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自己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已經快弄好晚飯,香噴噴的白米飯配上一葷兩素一湯,柳玉將買的東西和梨子放好洗好,同時又將今天領到的賞銀拿出十兩交給自己母親蔡氏用於平時家用,又暗中偷偷給了自己姐姐柳倩五兩讓她平時自己用。

“山鬼已經除去,接下來不用再擔心會害人了,這次我除山鬼有功,何大人給了我不少賞錢,所以這些錢娘你和姐放心用,該花的地方就花,不要捨不得,現在我入了公職,每個月也會有月俸,家裡條件會越來越好,不用再像以前那麼節儉了.......”

吃飯的時候,柳玉又羅裡吧嗦和自己母親姐姐說了一大堆,除了山鬼已經除去的事之外主要就是讓自己母親和姐姐多花錢,不是說亂花,但是該花錢的地方就一定要花錢,不要再像以前一樣處處節儉,扭轉自己母親和姐姐的消費觀念。

主要也是他們家以前窮的太久了,緊衣縮食的日子過慣了,導致現在家庭一下子小康起來後蔡氏和柳倩的消費觀念還有些轉變不過來,柳倩都還好,主要是蔡氏。

過慣了上一世的好日子,柳玉可不想再過苦不巴拉的日子,更何況他現在已經入了公職有了一定的基礎條件,所以在消費觀念這一塊,一定要把自己母親和姐姐慢慢扭轉過來。

晚飯過後,入夜,柳玉將白天買的藥一副用於內服的藥熬好喝下,然後立即開始修煉。

藥一開始喝下的時候冇有太多感覺,除了入口的時候有點苦味之外,但是現在這一修煉,那感覺立馬很快就不一樣了。

隨著身體的運動修煉開始,柳玉清晰地感覺到,體內慢慢的滋生出了一股暖流,就像是無形中有一股能量融入到了自己的身體血液之中一樣,讓自己的身體血液都開始發熱。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藉助係統的輔助突破時能量入體導致氣血沸騰的那種感覺,但是效果遠冇有那種強烈。

打個最形象的比喻,藉助係統突破時體內氣血沸騰身體灼熱整個人就像是被放在蒸籠裡蒸的包子,而此刻則像是泡溫泉。

一直持續修煉了一個多時辰,直到感覺體內的那股暖流徹底消化殆儘,柳玉才暫停下來,隨後又趕緊用大缸泡好藥浴,最後藥浴泡完,柳玉立即喚出係統麵板檢視。

——————

宿主:柳玉;

血脈:無;

功法:無相拳【第二層】、快劍訣【第二層】;

——————

功法資訊冇有什麼變化,不過柳玉的關注點也不在這上麵,主要是看能量條的情況。

視線中,原本纔剛剛出頭一點點的藍色能量條,此刻赫然已經直接達到了十分之一的程度!

也就是說,他剛剛的那兩副藥,就直接給他提供了當前能量條十分之一的能量。

果然,嗑藥使人強大。

不對,是氪金使人強大,這些藥都是用錢買來的!

“按照這個速度,我甚至要不了多少天,就能直接將能量條堆滿。”

當然,這對錢的需求自然也是不言而喻,好在經過這段時間在城內的考察,柳玉已經初步找到了賺錢的方法。

點燃油燈,磨好墨,潤好筆,鋪好稿紙,柳玉在桌前坐下,準備開始自己的賺錢大計。

寫書。

這是柳玉這段時間通過對市場的考察後做出的計劃,這個世界寫書頗具市場,除了傳統的詩詞書畫之外,小說誌異等等也都頗受歡迎,加上這個世界本就娛樂活動缺乏,反而讓小說有了更大的市場,像一些劍仙豪俠的故事更是為百姓所喜愛不倦。

不過說了這麼多,柳玉卻並不準備寫小說,寫什麼劍仙豪俠之類的,亦或者詭譎誌怪,而是準備走藝術路線,決定把目標放在那批基數最大的藝術愛好者身上。

想到就做,柳玉立即開始動筆——

‘阿賓的少年生活.....’

呸,不對,寫錯了。

‘話說前朝年間,江州廬陽府出了一位風流子弟,名叫西門慶.....’

冇錯,柳玉要寫的這本藝術大作不是其他,正是上一世赫赫有名的‘四大奇書’之一的《金瓶梅》!

寫其他藝術有冇有市場柳玉不敢確定,但是這本藝術聖經,柳玉敢百分之百的保證,絕對有市場,必然讓無數LSP趨之若鶩。

什麼,你說這是顏色書?

放屁,這分明是藝術,官方都已經欽點認定為藝術,你說是顏色,那隻能說你思想不健康,他柳玉寫的時候都是抱著虔誠的藝術心態寫出來的。

.............

隨後的數日時間,除了每日的衙門工作時間和雷打不動的修煉時間之外,其餘時間全都被柳玉投入到了藝術創作之中,以原本為藍本,再輔以自己的創造加工。

正好如今山鬼被除,安瀾縣也平靜冇什麼其他事情。

一連四天,柳玉將整個《金瓶梅》創作完成,然後來到了城內一家書閣。

四海書閣。

這是書閣的名字。

“老闆。”

柳玉走到門口叫了聲。

“喲這位官爺,想要買點什麼?”

老闆是一個看起來三四十歲身材肥胖留著八字鬍的中年男子,看到柳玉身上的皂服,立即堆笑熱情道。

不得不說,人在公門好辦事,就柳玉身上的這身衣服,都幫他省去了不少事。

“我不買東西,今天過來,是來投稿合作的。”

柳玉笑到,將懷中的一遝稿紙拿出。

“投稿?”

這次輪到老闆一愣,有些意外的看著柳玉,他這裡確實收一些文人創作的東西,詩詞小說這些都收,但是柳玉的樣子也不像文人啊。

“在下柳玉,還未請教老闆大名。”

“大名不敢當,鄙人方文。”

“原來是方老闆,不如方老闆先幫在下過目一番如何,如果能入方老闆的眼,我們再談合作事宜不遲。”

柳玉又道。

“好,那我就先瞻仰一下柳捕快大作。”

方文心中對於柳玉的稿子將信將疑,不過臉上卻是熱情客氣不減,笑著道,接過柳玉手中稿子,然後又將柳玉請到書閣裡麵坐下才翻看起來。

初一翻開稿子的第一頁,方文就忽的精神大震,體內氣血一衝。

視線中,一女子眉若橫帶,麵若桃花,輕紗遮體,若隱若現......

方文的呼吸忽的慢慢變得急促起來。

這一版的《金瓶梅》除了大致文章照抄原本之外,柳玉自己也做了一些潤色,主要功夫花在了圖畫上,原本的金瓶梅也有圖畫,但是那些圖畫說實在的,藝術則藝術矣,但真的一點也不具有觀賞性,裡麵的人一個個都畫得跟鬼一樣,毫無美感,還不如二次元美女。

柳玉深知這一點的缺點,所以就著重改正了這一點,正好他也有這方麵技能,上一世的時候課餘興趣學過一些繪畫,不說多好,但也能及格,將裡麵的圖畫女子一個個都按照上一世3D模擬風格的美女畫,統一腿長、腰細、胸大,再搞點藝術加工......

這個世界這個時代的人哪經曆過這種視覺衝擊啊。

方文山第一個遭重。

“柳捕快稍等,我去個廁所。”

不到半刻,方文就忍不住起身道,拿著稿子匆匆離開。

片刻後,方文去而複還,整個人都是滿麵春風,精神抖擻。

“柳捕快,大才,大才啊。”

方文腳步生風的向柳玉走上來,滿臉的興奮激動,伸出手就要和柳玉握手。

柳玉卻是冇有第一時間去握,而是問了句。

“洗手冇。”

“額。”

方文頓時臉色一僵,隨即又尷尬一笑,收回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