼了?!.....”

這時候靈堂中的其他人也察覺動靜,但是靈堂正前麵的大多數人還冇有看見發生了什麼事,因為屍體擺在靈堂後麵被靈堂給擋住了,隻有柳玉所處的位置和周圍邊上才能看見。

一個男子快步跑到靈堂後麵,但是隨即一下子就嚇得摔倒在地然後連滾帶爬的爬了出來。

“屍變了!屍變了!...徐夫子屍變了!......”

這一聲大喊也讓靈堂中的所有人神色大變,靈堂後麵屍變的徐夫子也似被驚動。

“吼!”

屍變的徐夫子放開手下口中的青年學子,抬頭髮出一聲野獸般的低吼,露出滿嘴的鮮血和口中的獠牙,而好巧不巧的,徐夫子放開男子抬頭眼睛所對的方向,正是柳玉所在的位置。

徐夫子頭抬起來的瞬間,柳玉清晰的看到徐夫子那雙死魚眼一樣隻有眼白的眼睛一下子看向了他。

柳玉頓時全身一寒,大七月的天整個人卻像是一下子墜入冰窟,通體冰寒。

徐夫子的整個模樣也清晰的映入到柳玉視線中,青紫破爛的臉,腦袋左邊從頭蓋骨位置還少了一半,看起來像是被生生挖開了半邊頭蓋骨一樣,滿嘴的鮮血與獠牙,這樣的模樣,僅僅看一眼都要讓人做噩夢。

柳玉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都像是一瞬間給凝固住,被屍變的徐夫子盯上的瞬間。

“轟——”

陳放徐夫子屍體的床板一下子崩塌,徐夫子從床板上衝了下來,方向目標赫然正是柳玉。

這時候靈堂的其他人也終於都看到了屍變的徐夫子。

“殭屍啊!”

人群中不知誰驚叫一聲,隨後就是人群一下子化作鳥獸散,四散奔逃,也有人直接嚇得癱軟在了原地。

屍變的徐夫子則冇有理會其他人,而是直衝柳玉,因為他剛剛殺死青年學子後所看到的第二個人就是柳玉。

“臥槽!”

這時候柳玉也終於一下子回過神來,還要感謝剛剛那誰喊的一嗓子,回過神來口中一句我草,然後連滾帶爬的就衝向身後的門。

不過一衝進門柳玉就罵娘後悔了,因為這門後是柴房,跑進來之後根本冇有其他第二個門可以離開,他跑進這裡麵完全就是跑進了死衚衕,門也已經來不及關。

“吼!”

屍變的徐夫子也跟著衝到了門口,滿是鮮血的嘴中露出長長的獠牙,這要是被咬傷一口還有活?

但我他孃的不想死啊!

柳玉心中又急又恐,好不容易纔重活一世,雖然這個世界對於普通人而言也很糟糕,但是他還是不想死啊。

活著不好嗎。

柳玉一把操起旁邊的一根柴火棍,雖然心中驚恐,但還是想要掙紮。

不過在拿柴火棍的瞬間,柳玉一下子注意到旁邊還有把大柴刀,這柴刀是專門用來劈柴砍柴的,厚重鋒利,一刀下去斬在人身上恐怕將人能直接劈開。

拿到刀的瞬間,柳玉感覺自己心中的恐懼似乎一下子降了不少,反而多了一種膽氣。

手握利器,膽氣自生。

這時候屍變的徐夫子已經撲了上來。

說時遲那時快。

看著飛撲上來屍變的徐夫子,柳玉已經能清晰的聞到其身上的惡臭,強忍著噁心,雙手握緊柴刀迎著飛撲來的徐夫子低身一個前鏟。

生死一瞬,柳玉用出了上一世廣為流傳的江湖絕技——

滑鏟!

..........

“不好,小玉!”

外麵,聽得徐夫子屍變也跟著人群一起逃出徐家大門的柳唐又一下子停住,一下子想到柳玉,這可是自己的堂弟,從小一起長大,來的時候是一起來,要是回去隻自己一個人,他這個做堂哥的有什麼臉麵回去麵對家人。

一咬牙,看著門口的一跟木棍,柳唐當即又操起木棍衝回靈堂,隨即衝向徐家裡麵的靈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