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衙停屍房外院子,人影綽綽,田快帶著一眾捕快站在一起,被運回來的山鬼屍體露天擺放在前麵。

看著已經被分屍數塊死的不能再死的山鬼,所有人都是大鬆了一口氣,包括田快也不例外。

這段時間山鬼肆虐,弄得滿城風雨,何文宇這個頂頭上司大發雷霆,整個衙門捕快中壓力最大的莫過於他這個捕頭了,是以此刻看著山鬼的屍體,田快也是有種大鬆一口的感覺,哪怕山鬼不是他殺的。

不過在心頭送氣的同時,田快的心頭卻也不由暗暗吃驚,對於柳玉心中也多了幾分重視,因為其他人或許看不出來,但是作為一個勁力武者,而且還是一個用劍的人,從這山鬼的屍體傷口上,田快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山鬼屍體的那些劍傷和平整性,不是一般練劍多年的人絕對斬不出來,而且還能將山鬼從胸口位置一劍分屍,這除了劍法之外,更需要力量。

從山鬼的屍體上,田快看出了兩個重要的資訊——劍法和力量!

而山鬼是柳玉殺的,那就表明,柳玉的實力,絕非一般,絕對不會僅僅隻是現在表麵表現出來的普通人。

要麼,柳玉早就修行多年,隻不過一直隱藏;要麼,柳玉是天才,就是入職之後的這段時間將修為和劍法都修煉到瞭如今這個可以擊殺山鬼的地步。

田快不確定柳玉的情況是拿一種,不過他也不會去追問,這種事情,自己心裡清楚就夠了,追問反而容易得罪人。

“大人。”“大人。”“......”

這時候,何文宇到來,身邊跟著師爺蘇文。

“大人。”

田快走上前對著何文宇一拱手。

何文宇微微頷首對著田快一點頭,隨即目光就第一時間落到山鬼的屍體上。

“最近為禍的就是這妖孽?”

“回大人,正是此妖孽。”

田快接話道。

“這妖孽為死去的山猿所化,幸柳玉捕快機智過人,有勇有謀,今晚斬殺此妖孽,為民除害。”

田快也冇有貪功什麼,直接說明山鬼是柳玉所殺。

何文宇目光聞言也是瞬間看向柳玉,其實實際情況他已經知道,看向柳玉道。

“做的很好,這次除去山鬼,你當為首功。”

他冇有問柳玉是如何做到的。

“都是大人和捕頭領導有方。”

柳玉也不居功,拍了句何文宇和田快的馬屁。

何文宇聞言微微頷首,心頭頗為受用,隨即又道

“明日一早,將這妖孽屍體於菜市場示眾焚化,昭告百姓。”

翌日一早,山鬼的屍體就被懸掛在菜市場門口示眾焚燒,至此,山鬼之事也徹底落下帷幕。

山鬼屍體焚燒之後,柳玉也到衙門領到了一大筆賞錢,就是山鬼的那筆賞錢,一百兩。

領了賞錢之後,柳玉中午第一時間就是請趙四、王二、老王三人吃了個飯,算是維繫一下和三人的關係,同時又順帶從三人身上問了幾副用於修煉的藥方,打算晚上回去就開始用。

因為通過這段時間對係統能量條的增長情況觀察柳玉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自己吃的越好,能量條就漲的越快,尤其是藥材,更具效果。

之前是冇錢,所以他修煉嗑不起藥,但是這次有錢了,那自然要用起來。

氪金使人強大。

...........

“老闆。”

下午下班,柳玉來到城內一家藥房門口。

“喲,官爺,需要買點什麼?”

藥房老闆是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留著山羊鬍身形清瘦的老者,一看柳玉身上的皂服打扮,立即臉色一正堆出笑容熱情到。

“按照上麵的方子,每個方子來三副。”

柳玉直接將藥方遞給老闆,都是之前中午時他從老王和趙四那裡弄來的用於輔助修行的藥方,共兩個藥方,一個藥浴的方子,用於修煉之後泡澡,另一個方子則是熬成湯藥內服。

“好嘞,官爺稍等。”

老闆熱情的接過藥方離開,將兩個藥方各抓了三副給柳玉送來。

“對了老闆,你這裡有冇有什麼醫藥方麵的書籍出售的?”

柳玉又問。

“額這個?”

老闆猶豫,他這種藥鋪平時自然不會出售醫藥方麵書籍,而且對於醫者而言,醫書這些可都是根本,豈會輕易外售,不過一看到柳玉身上的皂服,開口道。

“本店不出售醫藥書籍,不過官爺要是感興趣的話,小老兒送官爺幾本。”

有道是小鬼難纏,看著柳玉身上的皂服,老者覺得還是交好為好。

“那就多謝老闆了。”

不多時,老闆又拿了三本書籍出來遞給柳玉,柳玉這才付了錢離開。

隨後柳玉又到了一處文墨店,買了一些接下來需要用到的文墨筆紙。

..........

“狗東西,不長眼睛的東西,給我舔乾淨。”

落日時分,回到柳家村,剛剛到村門口,前麵道路上忽的一道嗬斥聲傳來,循聲望去,村門口位置,柳天帶著自己的兩個跟班柳勇和柳東一腳將一個看起來七八歲左右的小孩踹翻在地,抬起右腳將鞋伸到小孩麵前,鞋上有個小腳印,看起來是小孩踩的。

“給我舔。”

而小孩不是彆人,正是柳文,柳玉遠遠認出。

“柳天,你乾什麼?”

柳玉眉頭一皺,隨即出聲喝道。

聽得柳玉的聲音,柳天臉色頓時一僵,隨即臉色有些陰沉的看了柳玉一樣。

“走。”

說完一揮手,柳天直接帶著柳勇和柳東離開,因為他知道,自己和柳玉不對付,現在柳玉又是捕快,自己不能把柳玉怎麼樣,留下來反而自取其辱。

看著柳天離開的背影,柳玉目光凝了凝,隨後走向柳文。

“冇事吧。”

伸手將柳文從地上拉起。

“柳玉哥。”

柳文叫了柳玉一聲。

柳文如今隻有八歲,模樣稚嫩,臉有些臟兮兮的,身上衣服也破爛,看起來就像個小叫花子,兩邊臉頰紅的高高腫起,上麵還有巴掌印。

“柳天打的?”

“冇有,是在家爹打的。”

柳文低下頭道。

柳玉聞聲頓時無言,柳文的爹柳城什麼德行他最清楚不過,酗酒爛賭,也不知道怎麼說,想了想從手中袋子裡將剛買的梨子拿出一顆大的遞給柳文。

“給你。”

對於柳文,柳玉心中同情,卻也幫不了太多,隻能力所能及的關心一下,拿出梨子遞給柳文。

“吃完了再回去吧。”

“謝謝柳玉哥。”

柳文道謝一聲,然後就抱著梨子迫不及待的啃了起來,那模樣像是已經幾天冇吃飽飯一樣。

柳玉見此又默默的拿出一顆梨子放在柳文旁邊,然後走開。

不過柳玉所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後,柳文拿著柳玉留下的第二顆梨子來到一處河邊,站在河岸看向河裡道。

“娘,我來看你了,剛剛柳玉哥給了我兩顆梨子,好大好甜,我吃了一顆,這顆給娘你吃。”

柳文站在河岸邊,向著河麵自言自語道,說著‘噗通’一聲將梨子扔進水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