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時,柳玉隨王二趕到縣衙,趙四已經等著兩人,旁邊還有蘇文和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皮膚黝黑的莊稼漢子。

“趙哥。”柳玉先是和趙四招呼一聲隨即又對著蘇文一拱手:“蘇師爺。”

蘇文見柳玉和王二到來人到齊當即點了點頭開口道。

“朱家鎮妖孽作祟,田捕頭去任家鎮處理殭屍未歸,所以大人的意思是希望你們三人過去處理此事,莫要讓大人失望。”

“這位是朱三,朱家鎮來報案的人,你們就隨他去吧,即刻動身。”

“是。”

柳玉三人應是一聲,當即跟著朱三連夜啟程趕路。

朱家鎮距離安瀾縣縣城路程不近,足有二三十裡山路,走路少說也要一個多時辰。

出了城,柳玉三人就隨著朱三一路往朱家鎮方向趕,路上又向朱三詢問了一下具體情況,從朱三口中,三人也很快大致瞭解了具體情況。

卻是朱家鎮出事的是鎮子裡的一戶大富人家,已經死了一個人,死者是那戶大富人家的家主朱大富,且死狀極慘,屍體被開腸破肚連皮都剝了下來,懸掛在朱家大廳的房梁上。

案發時間就在之前天黑不久,朱家的人聽到朱大富的慘叫趕到朱家大廳就看到了被開腸破肚扒了皮懸掛在大廳房梁上的屍體,而凶手根據朱家看到的人所言好像是一隻白毛狐狸。

“狐妖作祟?”

柳玉聞言不由神色微動猜測道。

“不知是公的還是母的。”

王二則嘀咕道。

柳玉和趙四兩人頓時都不由向王二投去古怪的目光,為何這人的關注點總是與眾不同。

一個多時辰後,三人隨朱三趕到朱家鎮,朱家鎮地方不小,足有七八百戶人家,而鎮子裡的人大多都以朱姓為主,所有名字也叫朱家鎮。

“鎮長,我將縣衙的大人請來了。”

朱三領著三人進入鎮子,迎麵一大隊人馬迎上來,為首一個看起來五六十多歲德高望重的老者,正是朱家鎮的鎮長朱有德。

看到柳玉三人,朱有德頓時一臉驚喜如同見到救星一般,快步熱情迎上來。

“三位大人路途辛苦,這麼晚了還勞煩三位連夜趕來......”

朱有德巴拉巴拉的說了一大隊熱情客套好聽的話。

“好了,彆說這些客套話,出事的家在哪,現在情況如何,直接帶我們過去。”

趙四揮手打斷朱有德的客套,直接道。

“三位大人請跟我來。”

朱有德聞言趕緊領著三人往朱大富家走去,同時告訴三人,就在之前的時間,那妖孽又來了一次,不過因為他們人多暫時被嚇退了。

“這樣看來的話,那狐妖實力應該不強。”

趙四聞言又推斷道,朱有德帶的人雖然多,但是基本清一色都是普通人,這種情況下能將狐妖嚇退,可見狐妖實力不怎麼樣。

“那狐妖除了襲擊朱大富一家,就冇有襲擊其他人?”

柳玉這時候則忍不住生出幾分狐疑,開口問道。

“冇有,目前除了大富之外,並冇有襲擊過其他人,而且之前出現也隻是一直盤旋在大富家周圍。”

“情況有點不對啊,這狐妖乾嘛死拽著朱大富一家不放。”

這一下趙四和王二也一下子意識到問題所在,狐妖為什麼除了朱大富和朱大富家人之外冇有攻擊朱家鎮的其他人,如果狐妖單純隻是想殺人吃人的,朱家鎮這麼多人除非所有人都彙聚到一起,否者的話狐妖隨便都能找到單獨下手的目標,乾嘛非要死拽著朱大富一家。

“除非這狐妖的目標從始至終都是朱大富一家。”

..............

不多時,一行人趕到朱大富家。

朱門高牆,確實是大富人家。

一行人進門的時候,朱大富的妻子邵氏和兒子朱明母子還在圍著朱大富的屍體痛哭,朱大富的屍體已經收斂被布包蓋上。

“你們可知那狐妖為何不襲擊其他人卻單單要害你們一家。”

趙四向邵氏詢問。

邵氏是個模樣看起來三四十歲風韻猶存的美婦人,一聽趙四這話頓時哭的更厲害訴求道。

“大人冤枉啊,我朱家清清白白,平生不曾做個一件惡事,老爺身前更是廣做善事,哪曾想突遭這般惡難,大人要為我們做主啊。”

邵氏旁邊的朱明則是對柳玉三人怒目而視,感覺趙四這話就像是說他們朱家有錯在先所以引得狐妖報複一樣。

“老趙,現在怎麼辦?”

王二在朱家周圍觀察了一下,看向趙四道。

“我建議引蛇出洞,如果那狐妖的目標真是朱大富一家的話,那肯定還會再來,將其他人遣散,讓邵氏和朱明母子留下,我們三人等妖上鉤。”

朱家鎮這麼多人這麼多目標狐妖都不襲擊,偏偏要死拽朱大富一家,顯然是針對朱大富一家而來,那接下來他們隻要用邵氏和朱明母子引誘,必然能引來狐妖。

“老柳呢,意下如何?”

說完趙四又詢問的看向柳玉,雖然不清楚柳玉的具體實力,但是趙四有感覺,柳玉現在的實力絕對不低,而且當初柳玉能殺山鬼,不管是不是用了計謀,也都足以證明柳玉的實力手段,所以對於柳玉,趙四早已經當成是同層次看待。

“可行。”

柳玉點了點頭,他也覺得此計可行,那狐妖能被朱有德等普通人嚇退,就可以判斷出那狐妖的實力應該不是很強,至少正麵實力不強,這種情況隻要用邵氏和朱明母子做餌將狐妖引來,以三人的實力應該可以拿下。

不多時,其他人離開,朱家中除了邵氏和朱明母子二人之外,就剩下柳玉、趙四、王二三人。

哦,對了,還有趙大富的屍體。

夜深了,天空中掛著一輪毛月,灑落昏暗的月光。

朱家大院,柳玉、趙四、王二三人嚴陣以待。

“來了!”

忽的,柳玉和趙四兩人同時心有所感,目光向身後屋頂位置看去。

視線中,隻見背後的屋頂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隻通體雪白的巨大白狐,那白狐體型之大,看上去就像是已一匹狼一樣,一雙邪魅的眸子冷冷的看著下方的柳玉等人,爪子上的白毛還染著血。

“啊——”

邵氏和朱明母子直接被嚇的尖叫出來。

“妖孽!”

趙四一聲怒喝。

白狐居高臨下目光森冷的看著柳玉三人。

“我本不欲多傷無辜,但是你們自尋死路,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白狐出聲,口吐人言,竟是一個嫵媚好聽女子聲音。

“母的。”

王二眼睛一亮。

“我想知道,你為何要害朱大富一家?”

柳玉則問道,他此時已經徹底看出來了,這白狐對付朱大富一家絕對是有目的的,目標明顯就是朱大富一家。

“為何,哈哈.....”

白狐聞言怒極而笑。

“好,你們想知道為何,那我就告訴你們為何?”

“十五年前,我夫君好心救他兒子,結果他卻將我夫君扒皮殺害,你說,這個仇,我該不該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