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汙~~汙汙~~”

下午,落日時分,柳玉走在城外返回柳家村的道路上,聞著空氣中清風帶來的雨水洗刷後帶著泥土味的清新空氣。

半個時辰前下了一場大陣雨,將天地洗滌了個徹底,路上還殘留著不少坑坑窪窪的積水窪。

“二叔公。”

不到片刻,回到村子,在村門口碰到一個看起來年過古稀頭髮全白的老者,柳玉出聲叫道。

老者正是他們柳氏一族村中的一個長輩,柳玉要叫叔公,又因為在那一輩排行第二,所以柳玉叫其二叔公,同輩的還有一個三叔公和五叔公。

“是小玉啊,從衙門回來了啊。”

老者聽到聲音也看到柳玉,臉上頓時露出慈祥和藹的笑容,關切道。

“怎麼樣,衙門工作都還順利嗎,一切都還好吧。”

“有勞二叔公掛心了,衙門工作一切都好。”

柳玉笑著應了聲,說實在的小玉這個稱呼聽起來像是女孩子,柳玉一開始聽著也有些彆扭,不過後來被叫的次數多了,也就習慣了。

“那就好,那就好,阿泉生了個好兒子啊,可惜福分薄,冇有享受到你的清福,不過想來阿泉在天有靈的話,看到你現在的成就也應該可以自豪瞑目了。”

老人家健談,拉著柳玉絮絮叨叨的說了些家常,他口中的阿泉則正是柳玉過世的父親柳泉。

和老者足足聊了近半刻,柳玉才告辭進村回到家。

回到家中,如往常一樣,先吃飯,然後開始修煉,這幾天時間,因為有湯藥、藥浴輔助的緣故,柳玉的修行速度突飛猛進,尤其是係統上的能量條,更是蹭蹭蹭的上漲個不停,僅僅這麼幾天的時間,能量條如今已經直接漲到了五分之三的程度,《無相拳》後麵的‘ ’號按鈕也已經再次亮起。

不過這一次柳玉打算等能量條全部積滿了之後再提升,畢竟現在冇有什麼威脅壓力,不急著馬上突破,不然的話每次突破後要虛那麼幾天,也還是有點不怎麼好。

如非必要,還是冇有哪個男人願意虛的。

當然,能量提升這麼快,消耗的錢財也不用多言,到目前為止,從第一天用藥開始,柳玉距今已經足足花了近三十兩銀子,平均下來每天七八兩,這個用錢速度簡直恐怖,對於一般普通人而言,簡直想都不敢想,而且最主要的是,這還是柳玉剋製性的冇有買更高級的藥材的緣故,否則要是放手買藥的話,他這個錢財消耗還要翻幾番。

幸好之前斬殺山鬼得了一筆大賞錢,否者柳玉根本這麼用不起。

窮文富武。

這四個字,越是修煉,柳玉算是越深刻體會了。

兩個時辰後,泡完藥浴,結束今天的修煉,柳玉回到自己的房間點燃油燈,今晚倒不需要再投身藝術創作事業中,因為整本《金瓶梅》他都已經創作完成了,不過他打算將之前從藥房老闆那裡弄來的醫藥書籍看一看。

當然,看這些書籍柳玉不是想學醫,眾所周知,魯迅先生說過,學醫救不了.....

柳玉看這些醫藥書籍,主要是想往毒藥方麵鑽研鑽研。

就像老王說的,對於武者而言,隻要不是強大到刀槍不入、百毒不侵的地步,那毒藥、暗器這些手段就不能不防備,最好是自己都準備一手,就像之前一開始遇見山鬼那晚,他和趙四、王二三人能打跑山鬼,還得益於趙四的那一把石灰粉,否則結果還猶未可知,搞不好三人中有人掛掉都有可能。

所以,暗器毒藥這方麵,柳玉早就有了研究的心思,不求多精通,但也至少學個一兩手防身。

藥房老闆給他的醫藥書籍有三本,都是基本的醫藥書籍,上麵記載的也多是一些基本的醫藥知識和各種藥草知識,不同的藥草有什麼效果,哪些藥草有毒,毒性如何等等....

不過這些東西也正是柳玉所需要的,尤其是上麵記載的各種藥草。

又花了半個多時辰,柳玉將三本醫藥書籍看完,將上麵記載的基本醫藥知識和一百九十八種藥草及效果記住,更著重記住了其中的幾種致毒、致幻、致麻的藥草,打算用這些藥草嘗試下的製作一些毒藥、麻藥、迷藥等等。

翌日,柳玉將自己的毒藥鑽研投入到實際實驗階段,開始從藥房購買藥材自己製藥。

................

一晃,七天時間過去,時間進入八月,七天時間,柳玉的毒藥研究終於取得了一個突破性進展,他利用九種麻藥融合,單獨研究出了一種無色無味的迷煙類麻痹藥物,隻要聞到吸入體內,就能讓人第一時間全身麻痹,且吸收的越多效果越強烈,柳玉以自己做實驗,以他如今的實力,隻要吸上兩口,都能直接中招並在片刻時間內失去身體的控製權全身麻痹。

這時候,已經開始推廣銷售《金瓶梅》的四海書閣那邊也有了大動靜。

《金瓶梅》火了,而且是以一種超乎想象的速度火了,至於火到了什麼程度,火到了柳玉等縣衙的捕快都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今早老王拿著一本進入縣衙後,還直接遭到了哄搶。

“什麼情況,有這麼火?”

這個火的程度,讓柳玉都不由愕然,然後忍不住到四海書閣直接找方文詢問。

“柳捕快,大才,大才啊,你現在可是我們安瀾縣的偶像啊!”

看到柳玉,方文則是激動的不得了,因為實在太火了,連帶著他也直接賺翻了。

“彆彆彆,我的身份資訊,千萬不能走漏。”

柳玉聽這話立即嚇了一跳,趕緊出言製止方文,杜絕他的一些想法,他雖然寫,但是自己的作者身份肯定是不能暴露出來的,畢竟雖然說這書是藝術,他也算是進行藝術創作,但是其他人不會這麼看啊,隻會覺得這是一本有顏色的書,要是自己的作者身份暴露,彆人會怎麼看他,會說他柳玉是寫小H書的。

甚至萬一今後他柳玉功成名就了,難道還要人說他柳玉是靠寫小H書起家的。

而且要是讓他家裡的母親、姐姐等人知道了,他還不得當場社死。

所以無論如何,自己作者的身份柳玉無論如何是都不會公開的,暗中恰錢就行了,至於公佈身份,還是算了。

“記得我和你的約定,我過來就是普通的客人,我的作者身份你要是泄露出去,那我們的合作.....”

柳玉又著重叮囑方文。

“柳捕快放心,此事我一定守口如瓶。”

方文立即拍著胸脯打包票,事情輕重他還是分得清的,柳玉既然不願意讓人知道身份,他肯定也不會說,否者就是不討好了。

“好了,給我說說具體情況。”

方文當即也將《金瓶梅》火的具體情況告訴柳玉。

說起來,這次大火,主要原因還不是因為方文的推廣營銷多麼有效什麼,還要多虧了清月樓和安瀾城內的各處妓院花船。

甚至之前清月樓還專門從方文這裡訂了一大單,據說清月樓的姑娘都已經人手一本《金瓶梅》了。

甚至城中的戲班都已經開始編戲曲,要演繹西門大官人和金蓮的風流韻事呢。

柳玉聽完徹底無語,感情是這麼火起來的。

然後柳玉又詢問了一下銷售的具體情況,從方文口中得知,僅僅這幾天時間,《金瓶梅》銷售的純利潤,就已經達到了數百兩,然後方文又催促柳玉趕快把後麵冇寫完的部分寫完送過來好發行。

“估計我是第一個靠寫小H書賺錢的穿越者了吧,也不知道被其他穿越者同胞知道會不會跑過來捶我。”

柳玉心頭忍不住這麼想到,隨即又一搖頭,心裡啪的給了自己一耳光,糾正道。

“呸,不對,什麼小H書,這是藝術,我這是藝術創作,思想就不端正。”

再說,恰錢嘛,不寒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