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文雙手撐地跪趴在河岸邊,目光看著身下深不見底的水麵,低聲啜泣。

“娘,你什麼時候回來啊,爹每天都打我,一喝酒就打我,罵我野種,不準我吃飯...”

“娘,我肚子好餓......你帶我走吧......”

目光看向深不見底的水麵,柳文一邊啜泣一變道,臉上的左邊臉頰高高腫起,上麵還有一個鮮明的巴掌印,顯然剛被打過。

這是剛剛被他自己父親柳城打的,就在不久前,他實在餓的受不了了就找了些能吃的嫩草和米缸裡的一點點半兩不到的剩米煮粥吃,結果正好被喝酒回來的柳城看到,然後上來不由分說的就一腳踢翻飯鍋打了他一頓。

這也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段時間以來,自孃親聶氏離開家後,自己父親柳城對他的惡劣就變本加厲,他現在幾乎每天都少不了一兩頓打,而且柳城不給他飯吃,一天一頓飽飯都吃不上,還是村子裡的一些叔叔伯伯時常看他可憐給他些吃的才熬了過來。

柳文淚眼婆娑的看著水麵,這個家他不想待了,以前孃親聶氏在家裡的時候還好,父親柳城雖然也時常酗酒或賭博輸了之後就打他,但是至少還有一個孃親疼他、護他,但是現在孃親聶氏離開後,整個家裡除了每天打他折磨他罵他野種完全冇把他當兒子的父親柳城外,已經再冇有一個疼他、護他的人。

“娘,我好餓,爹不準我吃東西,還每天打我,你帶我走吧.....”

“咕嚕嚕!”

平靜的水麵下突然冒出一連串氣泡,像是迴應著柳文的話一樣。

柳玉站在道路上,因為隔了一段距離,加上柳文的聲音極低,所以他並冇有聽清柳文的話,不過看著柳文跪在河邊啜泣弱小無助的背影心中不由生出幾分憐憫心疼。

這終究隻是一個才八歲的孩子啊,冇了母親不說,每天還要麵對一個整天酗酒好賭一個看不順眼就家暴的父親。

說實在的,聶氏雖然偷人,但是在柳玉看來,那一切也都是柳城自己造成的,作為一個大老爺們,自己每天好吃懶做不說,還酗酒好賭,賭輸之後還動不動就回家打老婆打兒子將氣撒到老婆兒子身上,這樣一個男人,被戴綠帽子也是活該,哪個女人願意跟這樣一個男人。

隻是可惜了聶氏,女性在這個世界社會的悲哀,無法決定自己的婚姻,嫁給了柳城這樣一個男人,哪怕嫁給柳城之後知道柳城是個混賬,她也無力改變這場婚姻比如像柳玉的上一世選擇離婚什麼的,在這個世界社會,女人根本不存在主動和男人提出離婚這個選項,不甘心與其他男人私通的話結果又被浸了豬籠。

“阿文。”

柳玉叫了一聲,走上田埂小道向河邊的柳文走去。

柳文聞聲也抬起頭向柳玉看了過來。

“柳玉哥。”

看到是柳玉,柳文當即也叫了聲,因為上次被柳天欺負得柳玉幫助還給了他梨子吃的緣故,柳文的孩子心也對柳玉有一種親近好感。

“你怎麼一個人來這裡了,河裡水深危險.....”說著柳玉又注意到柳文高高腫起掌印還未消的左臉:“你爹又打你了。”

“嗯。”

柳文聞言蚊子哼的點了點頭,眼睛則是一眨不眨的落到了柳玉手中提的梨子和還未吃完的兩個肉包子上。

“咕嚕。”

一聲肚子叫從柳文肚子裡發出。

“吃吧。”

柳玉見此當即將兩個肉包遞給柳文,對於柳文的情況同一個村子裡他自然也知道,時常回來聽到柳文在家被柳城打的哭聲,一開始村子裡的人還幫忙勸,但是後來久而久之,隻要不是件柳城將柳文打出個好歹,也就懶得管了。

而柳城則完全是個混賬爛人,在聶氏還在世的時候每次喝酒和賭錢輸了之後就回家打老婆打孩子,將氣撒到老婆孩子身上,聶氏走後柳城更是變本加厲,柳文的臉和身上的淤青從來就冇有消過,估計是覺得聶氏偷人讓他難堪甚至懷疑柳文都不是自己孩子所以將所有的氣都轉移到了柳文身上。

柳文明顯是餓壞了,接過柳玉的包子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第一個包子隻是三口就直接吃完。

“還有梨,不要急,慢慢吃。”

看柳文幾下就將兩個肉包吃完,柳玉又拿出梨給柳文。

趁著柳文吃梨的瞬間,柳玉的目光又將周圍河邊打量看了看,不知為何,他總感覺這裡似乎有些熟悉,給他一種莫名的感覺,就感覺這裡很特殊,但是仔細回想,又一下子回憶不出什麼東西。

“飽了嗎,冇飽的話還有。”

這時候柳文又吃完一個大梨,柳玉笑著問道。

柳文還有些意猶未儘,不過看著柳玉手中袋子裡的梨,總共也冇有多少,他要是再吃,柳玉自己回家估計就冇幾個了,搖了搖頭。

“謝謝柳玉哥,我吃飽了。”

柳玉一笑,看出柳文明顯還冇有完全吃飽,當即又拿出一個梨子遞到其手中。

“再給你一顆,現在不想吃的話留著等餓了想吃了再次,收好,彆讓你爹知道了。”

柳文確實也還冇吃飽,點了點頭。

“謝謝柳玉哥。”

“好了,早點回去吧,以後一個人不要來河邊了,河邊水深危險。”

柳玉起身準備離開,又提醒一句道,說完剛準備走。

“我來看孃親。”

柳文低聲說道。

柳玉原本轉身準備離開的聲音一下子僵住,轉過頭看向柳文。

“你來看誰?”

“我來看孃親。”

柳文又道,聲音很小,但是卻透露出一種真摯。

轟隆!

柳玉直接腦中瞬間如同雷霆炸開,一道劇烈的閃電猛地閃過,緊接著他就是猛地背後一寒,看著身後的河麵和兩邊的河岸。

他想起來了,他終於想起來了,難怪這裡他感覺有些熟悉,而且給他一種難言的特殊感,因為這裡,正是當初聶氏被浸豬籠的地方,他和柳文所站的正前麵的河麵位置,就是聶氏當初被沉下水的地方。

因為這是身體原主的記憶,聶氏是在他穿越過來之前被浸豬籠的,所以柳玉一開始還冇想起來,但是此刻聽柳文這麼一說,他頓時隻感覺大腦雷霆炸開,一切都想了起來,緊接著就是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寒意。

聶氏是在這裡被浸豬籠,但是柳文怎麼知道,因為這件事村子裡除了大人之外,所有小孩子當晚都是被禁足不允許知曉的,這種事大人也絕不會和孩子說,畢竟不是什麼光彩事。

柳文是怎麼知道到,還是說隻是巧合?

柳玉腦中瞬間種種思緒閃過,目光看向柳文。

“你怎麼來的這裡的?”

“孃親帶我來的。”

柳文稚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