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老闆意下如何,不知在下的作品,可能入方老闆法眼。”

“入,太入了,柳捕快大才啊!”

方文立即開口,此刻的他已經對柳玉徹底刮目相看,尤其是對於柳玉的作品。

不說其他,就說柳玉作品中的那一幅幅畫,方文都敢打包票,僅憑那些畫,都能吸引無數LSP趨之若鶩。

“不過方某觀柳捕快大作,似還冇有完成?”

“不錯,這的確還不是全本,隻是作品的前一部分,後續部分在下已經在構思創作,如果方老闆願意合作的話,最多一月內當可完成。”

柳玉臉色不變道,實際上整個《金瓶梅》他都已經完成了,不過冇有全部拿來罷了,隻是拿了其中一部分。

“哈哈,如此曠世佳作,柳捕快願與方某合作,乃我四海書閣的榮幸,方某高興還來不及,豈會拒絕,那不知柳捕快想如何合作,我四海書閣收稿合作有兩種方式,一種是直接按字數買斷,一種是合作分成......”

兩人立即進入正題,四海書閣的收稿方式有兩種,一種就是直接買斷,多是按字數算,比如多少錢多少字什麼的,還有一種就是分成模式,作者與書閣合作,作者負責創作,書閣負責推廣銷售,最後利潤分成。

“分成。”

柳玉毫不猶豫選擇後者,前者就是一錘子買賣,一旦賣出去後續書籍大火的話,作者就虧到姥姥家去了,而後者的話無論書籍火與不火,都肯定不會怎麼吃虧。

再說,《金瓶梅》會不火嗎?

是不是看不起LSP的戰鬥力。

“好,既如此,那我按照書閣最高分成和柳捕快合作,四六分成如何,柳捕快隻需負責創作,其他一切印刷、推廣、出售皆由我四海書閣負責,賺得的利潤四成歸柳捕快,六成歸我四海書閣。”

方文當即又開口,給出柳玉最高的分成合作方式,這也確實是他四海書閣最好的合同了,實際上不僅四海書閣,城內其他書閣大多也都一樣,四六是最高分成底線。

“不,我要五成,五五分成。”

柳玉直接伸出一個巴掌。

“我想以方老闆的眼光應該能看出《金瓶梅》的潛力,而且還有一點,此書出售後,如果有什麼小麻煩的話,我可以幫方老闆解決。”

“啊這.......”

方文字來有些猶豫,但是聽到柳玉的話一看柳玉身上的皂服,轉念一想,確實,柳玉捕快的身份註定了柳玉的特權,自己讓出一成分成的話雖然會少些利潤,但是卻能交好柳玉,而且最主要的是,作品可是柳玉的,主動權在柳玉身上。

“好,既如此,那就五五分成。”

最終,方文拍板叫定,兩人達成合作協議,今後金瓶梅交由四海書閣推廣出手,柳玉負責創作,四海書閣負責推廣銷售,利潤雙方五五分成。

“這要是不火,天理難容。”

達成協議之後,方文也是心頭信心滿滿,躊躇滿誌,其他的什麼劍仙豪俠之類的小說能不能火方文還不確定,但是作為藝術中人,對於《金瓶梅》,方文敢百分之百確定,這書一推出去,絕對能引爆安瀾縣,他要將這本書打造成男人的聖經,就算不識字的人都沒關係,因為有圖畫。

.............

和方文達成合作協議後,柳玉也從四海書閣離開,打算去找個地方吃午飯,此時時間正值中午,他也是趁著中午休息的時間過來談生意。

今天是個陰天,難得涼爽的好天氣,街道上行人來來往往,還有各種商販的叫賣聲。

“柳玉,這邊!”

沿著街道走了一段,還冇找到好的吃飯點,前麵一處小巷子出口處忽的一道熟悉的叫喊聲傳來。

循聲看去頓見小巷子出口處擺著一個粉攤,趙四和王二兩個正坐在那裡,遠遠的看著他招手叫了聲。

“趙哥,王哥。”

一看是兩人,柳玉也立即笑著走過去。

“吃午飯了冇?”

趙四問道。

“正找地方吃。”

“那正好,一起,老闆,再來兩碗。”

趙四又給柳玉叫了兩碗粉。

“好嘞。”

老闆是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的老者,一聲粗布衣服,脖子上搭了條濕毛巾,旁邊還有個幫忙的老太婆,看起來是老兩口。

不多時,粉上來,三人一桌吃了起來。

這裡的生意顯然不錯,不多時又來了一些人,是幾個車伕,一個個手裡還拿著點燃的香,這些香是用來計時的,往往香燒完之前就要趕回去。

“老闆,來碗粉。”

“我要兩碗。”

老闆給這些人上了粉,後麵冇了客人,就和這些車伕聊了起來。

“看你們的樣子,都是車伕吧,想不到這年頭了,還有這麼多人乾車伕這一行。”

“怎麼了,車伕不好嗎?”

“對啊,我們做車伕,總好過那些每天乾苦力的,每天出入有車,有吃有喝還有錢賺。”

幾個車伕不明所以,看著老闆道。

“誒,你們隻知車伕的好,卻不知車伕的......”

老闆聞言卻是意味深長的對幾人一笑搖了搖頭。

“怎麼了?”

幾個車伕被吊起了胃口,看向老闆。

“呐,我給你們講個故事。”

老闆開口,正要說又看向旁邊的老太婆,似忌憚什麼道。

“老太婆,幫我去買點東西。”

支開老太婆,老闆才繼續往下講道。

“曾經啊,我有一個朋友,他也是和你們一樣,是個車伕,每天出入有車,和你們一樣,有吃有喝,日子滋潤,但是直到有一天啊,東家提前放了他回家,他剛走到家門口,就聽見自己老婆的聲音從屋裡房間傳出來,乖乖,你們猜他老婆在做什麼......”

“做什麼?”

“和彆的男人上床啊。”

“噗。”

幾個車伕吃到嘴裡的粉一下子噴出來,突然感覺一下子吃到嘴裡的粉不香了,老闆繼續道。

“後來啊,我那個朋友就心一橫,車伕也不做了,就拉著他老婆一起出來賣粉,這可是真事,我不是騙你們。”

“嘭。”

遠處一袋東西飛過來砸到麪攤老闆腦袋上,被支去買東西的老太婆去而複返,怒氣沖沖的看著麪攤老闆,衝上來就打。

“老東西,幾十年的事情你也拿出來說,我給你戴綠帽子你光榮是不,你很有麵子是不是,看老孃不打死你....”

“噗——”

這一次,旁邊的柳玉、趙四、王二三人都冇忍住噴了出來,然後三人趕緊掏出錢放在桌子上起身就走,因為再不走戰場就要打到他們這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