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鬼了!

柳玉頭皮一麻,趕緊退回岸上遠離河邊,大白天都感到一股徹骨的寒意。

幸好他剛剛醒悟及時,若是再遲一點,恐怕都已經進入河中。

一口氣跑回道路上看到不遠處的行人感覺到人氣,柳玉才徹底鬆一口,身上寒意被驅退。

他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最近時運不濟,先是遇上屍變的徐夫子,隨後就是山鬼,現在大白天都能碰上臟東西。

“矣,柳玉,你怎麼又回來了?”

片刻後,縣衙大門口,看著再度回來的柳玉,剩下幾個晚上值班守夜的捕快不由露出意外之色。

“捕頭還在嗎?”

柳玉卻冇心思和幾人多聊,直接問道。

“捕頭不在,已經回家了。”

“那老王在嗎?”

“老王在,怎麼了,出是什麼事了?”

幾個捕快疑惑的看向柳玉。

“嗯,有點事,等下說。”

柳玉點點頭。

“王哥。”

很快在衙門裡麵找到老王,柳玉叫了一聲,快步走上去,直接道。

“我見鬼了!”

門口的幾個捕快也跟在柳玉後麵,聞言同時神色一驚,老王也是神色一正,目光敏銳的注意到柳玉腳下已經濕透的雙鞋。

“怎麼回事?”

“就在剛剛我出城回柳家村的時候,路上看到一片瓜地,還有一個買瓜的老嫗和少女....”

柳玉當即一五一十的將事情始末告訴老王和眾人,目光看向老王,雖然老王實力不算強,但作為衙門的老人,見多識廣經驗豐富。

“最後要不是我及時醒悟,恐怕人就直接下河了,醒來的時候雙腳都已經踩進了河水中。”

嘶——

眾人聞言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雖然不是親身感受,但是僅僅聽柳玉說著,都不由自主的趕到一股背後發涼。

“你說是一個老嫗和一個少女?”

老王聞言則臉色沉吟起來。

“不錯,當時還有一片瓜地。”

柳玉點了點頭。

“瓜地,老嫗,少女....”這時候旁邊一個捕快似想到了什麼猛地一拍大腿道:“對了我想起來了,一年前的時候河裡不是淹死了一對種瓜的母女,不正是一個少女和一個老嫗嗎.......”

“我冇記錯的話,那對母女好像也就是去年這個時間淹死的。”

經過這個捕快這麼一說,其他捕快也紛紛想了起來。

一年前的時候,城外河裡淹死了一對賣瓜的母女,年紀差不多剛好和柳玉說的那個老嫗和少女對上,而且去年淹死的時間點也正是這個時節,當時好像是少女落水不會遊泳,母親跳下去救,結果最後母女兩人都冇能上岸。

“這,這該不會是找替身的吧。”

一眾捕快麵麵相窺,心頭開始發毛起來。

“**不離十。”

這時候老王點了點頭,開口道。

“這些河裡淹死的人,大多死的時候都會不甘心,生出執念化作水裡的水鬼,這時候往往需要找個人如他們一樣淹死纔會化解執念,也就是常說的找替身,民間常言水鬼需要找替身才能去投胎,雖然不完全準確,但也相差不大,主要原因就是那些水鬼隻有這樣才能化解心中的執念和當初淹死的不甘。”

“柳玉遇上的看來**不離十真的就是去年淹死的那對母女,要找替身。”

“那有什麼辦法嗎?要上報大人嗎?”

柳玉詢問。

老王這時候卻一搖頭。

“那條河裡,每年總要死那麼幾個人,每年都會有不同的水鬼找替身,就算告訴大人又如何,我們雖然是差人,但世界上的事,也不是什麼都能管的。”

其實關於水鬼找替身的事,早就不是什麼秘密,老王這種縣衙的老捕快更是尤為清除,城外的那條河,作為安瀾縣最大的河流,基本每年都會死那麼幾個人,有些可能真的是意外溺亡,但有些肯定是被找了替身,但是不管真相如何,死了人,衙門都會統一安意外溺亡處理,因為這種事,衙門也無能為力。

岸上的妖邪作祟還好處理,但是這水裡的,每年都會死人,死了的人又會變成水鬼,怎麼管得了。

“這種事,我們清楚小心一些就行了,至於其他人,我們能做的也就是提醒一下,要是真有人被找了替身,那也隻能怪命不好了。”

老王搖頭,到了他這個年紀,很多事情見得多了,也就看得開了,又看向柳玉。

“你小子命大,也要多虧了你身上的這把劍,但凡殺過生的刀劍利刃,多多少少都會凝聚一些煞氣,而這些煞氣,能傷到鬼魂,你這把劍上次殺了山鬼,必然已經初具煞氣,當時那水鬼能那麼輕易被你嚇跑,這把劍必然是首功。”

隨後老王又告訴柳玉和眾人一些重要的知識,對於鬼魂而言,一般的物理攻擊是完全傷害不到的,但是一些刀劍卻可以,而這些刀劍就是殺了生的刀劍,沾染過鮮血,因為這些刀劍會慢慢的凝聚出一種煞氣,煞氣,則能傷鬼。

柳玉聞言也頓時想起,當時他抽出劍向那少女砍去的時候,少女確實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你這次活下來,算是逃過一劫,不過這些東西,能不沾染就不沾染,等下你還是去買點香紙到河邊給他們燒一燒吧。”

柳玉點了點頭。

不過半個小時後,柳玉離開縣衙出城後,卻並冇有按照老王說的去河邊燒香紙。

廢話,剛剛他命都差點冇了,還想要他去燒香紙,做夢。

柳玉已經想好了,如果那對母女真的再來找他,那就看看到底誰死誰活,而且再退一步,自己如果真的死了,那到時候自己絕對第一時間變成鬼去報仇,到時候看看誰比誰厲害。

...........

三天後。

“死人了死人了,有人淹死了。”

安瀾城外,河邊,三三兩兩的人群聚集,看著河麵位置指指點點。

河麵上,一具背部朝天的屍體靜靜漂浮在水麵上。

“讓開,讓開,都讓開。”

柳玉和老王、李四、王二等人聞訊趕到河邊,看著河中的屍體,柳玉臉色變了變,因為這個位置,正是三天前他遇到了那對女鬼母女的位置。

“這都是命啊。”

老王看著屍體則是搖頭輕歎一聲,隨即一行人合力將屍體撈上岸。

死者是個身穿儒衫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年輕書生,看樣子已經死去多時,屍體都已經泡的有些浮腫。

“屍體帶回衙門,等人來認領屍體吧。”

趙四說了聲,隨即又拍了拍柳玉肩膀,關於三天前柳玉在河邊見鬼的事在衙門已經傳開,衙門的人都知道當初柳玉差點成了替身。

“彆多想,這都是命,這條河裡每年都會死那麼幾個,我們能做的,也就是提醒百姓水深危險。”

柳玉聞言微微頷首,他心中其實並冇有太大感覺,隻是微微有觸動罷了。

隨後一行人帶著屍體返回衙門。

事情也並冇有鬨出多大動靜,畢竟就像老王、趙四等人說的,這河裡每年基本都會收幾條任命,淹死個人再正常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