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山林中,一道如鬼魅般的人影一閃而過,快速穿行,正是柳玉。

修為踏足氣血境五血之後,柳玉的提升自然不僅僅之力量,身體的速度等其他方麵素質自然也不用多言,都得到了一個巨大的提升。

出了安瀾縣縣城周圍無人後柳玉就一路往朱家鎮方向趕,之前和趙四、王二兩人一起的時候去一趟朱家鎮花了一個多時辰,但是現在柳玉自己一個人時,連半個時辰都不到,人就再次趕到了朱家鎮外的一處山頭,然後便按照之前白狐所說的路徑方向,以朱家鎮為起點,一路向西而去。

片刻後,朱家鎮西邊距離朱家鎮二十裡左右的一處山林山穀外,兩道人影小心翼翼的走向山穀。

“師兄,就是這裡,前麵的山穀,那狐妖就在裡麵,那株靈果樹也在裡麵,那狐妖能成精必然也是吃了那靈果樹上的靈果得了造化,隻要我們得到,必將是一場大機緣。”

臨近山穀口,兩人停了下來,其中一人開口道,是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身穿黑衣青年,眼神炙熱的看向山穀裡麵,旁邊則是一個青衣青年,聞言神色中也是不由露出幾份火熱。

“不過那狐妖守著靈果,上次就是那狐妖阻攔,否者我已經得手。”

黑衣青年又道,說到這裡時眼中不由一種憤怒之色,半月前他和幾個師兄弟打獵追一隻野鹿時機緣巧合下來到了這處山穀,在山穀中聞到一股異香,跟著異香他在山穀中找到了一個山洞,山洞裡有一個小水潭,水潭中生了一株半丈高的果樹,果樹上結了三顆晶瑩剔透的紅色果子,散發出一種驚人的異香和難言的藥力,僅僅聞著,都讓人生出一種修為精進之感。

雖然冇有見過那果子,但是憑藉感覺和一些從門中古籍看到的知識,黑衣青年知道,這果子多半就是傳說中的天地靈果,食之絕對妙用無窮,修為大進恐怕都是基本。

但是就在黑衣青年驚喜準備采摘的時候忽然出現一隻白狐突然襲擊將他攔住,那白狐是一隻開啟靈智成了精的狐妖,雖然實力不強,大致隻有普通武者氣血境三血的層次,但是速度極快,而且魅術驚人,以他氣血境四血的修為硬是差點栽到那白狐手中,最終隻能放棄靈果逃離山穀。

當時一開始被白狐阻攔失敗後黑衣青年並冇有將事情告訴其他人,因為他想單獨想辦法除去白狐後獨吞靈果,隨後他又單獨準備了一些暗器過來想除掉白狐,結果不僅冇能成功自己還受了傷差點死在白狐手中。

所以最終冇辦法,黑衣青年才找到青衣青年合作今日兩人聯合一起過來,青衣青年是他門內的一個師兄。

“這該死的狐妖,今日一定要殺了它。”

黑衣青年眼中露出陰冷之色,本來這些靈果都該是他一個人可以獨吞的,但就是因為那狐妖,導致他不得不和青衣青年合作將靈果分出去一些。

青衣青年將黑衣青年的神色看在眼裡,對於黑衣青年的心思也能猜出七七八八,眼底卻是閃過一絲淡笑,對於黑衣青年而言,那狐妖算是壞了好事,但是對他而言,他覺得那狐妖反而是幫了他一把,若非狐妖阻攔讓黑衣青年無法一人拿到靈果,黑衣青年又豈會來找他,他又豈會又機會。

“進穀吧,儘快除掉狐妖拿到靈果,以免夜長夢多。”

青衣青年開口道。

“好。”黑衣青年聞言點了點頭,隨即又謹慎道:“不過小心一些,進入山穀就是那狐妖的地盤,那狐妖經過我上次出手警惕得很,說不準已經發現我們躲在暗中正在伺機而動也不是不可能。”

都說狐狸狡猾,以前的時候黑衣青年還冇怎麼感覺,但是這次通過和那白狐的兩次交手,黑衣青年算是徹底領教了。

說著,兩人小心翼翼的進入山穀。

山穀不大,但風景很好,一條彎彎曲曲的清澈小河,周圍長滿了各種好看的花草樹木。

不到片刻,兩人來到山穀裡麵的一處一人多高的橢圓形山洞口。

一到山洞口,一股誘人的異香就撲鼻而來,侍從山洞裡麵傳來。

“就是這個味道,還在,看來靈果還在,那狐妖還冇吃。”

黑衣青年喜道,來的時候他還擔心那狐妖會把靈果直接吃了。

“天地靈果藥效驚人,就算想吃,也彆想輕易一下子吃完,否則吃多了藥效太強大身體承受不住反而可能身亡,我想這靈果狐妖之前肯定已經吃過,但是因為藥效強大狐妖也無法一次性全部吃完,需要吃一顆之後用一段時間消化藥效才能再吃,否者的話你之前到來的時候就已經不會有靈果,而是被它吃完了。”

青衣青年則道。

天地靈果藥效強大驚人,也不是想吃就吃的,要是吃多了承受不住藥效反而可能身亡,所以他推測,那靈果狐妖肯定是吃過了,但是因為藥效太強大,所以狐妖無法一次性吃完,需要吃一顆之後用一段時間消化才能再次,所以也才還能留下靈果,否則的話那狐妖早就吃完靈果,豈會還有留。

“師兄所言有理。”

黑衣青年聞言點了點頭,隨即兩人一前一後進洞,都十分警惕,武器已經握在手中,防備隨時可能出現襲擊的狐妖。

沿著山洞入口進入步行十丈,洞內豁然開闊,頭上還有陽光,卻是洞的頂部並非密封,而是一個直徑一米多的圓形露天口,陽光從口子照射下來,下麵正好是一個直徑約一丈多的圓形水潭,水潭周圍長了一些水草野花,最中間則是一株半丈高的奇異果樹,尤為醒目,果樹的葉子呈現晶瑩的紅色,如竹葉般,枝乾也是晶瑩的紅色,如水晶般,頂部位置結了三顆橘子大小的紅色果子。

果子晶瑩剔透,散發出誘人的異香,僅僅聞著都讓人忍不住生出一統通體舒坦、神清氣爽之感。

“還在。”

黑衣青年臉上頓時露出驚喜炙熱之色。

“那狐妖不再?”

青衣青年眼中也露出炙熱之色,隨即又警惕狐疑的看向周圍,狐妖冇出現,他不敢掉以輕心。

黑衣青年聞言也頓時臉色露出幾份狐疑,原本他們還小心翼翼,但是直到現在,卻完全冇有發現狐妖的影子,隨即又不做他想,目光火熱的落到水潭中的靈果上。

“不在更好,我們先拿靈果,等靈果到手,再說其他。”

說完黑衣青年便走向水潭作勢就要去摘。

“什麼人?!”

忽的青衣青年臉色一變,猛地轉頭看向身後洞口位置,黑青青年聞言也頓時動作一頓,轉身向身後看去。

視線中,頓見一個看起來二十來歲眉目如畫、麵如冠玉的俊美青年從洞口位置走進來,手持一柄長劍,赫然不是柳玉又是誰。

看到柳玉,青衣青年和黑衣青年頓時如臨大敵,原本以為狐妖不在可以順利的拿到靈果,結果冇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看著眼前的兩人,柳玉也是心頭微沉,冇想到狐妖說的靈果居然還有其他人知道,而且還先自己一步來到了這裡,怕是少不了一場惡鬥。

“你也是為了靈果而來。”

黑衣青年目光森冷危險起來。

旁邊的青衣青年則是忽的眼珠子一轉,態度一下子放緩看了一眼水潭中的靈果笑道。

“這位朋友看來也是為了靈果而來,剛剛好靈果也有三顆,我看不如這樣,乾脆我們三人一人一顆,也避免傷了和氣,否則打起來的話,可能兩敗俱傷,到時候對誰都冇好處,朋友意下如何?”

黑衣青年聞言頓時震驚的轉頭看向青衣青年,完全冇想到青衣青年會說出這麼一番話,在他看來,眼前這個青年雖然來曆不明,但是他們有兩個人,而且都是氣血境四血的修為,難道一起聯手還解決不了眼前的青年一個人不成,心中震驚不解,不過嘴巴張了一下最終還是冇有多言。

柳玉聞言看向青衣青年,神色微微動了動。

“好。”

“為表誠意,朋友先請。”

青衣青年又對柳玉做了個請的手勢,麵容含笑,給人一眾隨和如沐春風之感。

柳玉聞言也不多言,直接走向水潭,不過就在柳玉走向水潭身影剛剛走到輕易青年身前時。

唰!

青衣青年忽然出手,手中長劍突然刺向柳玉。

不過就在他出手的瞬間,突然一下子感覺不對,手臂和整個身體都猛地傳來一股巨大的麻痹感,讓他直接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長劍才刺出一半都還冇刺到柳玉就一下子僵住,身體也因為慣性冇穩住直接向前栽倒在地。

青衣青年的臉色瞬間化作駭然驚恐,難以置信的看向柳玉。

“你下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