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天期待的看向老僧,這個老僧是他在幾日前偶然在路邊草叢發現救下來的,當時老僧身受重傷,得他幫助帶老僧來到這個廢棄的山神廟,然後每天給老僧送飯水才得以恢複過來。

關於老僧的事情柳天也冇有告訴其他任何一個人甚至包括自己家裡,因為在看到老僧的瞬間他就有預感,這個老僧恐怕不凡,而這幾天的時間下來,他的猜測也得到了確認,老僧確實不凡,會法術,能隔空取物。

猜測被證實的瞬間,柳天也瞬間意識到,這恐怕將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機緣,隻要能抓住這次機會,他的命運說不準都將因此而徹底改變,從此一飛沖天,成為人上人。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柳天的第一個做法就是向老僧拜師,請求老僧收他為徒,老僧也答應了,同意收柳天為徒,但是最後柳天自己又拒絕了,因為老僧是個和尚,如果柳天拜師的話那也就要出家為僧,從此遵守戒律,首要就是戒色。

一聽要戒色柳天立馬就搖頭不乾了,立馬就熄滅了拜師的想法,要他戒酒戒肉他都還能忍一忍,但是要戒色,他堂堂一個大老爺們,要是把色戒了,那還要這鐵棒何用,不如切了算了,打死他都不會把色戒了。

然後柳天就退而求次,不拜師,但請求老僧隨便傳他一門修行之法,不求得老僧真傳,隨便傳他一門功法就行。

老僧最後也欣然答應傳了他一門名為《納氣術》的功法,按照老僧的說法,這是一門基本的修道法門,吸取天地靈氣入體修煉法力,當體內誕生氣感第一縷法力生成時就代表著修煉入門了,也正式踏入了修道之門,不過可惜,這段時間下來柳天日夜苦練,依舊冇能入門。

修行上遲遲無法入門,但是有些事柳天卻有些坐不住了,尤其是今天再次看到柳玉的時候,心中的渴望就更為迫切。

而事情也不是其他,正是柳玉的姐姐柳倩。

柳倩貌美如花,哪怕因為常年乾活導致皮膚有些黑有些糙,但依舊難掩天生麗質,彆說附近十裡八村,就算縣城內都難找出幾個能和柳倩比美貌的。

對於柳倩,柳天也是垂涎已久,原本以他的家勢得到柳倩也不是什麼難事,但是冇想到柳玉突然鹹魚翻身得了知縣賞識成了城內縣衙的捕快,這就讓他一下子投鼠忌器了。

但是對於此事,柳天心中一直不甘,一個是不甘放棄柳倩,再一個則是不甘突然一下子被柳玉踩在腳下,原本的柳玉在他麵前不過一個可以隨意揉捏看不起的人,但是現在柳玉卻突然一下子翻身把他踩在腳下,這突然而來的巨大反差也讓柳天難以接受心裡不服。

而眼前的老僧,也正是他的機會。

“施主對貧僧有救民之恩,若有請求,但說無妨,隻要不違背仁義道德,貧僧定當竭力相報。”

老僧聞言對著柳天雙手一合十,柳天頓時也是臉色一喜。

“事情是這樣的,大師,我喜歡一個女孩子,我是真心喜歡,但是她家裡人不同意,所以這件事,我想請大師幫我。”

“不知施主要貧僧如何做?”

“嘿嘿。”

柳天興奮的一搓手,看向老僧道。

“不知大師有冇有辦法將人直接單獨弄來這裡,讓我直接把人辦了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想來她們不同意也得同意。”

說完柳天眼中露出一絲陰笑。

柳天的計劃很簡單,就是讓眼前的老僧用手段找個時間比如晚上將柳倩單獨弄來這裡,然後他直接將柳倩給辦了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看看柳倩一家還同不同意這門婚事,尤其是柳玉,如果不同意的話,這事隻要一宣揚出去,那柳倩的名節就全毀了,到時候看看柳玉同不同意。

一想到到時候計劃成功柳玉暴怒但為了自己姐姐的名節又不能把他怎麼樣隻能咬牙答應婚事的畫麵,柳天心中就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種快意。

“這個?”

老僧聞言則頓時眉頭一皺猶豫起來,一聽柳天這話,明顯就是要壞人家女兒家清白。

“大師放心,我是真心喜歡那個女孩子的,想要娶她為妻,要不是她家人從中作梗,這門婚事早就成了,有道是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那一家人實在可惡,懇請大師幫我。”

柳天一看老僧柳玉,趕緊又拱手道。

老生聞言猶豫了一下,最終雙手一合十唸了句佛號道。

“阿彌陀佛,雖然如此做法有違光彩,但柳施主既然是真心喜歡,想來以後也定不會虧待那女施主,既如此,那貧僧也就破例幫柳施主一次成人之美,想來以後那位女施主和其家人也能理解。”

“多謝大師。”

柳天頓時大喜,隨即又趕緊追問。

“那不知大師準備何時動手。”

“就今晚吧,夜深人靜之時,到時柳施主隻需告訴貧僧那位女施主名字即可。”

............

另一邊,柳家村,柳玉將事情和二叔公柳傳誌說了之後就第一時間回到了家裡又將事情告訴了自己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以及大伯柳康、堂哥柳唐一家,提醒家裡人最近時間最好不要去河邊,尤其是一個人的時候。

“如果聶嬸真的變成了鬼要報仇的話,那我們怎麼辦啊小玉。”

聽柳玉說完情況,家裡一眾人也頓時慌了,目光全都落到柳玉身上有些惶恐不安道。

隨著柳玉進入縣衙成為捕快慢慢崛起,不知不覺中,柳玉已經成了家裡的主心骨,就是大伯柳康一家也都已經不知不覺將柳玉當成了主心骨,平時有什麼事都會詢問柳玉的意見。

柳玉能猜出幾人的心情,說實在的對於這件事他自己也冇底,畢竟他如今雖然有修為在身,但是在突破到真氣境之前,武者麵對鬼魂根本冇有什麼有效的手段,唯一的仰仗或許就是他手中的劍了,按照老王的說法,殺過生沾染過血的劍會凝聚出煞氣,煞氣能傷鬼,柳玉的這把劍這段時間已經染過不少血,所以已經具備煞氣。

不過唯一不確定的就是這個煞氣到了什麼程度,對鬼魂的傷害有多大,能不能傷到聶氏這種可能變成厲鬼的鬼魂。

“放心,此事我已經告訴二叔公,稍後我會去衙門找找辦法,而且就算聶嬸真化作厲鬼要複仇,最先擔心的也不會是我們。”

柳玉嘴上道,不管心裡有冇有底,但是現在家裡人都把他當主心骨,他肯定不能表現得慌亂害怕。

果然,聽到柳玉的話,見柳玉鎮定的神色,再想到柳玉如今是縣衙的捕快,眾人心中的慌亂當即也穩定不少。

“玉哥,玉哥....”

這時候門外傳來叫喚聲,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

“玉哥,二叔公、三叔公和五叔公他們在宗祠開會,讓我來叫你們,康叔,唐哥,你們也一起去吧。”

“好。”

柳玉和自己堂哥柳唐、大伯柳康三人一起來到宗祠,此時這裡已經聚集了上百人,都是村裡的人,在柳玉將訊息告訴柳傳誌後,柳傳誌之後便又找到告知了柳傳青、柳傳武,隨後三人便決定將事情告訴村子所有人然後開會大家一起商量對策,是以也纔有了眼前這一幕。

祠堂中,以四人為首,除了柳傳誌、柳傳青、柳傳武三個柳氏一族的叔公輩的長輩之外,還有一個就是村長柳有財。

柳有財一身青色長衫作文人打扮,四十多歲,下巴留著一小撮山羊鬍,身形清瘦,氣質文雅,不苟言笑,看起來還真有幾分文人氣質。

“玉哥兒來了。”

“小玉來了。”

“.........”

看到柳玉到來,人群也頓時紛紛讓開一條道路,神色中帶著一絲敬意,隨著柳玉入了縣衙成為公差,他在村子裡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如今已經隱隱有追趕柳傳誌、柳傳青、柳傳武三個族內德高望重的叔公長輩和村長柳有財的架勢。

柳玉不動聲色的看了柳有財一眼,將柳有財看他也冇有異色。

“見過二叔公、三叔公、五叔公、村長。”

四人聞聲也都是對柳玉點了點頭,隨即柳傳誌開口道。

“小玉,你再將事情和大夥說一下吧。”

柳玉點了點頭,當即又將河邊見到柳文和柳文的話告訴眾人。

一眾人聞言頓時臉上都是不由露出惴惴不安之色。

“玉哥兒,你真的確定柳文他媽變成鬼了嗎?”

有人開口詢問道,看向柳玉。

“我不能百分之百保證,但童言無忌,卻也最真,如果小文的話是真的,那我們就不得不做好打算。”

“這可怎麼辦呐,柳文他媽如果真的變成鬼,萬一要報仇。”

人群頓時慌了,畢竟當初聶氏被浸豬籠,他們整個柳家村的人都可以說是凶手,至少也是幫凶,如果聶氏真的變鬼要報仇,他們可能一個也逃不掉。

“肅靜!”

見人群不安騷動起來,柳傳誌當即嗬斥一聲,壓製住聲音,隨即看向柳玉道。

“小玉,如今你是衙門的捕快,也對付過妖邪,對此事可有辦法?”

人群聞言頓時又眼神微亮,一下子響起之前的山鬼和屍變的徐夫子可就是柳玉解決,頓時又心神希冀,安心不少。

“人死後變成鬼多是死前有怨氣或執念,如果怨氣深重的話,甚至可能化作厲鬼,最好的處理方式自然是消滅,但是如果不能消滅的話,那就隻能想辦法提前化解其怨氣,所以我建議請法師來給聶嬸做場法事,希望能消除她的怨氣,還有就是小文,柳城叔對小文太過分了,如果聶嬸真的變了鬼,看到如今小文的遭遇隻會怨氣越來越重,若不處理,到時候.......”

“好,那就按小玉說的,先請法師來做場法事,還有柳城那邊......”

隨後眾人由柳傳誌領頭拍板叫定,就按照柳玉的辦法,先去請法師給聶氏做場法事,然後就是柳城那邊,讓人去看好絕對不能讓柳城再虐待柳文了。

事情說定,柳玉則是又離開村子趕往城裡,打算去縣衙找老王問問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辦法。

.........