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青年的神色變得驚恐,又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柳玉,完全冇發現留意到柳玉是什麼時候下毒的,而且也根本不知道柳玉是怎麼下的毒一點異樣都冇有看出來。

他原本還想著假意和柳玉合作彼此平分靈果,然後趁柳玉放鬆警惕的時候找機會出手一擊斃命,結果冇想到柳玉居然已經先動手不知什麼時候下了毒。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這個道理你應該不會不懂吧,你不會真的以為我信了你的話吧。”

柳玉輕輕一笑,看著青衣青年,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早在進來看到青衣青年和黑衣青年的瞬間,他就已經暗中動手,釋放了自己之前研製出來的那種可以讓人身體麻痹無色無味的毒煙,加上洞內靈果散發出的香味掩蓋,直接讓青衣青年和黑衣青年中招。

至於青衣青年說的平分靈果的話,柳玉壓根從頭到尾都都冇有信過,利益動人心,更何況是這種天地靈果。

“你......”

旁邊的黑衣青年臉色也化作駭然驚恐,察覺到身體的不對,突然發現自己的整個身體都像是被人打了麻藥一樣,已經完全無法動彈。

“等等,這位朋友,我們之間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剛剛是我利益熏心對朋友動手是我不對,這樣,靈果我們不要了,全給朋友,隻求朋友放我們一馬。”

短暫的駭然驚恐後,青衣青年又很快恢複冷靜下來,趕緊又開口道,心知自己兩人此刻已經是柳玉的掌上魚肉,要想活命,那就必須要放低態度求得柳手下留情了。

“對對對,而且我們是鐵衣門的弟子,你不能殺我們,你要是殺了我們,鐵衣門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旁邊的黑衣青年聽得青衣青年的話也趕緊開口道,同時將自己師門抬了出來,想著依靠自己鐵衣門的背景應該能讓柳玉忌憚幾分。

“白癡!”

旁邊的青衣青年聽得黑衣青年這話則是瞬間氣的眼睛都紅了,恨不得直接殺了黑衣青年,兩人現在的這個處境,黑衣青年還搬出師門來威脅柳玉,那不是逼著柳玉殺他們嗎,就算一開始柳玉冇打算殺他們,但是聽了這話,那也不得不殺他們了,不然放兩人離開,豈不是放虎歸山嗎。

直接殺了以他們,鐵衣門還未必能查到柳玉,但是不殺兩人,柳玉肯定更擔心兩人一會去就召集鐵衣門的人來報仇。

豬隊友啊!

青衣青年眼睛都紅了。

“鐵衣門。”柳玉聞言也神色微動,隨即看向黑衣青年:“感謝告知,我有數了。”

噗!噗!

話落,劍光一閃,兩顆人頭應聲而落,青衣青年和黑衣青年的臉色瞬間僵硬定格,腦袋從脖子上滾了下來。

冇有過多的猶豫,知曉兩人的身份背景之後,柳玉便果斷出手。

擊殺兩人後,柳玉的目光再度看向前麵水潭中的靈果。

這靈果形似橘子,大小也是一般橘子大小,不過通體光滑圓潤,晶瑩剔透,成紅色,散發出一種極其誘人的異香,靈果樹的葉子和枝乾也都是成晶瑩剔透的紅色,陽光下散發出淡淡的紅色光暈,顯得神異不凡。

“應該是直接吃的吧。”

柳玉走上前先摘了一顆下來,入手光滑,微微打量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直接吃。

“嘎嘣!”

一口咬下嘎嘣脆,就像是吃梨子一樣,緊接著就是一股難言的香甜傳入味蕾,柳玉眼睛一亮。

“味道不錯。”

嘎嘣嘎嘣。

隨即柳玉直接三下五除二就將整顆靈果吃完,靈果裡麵也無核。

整顆靈果吃完,很快柳玉便感覺到了體內的異常,小腹位置的肚子中很快升起一股龐大的暖流,開始四麵八方的往自己身體四肢百骸蔓延。

這種感覺柳玉熟悉,這是吃了藥材後藥效在體內起作用的征兆,不過此刻的這種感覺,卻比以往自己服用尋常藥材時的藥效感覺強了不知多少倍。

趁著藥效開始起作用,柳玉也趕緊開始修煉打拳,打的拳法就是無相拳。

不多時,柳玉的整個全身上下皮膚都開始滲出一層密密麻麻的細汗,那是靈果的藥效徹底在柳玉體內爆發,讓柳玉的整個身體都開始劇烈升溫,體內的氣血亦是開始沸騰,就像是煮開的沸水一般,隨著藥效的融入,如同沸騰的洪流,開始一遍遍的沖刷柳玉體內四肢百骸。

全身的毛孔展開,每一個細胞都像是復甦了過來,有節奏的呼吸吐納。

體內的氣血再次開始暴漲。

“要突破了。”

柳玉心有所感,這種感覺他太熟悉了,之前每一次的氣血提升突破都是這種感覺,體內氣血沸騰暴漲,全身發熱如同置身蒸籠。

半個小時後。

“轟!”

隨著柳玉體內的一聲悶響,柳玉全身一顫,隻覺瞬間體內像是一層無形的舒服被衝開,氣血暴漲。

突破了!

這時靈果的藥效也基本其全部消化。

——————

宿主:柳玉;

血脈:無;

功法:無相拳【第五層】、快劍訣【第六層】;

——————

柳玉趕緊喚出係統檢視資訊,不過係統麵板上的功法資訊卻是讓他一愣,因為他發現,係統麵辦法,《無相拳》並冇有得到突破提升,依舊隻是第五層,但是他自己卻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的確定,剛剛的氣血修為再度得到了提升突破,達到了氣血境六血的層次。

不過很快,柳玉想出關鍵,他的氣血雖然再度得到了提升突破,但是這次的突破完全是靠靈果的藥力給硬生生懟上去的,並不是修煉功法帶來的提升突破,所以他雖然修為氣血得到了突破提升,但是功法卻冇有變化,而且無相拳再突破的提升的也不是氣血,而是直接踏入勁力境界。

想清楚這點,柳玉的目光頓時看向剩下的兩枚靈果。

又過了一個時辰,剩下兩顆靈果也被柳玉吃下肚消化完,這時候,他的氣血再度得到突破,整個修為直接達到了氣血境七血的程度,肉身力量更是直接達到了驚人的八百斤。

係統麵板上的功法資訊依舊冇有改變,但是因為靈果的強大藥效原因,柳玉的實際修為已經達到了氣血境七血的層次,要是氣血能再提升突破兩次,那就能達到老王所言的武道氣血境的極限,九血的程度。

當然,係統的麵板資訊也不是完全一點變化都冇有,功法的資訊雖然冇有變,但是能量條卻已經直接變滿,由此可見,這三顆靈果的藥效,對柳玉而言,並不僅僅隻是幫助他突破到氣血境七血。

“呼——”

檢查完一切,柳玉輕呼一口氣,臉上不由露出喜色,毫無疑問,對他而言,這是一次大收穫,修為連升兩個小台階,係統的能量條也直接積攢慢了。

果然是人無橫財不服,馬無夜草不肥。

隨後,柳玉又看向還冇處理的青衣青年和黑衣青年兩人屍體,先是進行了一番搜屍,從兩人身上一共搜出了十多兩銀子。

最後看向兩人的屍體,柳玉很想將兩人直接毀屍滅跡,可惜他冇有類似化屍水之類的東西,最後思來想去,柳玉找了個天坑將兩人屍體扔了下去。

這深山野林的,將屍體往天坑一人,想來就算有人來找,也基本很難找到,唯一的隱患或許就是兩人會不會變成鬼來找他報仇什麼的,不過雖然這個世界有鬼怪,但是死後真要變成鬼,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裡麵涉及了很多因素,否則要是變鬼容易的話,這個世界恐怕已經滿世界都是鬼了。

............

再回到安瀾縣,已經是中午時分,柳玉肚子也餓了,先是進城找個飯館吃了個午飯,然後又在街上買了兩斤梨子和幾個肉包纔出城向柳家村返回。

剛剛走到村門口外的田地河邊,左邊一條田埂小道的儘頭河邊位置,一道隱隱的啜泣聲傳來。

“娘,爹又打我了,不給我吃飯,還罵我是野種......”

柳玉循聲望去。

是柳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