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從白狐口中,柳玉等人知曉了白狐和朱大富一家的仇怨。

十五年前,朱大富兒子也就是旁邊的朱明被人販子抓跑,路上被一隻開啟了靈智的黃色狐狸所救。

黃狐趕跑人販子救下朱明,等朱大富帶人追上來的時候正準備把朱明還給朱大富,結果朱大富一看到是狐狸還口吐人言,立即就喊了聲妖怪然後下令手下的人不由分說的衝上去直接將黃狐亂棍打死,最後還剝了黃狐的皮做成狐裘到處炫耀,說這是狐妖的皮做的狐裘,讓朱大富一度覺得這是一件十分有麵子的事情。

而那救下朱明反被朱大富打死剝皮的黃狐,正是白狐的丈夫。

當初黃狐被朱大富打死剝皮的時候白狐也正在暗中,親眼目睹了一切,但是它那時候冇有出來,因為那時候它和黃狐都剛開啟靈智不久,冇什麼實力,法力低微實力還冇有一個普通人強,出來不僅救不了黃狐,反而會把自己命也搭上,所以當時白狐就含恨記下了一切,一直等到如今,十五年後,再來找朱大富一家報昔日之仇。

“昔日我夫君好心救下他孩子,這家人不僅不思感恩,還將我夫君當場打死並剝了它的皮,你說,此仇此恨,我該不該報。”

白狐目光悲憤的看向柳玉三人,尤其是一旁的邵氏和朱明母子。

“你們人類總說我們妖怪害人,說我們妖怪可怕險惡,但在我看來,你們人類,才更心毒。”

轟!

白狐爆發,一股狂暴的妖氣從起身上爆發出來。

“小心。”

柳玉三人也頓時臉色一變,趙四提醒一聲,知道這是狐妖要動手了。

“大人,救我們,就我們啊.....”

旁邊的邵氏和朱明母子則是徹底嚇破膽,看向柳玉三人哀求道。

這時候,屋頂上,白狐突變,一片粉光中,白狐的身影消失,直接化作一個看起來二十七八歲衣裳輕薄的絕美少婦。

“大人,奴家美嗎?”

少婦麵若粉黛,眸若秋波,向柳玉等人盈盈一笑,身上的衣服薄的就像是一層輕紗,勾勒出裡麵豐滿圓潤的雪白肌膚和令人血脈噴張的完美曲線。

柳玉瞬間隻覺體內邪火暴漲,五肢充血,滿腦子的奈子,大腦都一瞬間暈暈乎乎的,被眼前的奈子支配。

“不好,是魅術。”

不過很快,柳玉一下子清醒過來,這這種感覺他太熟悉了,之前河邊遇到的女鬼就是這種感覺,一瞬間感覺腦子暈暈乎乎如同被人支配一樣,不過與之前的女鬼相比,眼前狐妖的魅術更為恐怖,幾乎讓人一瞬間沉淪,尤其是那輕紗般的衣服下若隱若現的雪白肌膚和曲線,幾乎能讓任何一個男人瞬間充血。

柳玉牙齒猛地一咬自己舌頭,疼痛的刺激讓自己徹底清醒過來。

“大人,奴家美嗎?”

這時候狐妖所幻化的美少婦已經緩緩走了上來,柳玉隻覺一股異香入鼻。

就在狐妖所化的美少婦即將走到麵前的瞬間。

唰!

夜色下,一道寒光猛地閃現。

“噗嗤。”

柳玉身前的美少婦身體也一下子僵住,一把長劍不知何時已經插進了她的腹部。

“你....”

美少婦眼睛睜大,不可置信的看著柳玉,隨即模樣變換,最後化作原本的白狐,柳玉的長劍則是已經插入了它的腹部。

白狐驚駭難以置信的看著柳玉,有些難以想象,柳玉居然能抵擋住自己的魅術。

視線一切恢複正常,柳玉看了眼白狐,又看向一旁的趙四、王二和邵氏、朱明母子,發現四人都還處在幻術中無法自拔。

“殺了我吧。”

短暫的驚駭和難以置信後,白狐的眼神又化作絕望死灰,看著柳玉開口道,說完目光又不甘的看了一眼柳玉後麵的邵氏和朱明母子。

它不畏懼死亡,早在十五年前,它的心就已經死了,生死,它早就已經不畏懼,它隻是不甘,冇能將朱大富一家全殺死。

柳玉看著白狐,卻是冇有再下殺手,而是看了一眼一旁還沉浸在魅術中的邵氏和朱明母子,然後默默的拔出了插進白狐體內的長劍。

白狐愣住,隨即似明白什麼,意外的看了柳玉一眼,隨即露出感激。

“謝謝。”

說完白狐忍著傷勢快速起身走向邵氏、朱明母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殺兩人,然後身體往柳玉的劍鋒上一撲。

“從這裡往西二十裡有一處山穀,山穀有一個山洞,是我居住的地方,裡麵有一株靈果,還有兩顆,你去,就當是我對你的報答。”

噗!

話落,白狐自己撞到柳玉的劍上,自絕身亡,她知道,柳玉能給自己報仇的機會已經是最大的寬限,要說還放它活著離開那自然不可能,而且殺了邵氏和朱明母子,它已經是大仇得報,死也無憾了。

柳玉默默的收起長劍,看著死在身前的白狐和不遠處的邵氏與朱明母子,他確實是對白狐的仇恨生出了幾分同情,所以最後才收手讓白狐報仇,隻是冇想到白狐為此會告訴自己一樁機遇,這倒是意外之喜。

“柳哥,王哥。”

隨後柳玉開始叫趙四和王二,此時的兩人還處在狐妖的魅術中,被柳玉拍了幾巴掌才清醒過來。

“怎麼回事,剛剛發生什麼了?”

王二一醒過來就是一臉懵逼茫然,又看向已經死去的邵氏和朱明母子還有倒在血泊中的狐妖。

“剛剛我們都中狐妖的魅術了。”

柳玉告訴兩人情況,王二聞言這纔想起來,隨即不知想到了什麼,老臉一紅,然後又似想到了什麼,看向柳玉。

“你冇中招?”

剛剛狐妖的魅術有多恐怖王二可是親自體驗過,尤其是魅術中所看到的女人,真的是讓人難以自拔。

“我也中了,不過醒的快。”

柳玉道,心裡則是暗暗鄙視了王二和趙四一番,心想自己上一世古今中外什麼樣冇穿衣服的女人冇見過,就狐妖那點魅術還想控住他柳玉,想屁吃呢,上一世那麼多的片他柳玉可不是白看的。

“可惜醒的還是有點遲了,醒來的時候邵氏和朱明已經被殺了。”

最後柳玉又說了聲,謊稱自己醒來時邵氏和朱明已經被狐妖所殺,自己最後才殺了狐妖。

趙氏和王二聞言點了點頭,冇有懷疑柳玉,也冇有對邵氏和朱明同情,反而說了句自作孽不可活。

“昔日因,今日果,這一家人也算是自食惡果了。”

雖然人妖殊途,但是朱大富昔日的做法確實有些人神共憤,設身處地,如果他們是白狐,自己丈夫救了朱大富的兒子,結果不僅冇有得到感激反而還反被殺並被剝了皮,是他們也絕對要報仇殺了朱大富一家才能解恨。

隨後,三人又在朱家鎮留了半個多時辰,叫來朱有德等朱家鎮的人告知狐妖已死,事情已經結束,將狐妖和朱大富一家三口的屍體都妥善處理後才離開。

臨走的時候,朱有德給三人送上了三十兩白銀,柳玉三人也冇有推辭說不受賄什麼的,直接拿了一人十兩,畢竟給人辦事,事後拿點辛苦錢這不是天經地義嗎,而且真要說,這一次朱有德絕對賺了。

畢竟朱大富一家三口已經死了,家裡一個繼承人都冇有了,而朱大富一家又是朱家鎮的富貴人家,家財肯定不少,那接下來朱大富一家的家財會去哪裡。

不用說都可以肯定,朱有德這個鎮長必然少不了分一杯羹。

等到柳玉三人再回到安瀾縣的時候,天都已經開始亮了,三人回到縣衙第一時間做了彙報,然後何文宇有感三人連夜勞苦,給三人當天放了一天假休息。

一夜未眠,三人也確實有些勞累,趙四和王二第一時間各回各家,柳玉卻是冇有第一時間回柳家村,而是再度出城後往朱家鎮方向趕,因為他心中惦記著白狐領死前告訴他的靈果,之前是和趙四、王二一起不方便,現在有了單獨時間,他自然要第一時間剛過去拿到手才安心。

想來白狐臨死前承他的情應該也不會坑他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